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69章、你今天的废话怎么那么多?

第1269章、你今天的废话怎么那么多?

    第1269章、你今天的废话怎么那么多?

    秦洛像是头被激怒的野兽,一把抓住耶稣的衣领,吼道:“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你们把她带到哪儿去了?我让你保护她,没让你把她当做诱饵——-”

    耶稣躲避不及被秦洛抓住,心里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睡到楼顶上去,笑着说道:“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林小姐她执意要这么做——-”

    “然后你就同意了?”如果秦洛的眼睛可以杀人的话,耶稣就要死好几十遍了。“你为什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为什么不给我说一声就做决定?”

    “不是我做决定的。”耶稣委屈的说道。

    “那是谁做的决定?”

    “————”耶稣不敢说。他看到那个老头杀人如割草的恐怖场面后,对他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崇拜和恐惧。他这个杀手榜排名前二十的杀手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渣,给人提鞋都不配。他所知道的什么‘狂人卡尔’,什么‘魔鬼老兵’,还有什么‘食人魔’———那些大名鼎鼎的同行和这老头比起来都是全球五好市民啊。

    你见过一个人摧毁一座基地吗?

    你见过一个人一天之内杀人逾百吗?

    你见过一剑砍掉一排脑袋吗?

    你见过———你见过数百人追着一个人跑却没有人敢靠近吗?

    “到底是谁?”秦洛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你知道的。”耶稣狡猾的说道。反正知道这个计划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就连离都被他们蒙在鼓里。除了自己就只有那个老头了————难道秦洛会猜不出来?

    “我不知道。”秦洛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恶狠狠地说道。

    “怎么可能?”耶稣揭穿道。“闯进魔窟的人只有两个,做决定的那个人又不是我———”

    “你凭什么说不是你?”秦洛打断他的话,说道:“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了?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耶稣的嘴巴张了张,好像觉得自己明白了点儿什么。

    “被我猜中了吧?就是你做的决定对不对?你这个禽兽,你这个白痴,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答应她的这种要求?你怎么能把她送去做诱饵?你知不知道她不会功夫?你知不知道她没有自保能力?你知不知道她对我多么重要?你知不知道我真想把你揍一顿——-”

    “我知道。”耶稣无比诚肯的点头。他拍拍秦洛的肩膀,说道:“秦,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

    “你还有脸安慰我?”秦洛像是被烧着了尾巴的兔子,跳起来有好几丈高。“你把我出卖了,还有脸说理解我的心情?你是我的保镖,你是我请来的人——-你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允许就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秦。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你想骂什么就骂吧。”耶稣说道。“就把我——-当成他好了。”

    “———-”秦洛一下子噎住了。脸色红了又紫,紫了又黑。

    “其实你想骂的人是他对不对?其实你想说他是禽兽白痴混蛋对不对?其实你想质问他为什么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耶稣很是同情的搂着秦洛的肩膀,说道:“可是,你不敢去。对不对?”

    “—————”秦洛一拳砸在耶稣的肚子上,然后落慌而逃。

    耶稣这个王八蛋,来到华夏这么久了还没学会华夏人迂回曲折九拐十八弯的说话方式———有你这么当众揭穿别人的吗?有你这么赤*裸裸打脸的吗?

    雨后天睛茶盏。狮峰极品毛尖。

    色绿。香郁。味醇。形美。

    嫩芽在滚烫的开水里起伏,青衫男人如老僧坐定般置之不理。

    飘逸的胡须,俊美的面容。

    他的眼神飘渺无神,像是在思考人生的真谛,又像是在回首过往的岁月,回忆那一些人,那一些事,那些走过的路和听过的歌———

    秦洛真想掏出手机把傅风雪这番装逼的作态给拍下来发到微博上,说不定会引起一股仿古潮流,那些loli少妇腐女基男对着他的照片做出各种花痴的表情或者写出思春的文字———

    “我才不这么干呢。”秦洛想道。“不能白白便宜了他。”

    秦洛走到傅风雪面前坐下,说道:“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傅风雪瞥了秦洛一眼,终于端起面前的茶盏小口品着。

    “为什么执行这个计划?”秦洛问道。

    “为什么不能执行这个计划?”傅风雪反问。

    “————”

    秦洛取了杯子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其中的危险吗?”

    “知道。”

    “知道你还这么做?”

    “因为我是军人。”傅风雪说道。

    “军人就可以这么冒险?”

    傅风雪没有回答秦洛的这个愚蠢的问题。他知道他想问什么,只是他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他不说,傅风雪也不想说。

    “总不能主动提出来然后给他提供攻击自己的靶子吧?自己又不是白痴。。。”

    秦洛喝了杯茶后,说道:“浣溪现在还昏迷不醒。”

    “她很优秀。”傅风雪说道。

    秦洛终于找到发飙的机会了,气愤地说道:“我不需要她优秀,我只需要她活着。”

    “她需要自己优秀。”傅风雪很淡定的说道,就像是没有听出秦洛怨念的语气。

    “你怎么能同意她的要求?你怎么能让她去做诱饵?要是出了事怎么办?要是你去晚了怎么办?要是你救不回来她怎么办?”

    “这些都没有发生。”傅风雪说道。

    “要是发生了怎么办?”

    “不会发生。”

    “————-”看到这老头一幅‘就应该这样’的表情,秦洛真想一拳打过去。

    傅风雪瞥了眼秦洛,说道:“你觉得这样做不对?”

    “当然不对了。”秦洛说道。

    “那要怎么做?”

    “就算想要打探他们的虚实,就要想要把他们一网打尽———也可以再想其它的办法嘛。”秦洛心虚的说道。他知道,林浣溪做的没有错,傅风雪做的也没有错。林浣溪和自己是最有价值的两个诱饵,可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原因,是不可能脱离开来的。于是,林浣溪就成了唯一会被那个组织重视和在乎的人。

    但是,从情感上秦洛接受不了。他接受不了林浣溪的这种冒险行为,也接受不了她自做主张的就把自己送入魔窟———而且她这么做全部都是为了自己。

    这太沉重。沉重到让秦洛觉得难以承受。

    “需要多久?”傅风雪问道。“一年?三年?还是十年?你连自己的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去找到他们的据点?找不到他们,就任由他们一次次的来袭击——-你能忍,我不能忍。”

    “你觉得她不适合,那你觉得谁应该去冒险?离?大头?耶稣?或者那个会下蛊的丫头?为什么要是她们?”

    “—————”

    “你觉得她们的身手强一些,所以理应承担更重要的责任。他们也是活人,也会死亡———活着的人各不相同,死人都是一样。”

    “————-”

    “还有,我是军人。我的目标是胜利,至于谁是那个炮灰——-在我眼里是一样的。”傅风雪说道。“再说,这次的成果还不错。”

    “—————”

    “你还有什么想问?”

    秦洛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今天的废话怎么这么多?”

    “——-滚。”傅风雪说道。

    等到秦洛跑远后,傅风雪低头吹着浮在茶水上面的茶叶。

    “幸好没事。不然这小子肯定和我拼命———至少会用茶水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