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75章、是吃饭还是打架?

第1275章、是吃饭还是打架?

    第1275章、是吃饭还是打架?

    “我不知道你是在帮我。我不知道你绑架我是为了给我引路———我不知道你那么爱我。我不知道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却只知道恨你。我不配做你的女儿——-”

    秦洛站在房间门口,门板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林浣溪所说的每一句话秦洛都能够听到。

    认识林浣溪那么久,他从来没有看到她情绪如此失控,更没有看到她痛哭出声。

    听到她自责的声音,听着她呜咽的碎语,秦洛的心都要裂了。

    他很想冲进去,紧紧地把那个女人搂在怀里。

    可是,他不能这个时候进去打断她的情绪释放。不然的话,她的精神一定会出现问题。久郁成疾啊。

    父亲为钱割舍血缘关系,母亲在异国它乡还往自己身上捅刀——-好不容易搞清楚真相,好不容易重新找回来母爱,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母亲就惨死眼前。

    还有比这更伤人的吗?

    秦洛轻轻地走下楼,客厅里只有傅风雪一个人在饮茶,其它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显然,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不易喧嚣吵闹。

    一屁股坐在傅风雪的对面,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气把它灌了下去。

    直到喉咙生痛,舌尖发麻的时候,秦洛才感觉到那茶水的温度。

    “打算怎么做?”傅风雪问道。

    “打算把他们全杀光。”秦洛说道。

    “怎么杀?”

    “你去杀。”

    “我杀不了。”傅风雪说道。

    “为什么杀不了?”

    “上次是因为我们得到情报,皇帝不在美洲。所以我才定此计划。”傅风雪说道。“现在,他回来了。”

    “你怕他?”

    “怕。”

    “—————”

    傅风雪主动帮秦洛把杯子里的茶水注满,说道:“你的心乱了。”

    “————”秦洛瞪了他一眼,终究没把嘴里要说的那两个字给吐出来———这不是屁话吗?你的岳母被人虐杀,媳妇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你的心情也会乱。

    “你越是恨一个人,就越要在他面前保持冷静。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他找到破绽把你打倒。”傅风雪说道。“人生最快意的事情是报仇雪恨。最愚蠢的事情是———大仇未报,人却死了。”

    “很有道理。”秦洛说道。

    “当然。”

    “不过全是废话。”秦洛说道:“这种事情搁谁身上都让人难以接受。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别人的安慰劝解全都无关痛痒。讲起来头头是道,如果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比谁都冲动愤怒。”

    傅风雪一愣,然后满脸的苦涩,说道:“这话在理。”

    如果自己当真能够做到云淡风轻,那么,为什么自己会为她一怒斩杀四百俘虏,级别从将军抹成士兵,成为落魄不堪的龙息守门人?

    秦洛说的没错,事情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如果落在自己身上,自己比谁都冲动愤怒。

    “当年,你是怎么做的?”秦洛问道。

    “你知道什么?”傅风雪瞟了秦洛一眼,问道。仅仅是这一眼,就让秦洛有种脊背生寒的感觉。这老头的眼神仿若实质,就像是一把刀子般在你的皮肤上刮啊刮啊的,生痛生痛。

    “我只知道我应该知道的。”秦洛笑着说道,努力的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

    “你应该知道什么?”

    “知道你是个情种。”秦洛说道。

    咔———-

    傅风雪手里的杯子在他手掌间变成粉沫,那滚烫的茶水从指缝间流出,却不能伤害到他分毫。

    “是谁告诉你这些?”

    “皇千重。”

    “————-”傅风雪有种拔剑把这小混蛋砍成碎片的冲动。皇千重都被自己折断四肢了,他却还么卖力的往人身上泼脏水。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啊?

    “我把他们全杀光了。”傅风雪说道。

    “我也准备这么做。”秦洛说道。“不过,我是智慧型选手。杀人的事情——-还需要你们多多帮忙。”

    “我会考虑。”傅风雪说道。“不过,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你现在很生气,你的对手也同样在生气——-对他们来说,损失一个造价百亿的基地比你损失一个人更加的让人难以接受。他们为什么把她送过来?就是想让你失去理智。人在失去理智的时候,所做出来的决定往往会带有很多的破绽———现在,是比拼耐心的时候。”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你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

    ——————-

    ——————-

    嘎———-

    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停了下来。

    鬼影从副驾驶室推门下车,表情木然的打量面前这幢别墅。

    鬼影,顾名思议,就是鬼的影子。

    可是,鬼怎么可以出现在阳光下呢?

    威名赫赫的皇帝八大战将之一,让无数人夜不能眠的顶级杀手,今天担任的职事却是一个信差。

    是的,他是来送信的。

    鬼影刚刚走到小院门口的木栅栏外面,就出现四个黑色西装的人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围拢而来,成包围之势。

    “你找谁?”一个黑衣男人面无表情的问道,手脚均是蓄势待发。

    “高手。”鬼影在心里评价道。而且这四人战斗前的准备工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又让他想起他们的身份:官家保镖。

    这样的人是由政府培养的,或者他们单打独斗不及皇帝八大战将中的任何一个,但是实力仍然不可小觑,而且———他们人多。

    “傅风雪。”鬼影用英语说道。

    “有事?”黑衣男人问道。他的英语水平也非常的不错,口语相当的流利。

    “送一封信。”鬼影说道。

    “给我吧。”

    “我要亲手交给他。”这是皇帝的命令。皇帝说要他亲自交到傅风雪手上,他就要亲手把它交到傅风雪手上。

    黑衣人想了想,转身朝屋里走去。

    其实不用黑衣人进屋报告,秦洛和傅风雪就已经知道有人过来。

    秦洛倒还无所谓,傅风雪那样的眼神耳朵,怎么可能在别人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子里还没有发现?

    不待黑衣人张嘴报告,傅风雪就和秦洛走了出去。

    鬼影看到傅风雪的时候,那张木讷的脸上表情复杂。

    秦洛是第一个打掉他自信心的人。在和秦洛接触以前,他以为自己的速度天下无敌,除了皇帝没有人可以跟上。

    可是,那个男人用一记记清脆的耳光让他知道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其实,还有人能够跟上他的速度。而且是一个———这样一个很怪异的人。

    傅风雪更是让他有种拔枪相向的冲动。

    那天晚上,就是这个老头子神奇般的出现,一人一剑单挑他们四大战将。

    金童战死,伯爵战死,自己被他斩断一臂,胸口捅了个对穿———-如果不是金童和伯爵舍身纠缠,如果不是魔术师出手相救,恐怕自己已经成了鬼火。

    可以说,他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仇敌。

    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

    全盛时间都没办法挡下他的进攻,现在———他只是一个用来送信的残疾人而已。

    “谁的信?”傅风雪问道。他用的是华夏语,至于对方听不听得懂——-那和他有什么关系?

    鬼影竟然听懂了。

    他用那只还健全的手伸进怀里,取出一个大信封递了过去。

    黑衣保镖要去接信,鬼影闪开。

    傅风雪走下台阶,鬼影把信封递了过去。

    傅风雪撕开大信封,从里面抽出一个小信封。又撕开小信封,才从里面找到一张信纸。

    信纸上面写着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是吃饭还是打架?

    秦洛想,我要是皇帝也会把自己的信包裹这么严实。谁好意思把这手臭字拿出去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