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88章、我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

第1288章、我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

    第1288章、我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

    耶稣对这个话题相当的感兴趣。

    他兴奋地看着李子仁,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知已。

    “是的。你说的太对了。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神的。”耶稣说道。“虽然我不明白华夏国的道教是怎么回事儿——可是,我想他应该和我们的信仰是一样的。耶稣是神,道教也有道教的神。神是无所不能的。也是无处不在的。只不过我们没办法看到他而已。但是,我知道,他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我们,赐我们的福,免我们的灾——-”

    “等等等等。”秦洛打断耶稣的话,说道:“你怎么知道你信奉的神赐你的福免你的灾了?”

    “我觉得我现在过得很幸福。”耶稣说道。“这一定是上帝赐予我的。”

    “那他又什么时候免了你的灾?”

    “哦。上帝啊。”耶稣惊呼出声。“你应该惩罚这个异端,他竟然这么质疑你的存在——-我陪你去见皇帝,并且还能活着回来。你以为,没有上帝保佑的话,我们能够做到这一切吗?”

    “————”秦洛扫了眼四周,没有看到傅风雪在客厅里。心想,幸好他不在,不然耶稣把这老头的功劳全都放在上帝的头上,他还不拔剑把这货劈成两半———要劈也得等到回去再劈啊。现在他们还需要耶稣这个金牌打手。

    李子仁笑了起来,说道:“秦洛,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在报纸上看过你的访谈。你年幼的时候和你爷爷一起走过不少名山大川。应该见识过不少光景吧?”

    秦洛笑着点头。

    他确实见过不少东西,那些所见所闻随便丢出来一件,都可能引起世界轰动。

    他见过一百多岁皮肤样貌如翩翩少年的老人,他见过有人腾空而起违背物理学原理在空中漫步,他见过与巨蟒同眠石棺而那巨蟒能听懂人言的修士,他还见过有人七天七夜不吃不喝精神焕发——-当然,见过最多的还是正常人。

    以前秦洛甚至想道,假如自己不做医生的话,就做一个作家。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都记录下来,说不定会比那什么《鬼吹灯》《盗墓笔记》要畅销一些——-

    不过,考虑到华夏国盗版严重,作家们买不起房开不了车泡不着妹妹——-他就决定去拯救中医了。

    “你见过什么?”离好奇地问道。

    耶稣和大头也很是期待地看着他。看来,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之心。就看它有没有觉醒而已。

    “以后再告诉你。”秦洛说道。

    “既然你见过那些违背我们认知的东西,那么,你也应该相信你的师父或许真的具备这样的能力———至少,这个世界上有人具备着那样的能力。但是,是不是你师父,我就不知道了。”李子仁说道。

    “是啊。”顾百贤点头说道。“秦洛,我们不说别的,就谈我们中医吧——-你看看你爷爷,你看看林清源,你再看看老卓他们———都是七十好几的人了,身体状况怎么样?气色、力气还有精神——-比同年龄段的人要强上不少吧?”

    这个秦洛是没办法否认的。单就说秦洛所认识的这些老中医吧,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可是,他们的身体状况却好地惊人。七十好几的人,脸上却没有一块老人斑。脸色红润,肤色匀称,体力充健,和四五十岁的人无异。

    他们没有具备多么神奇的能力,他们只是懂得一些养生之法。

    “好吧。”秦洛被他们说服了。他不得不服。再辩解的话,说不定耶稣要和自己决斗了。“或许,师父他老人家真的送了我一份大礼。”

    “这些也只是我的猜测。”李子仁说道。“回头你找他问问不就知道了。”

    秦洛苦笑。

    他倒是很想找师父问问,就算什么都不问,尽尽孝道也行啊。可是,那老头子神龙见首不见尾,整天要去寻找什么‘天道’,到哪儿去找他?

    “我想见见你师父。”离说道。她对那位一剑劈开一只苍蝇,并且说出‘这就是道’的老道士很感兴趣。

    “其实你见了龙主就等于见过他。”秦洛说道。至少,他们俩的装逼范如出一辙。一般人模仿不来。

    然后,话题又引到玛瑞太太的病情上,顾百贤和李子仁都很好奇秦洛是如何清除玛瑞太太的胪内淤血的。霍恩斯拉着小雅给他做翻译,手里拿着个小本本满脸期待地等待着要记录。这可是第一手的资料,日后可值大钱——-可以对他的研究带来很大的启发和促进作用。

    “秦洛,以你的估计,玛瑞太太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顾百贤问道。

    “大概就是这两天吧。”秦洛笑着说道。“胪内淤血已经排除干净,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

    “那我们是不是要准备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了?”王养心激动地说道。他就知道跟着秦洛出来一定会有好事的,他喜欢这种惊心动魄却又惊喜连连的感觉。

    “可以先给媒体放出一些风声。”秦洛说道。“现在玛瑞太太还没醒过来,我们也没办法确定具体的发布会时间。”

    “好。我去准备。”王养心说道。

    霍恩斯唧哩呱啦的对着小雅说了一番话后,小雅点了点头,对秦洛说道:“霍恩斯先生非常好奇手术的过程,他想知道你用银针是如何把玛瑞太太脑内的淤血驱逐出来而又不伤害她的脑神经———他还问玛瑞太太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秦洛笑着说道。然后耐心地给霍恩斯讲解起来。至于他说的什么‘气机’、‘穴位’、‘蜘蛛网’之类的名词他能否听懂,那就是他的问题了。

    外国人想要研究中医,必须要克服这些难题。华夏人为了学习外语,也克服了非常多的问题。

    —————

    ————-

    “先生。”富兰克林推开杰克逊的房间门,说道:“里昂先生请求见你。”

    “里昂?”杰克逊放下手里的文件,表情不悦地看着富兰克林,说道:“他怎么来了?富兰克林,是你做的决定?”

    “是的。先生。”富兰克林坦诚地回答道。“我没办法说服你。但是我觉得你有必要听听安特万先生的意见———他们已经听到了这边的消息,所以派里昂过来和你谈谈。”

    杰克逊把钢笔的笔帽插上,说道:“请他进来吧。”

    里昂是一个典型的欧洲人,身高体壮,五官轮廓深邃。如果他不是秃头的话,算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先生,你好。很荣幸见到你。”里昂恭敬而不失热情的和杰克逊握手。“我来的时候,安特万先生和古捷宇先生特别要求我代他们向你问好。他们很希望能有机会和你共进晚餐。”

    “谢谢你。”杰克逊说道。“也感谢安特万先生和古捷宇先生的友谊。”

    “是的。你们有着非常深厚的友谊。这真是令人羡慕的事情。”里昂笑着说道。“这样的话,我想我们的沟通会很愉快。”

    “我也这么认为。”杰克逊点头。

    里昂眼神灼灼地看着杰克逊,说道:“安特万先生很感激副总统先生为西医药所做的一切,他认为你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你在为全美国——-不,整个西方世界的民众谋取利益。之前的事情进展如此顺利,我们每个人都在期待着成功到来的那一刻———成功一定会到来的,对吗?”

    “之前我也这么认为。”杰克逊说道。“但是玛瑞太太即将要醒过来了。”

    “不。”里昂一脸微笑地说道。“她可以继续睡下去。不是吗?这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红色的小药瓶,说道:“只要把这个喂她喝下,她就会继续沉睡下去——-而我们能做的是随时让她苏醒过来。在你需要的时候。她立即就能醒过来。她能和你说话,会做美味的甜甜圈给你吃。先生,你会这么做的,对吗?”

    “我不会这么做的。”杰克逊说道。“选票重要。玛瑞太太对我更加的重要。”

    里昂的表情变得凝重,说道:“这么看来,杰克逊先生是一个孝子了?”

    “是的。”杰克逊点头。“我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