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61章、笑个屁!
    第1261章、笑个屁!

    媒体造势完毕,既然夸下海口说自己有办法治疗玛瑞太太的病,秦洛自然要开始下手医治了。拖延太久的话,真的对秦洛的名声不利。

    倒不是危言耸听,玛瑞太太的疾病确实非常的危险,只要稍有不慎,不仅没办法治好病,反而有可能让老太太一命呜呼。

    老人如朽木,一碰就碎。她的身体太脆弱了,不能用重术,也不能用重药。

    不过,这也并不代表着完全没有希望。

    西医讲究的是头痛医头,脚痛治脚。如果用西医方法来治疗玛瑞太太的这种脑溢血,唯一的办法就是开颅做手术。问题是,她脑内的情况这么复杂,又这么大的年纪了,谁敢给她开胪?

    为什么那么多世界级的专家不敢给她开刀动手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是,中医不同。

    中医看病看的是人的整体,譬如脑溢血,它要先找出发病的病因,然后治标治本。

    秦洛当着媒体的面说玛瑞太太的病‘无药可治’,这是把自己的路堵死,也是为了以后寻找到商机后引起更大的轰动。

    其实,初次见到玛瑞太太时,秦洛就知道她的‘康复’点在什么位置。

    要知道,一般人在病床上躺得久了,或多或少都会变得苍白消瘦。而玛瑞太太在病床上躺了十几年,直到现在她还是个胖子。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她的胃部消化能力很好,能够把摄入的营养完全吸收。

    如果是从西医的角度上看,这和脑溢血病情是没有什么联系的。但是,从中医角度看,这就是治疗康复的希望之所在。

    她的胃肠功能稳健,那么,秦洛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汤药疗法’。

    先用药汁强健她的身体,滋补她体内的精血和力气,增强她的生命感。

    等到她的体质足够好了,能够承受的住针刺或者火灸等疗法后,秦洛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去驱除它颅内的淤血了。当然,这个就需要《太乙神针》第五针的帮助了。

    太乙神针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不用‘X光’就可以视物。不用激光刀就可以动手术。而且对人体完全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全天下大概也只有秦洛这一台‘手术机’了。

    或许这需要一些时间,但是,秦洛相信,他能够让玛瑞太太清醒过来。至少,能够让她的症状较之现在有很大的改善。

    秦洛和顾百贤陈子仁两位前辈商量了一番后,开出了一个用来给玛瑞太太滋补用的药方。

    秦洛把药方交给王养心,嘱咐他亲自到中医大药方去抓药。不要经过其它人的手。这种关键事情,只有自己人才能相信。要是其它人把购买来的药材里面添加一些毒药怎么办?

    完事之后,秦洛对跟在身边的杰克逊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会给玛瑞太太喝一些中医。这些药汁能够滋补她的身体,让她的身体变得健康有活力。”

    杰克逊点了点头,担忧的说道:“我能否把这些药汁拿去找人化验一下———请不要介意,我并不是不相信秦先生的医术,我是担心中药会对玛瑞太太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你知道,她现在很虚弱,实在不能再出现一点儿差错了。”

    “我很介意。”秦洛黑着张脸说道。“杰克逊先生,如果是布什医生克林医生苍井空流医生给你开药,你也会把他们开出去的药拿去化验吗?”

    “不会。”杰克逊说道。“他们开的都是西药。药品的说明书上就会有这些药的成份介绍。”

    秦洛一口闷气憋在肚子里,差点儿没忍住扑上去狠咬这货几口——-如果不是他全身都毛茸茸的话。

    是的,这就是中医没办法推广到全世界没办法被人广泛认可的原因。

    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中医是不科学的,是没有经过仪器分析和验证的。

    这样的话,他们不能确定把这些黑乎乎的液体喝进肚子里带来怎么样的反应。

    可是,面对这样的质疑,秦洛却没办法反击。

    因为他不是科学家,不是研究员,他也没办法告诉你三七里面有多少种微量元素,它和其它几种草药混合在一起会产生怎么样的化学反应——-没有人教过他。李时针没有、张仲景没有、华佗没有,所有的中医先贤都没有想过中医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杰克逊先生,鉴于你的这种无礼态度,我可以立即中止合同的。”秦洛表情不悦的说道。“但是我不会这么做。这样只能代表我对自己的医术没有信心,我对中医药没有信心———等到我让人把药煎成药汤后,你可以把它拿去做化验。不过我提醒你最好趁它还热着的时候去做研究,因为对中医药来说,热的时候喝和冷的时候喝药效是完全不同的。”

    你不是想研究中医药吗?那就给你们研究好了。

    不过,中医药如此神奇,多一点份量和少一点份量的药效是完全不同的,热一些和凉一些的药效也有很大的区别——-如果用研究西医的办法没办法研究中医,那就不是我们的过错了吧?

    “谢谢秦洛先生的理解。”杰克逊终于让秦洛服软一次,心里爽快的就跟服了兴奋剂似的。不过,很快的,他的这种喜悦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想到自己以世界第一大国的副总统之尊却在这个小子面前连连吃憋,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这点儿小小的胜利实在太微不足道了吧?

    “最终的胜利一定是我的。”他在心里这么想道。那个时候,他就能够得到那些医药巨头们庞大的财力支持了。这对于他明年的大选有很大的帮助和促动作用。

    “我一点儿也不理解。”秦洛坦白的说出自己的真实态度。反正大家也不是朋友,更不可能成为朋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用得着保持那么亲密的关系吗?

    再说,自己是一介平民,自己火气大点儿没事发发脾气,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副总统先生大发雷霆,那可是影响他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形象的。

    “哈哈。”杰克逊尴尬的笑着。

    “笑个屁。”秦洛说道。

    小玲一愣,小声问道:“秦医生,这句话也要翻译吗?”

    “翻译。”秦洛说道。

    “—————”

    秦洛心情愉快的从杰克逊哪儿回来,就去楼下红衭的房间看望她的伤势。

    因为缝过线,又在外层涂抹过金蛹养肌粉,所以伤口长的非常好。只是近时间内还不能过激运动,不然会再次牵扯到伤口,让它重新撕裂开来。

    秦洛陪着她聊了几句,又答应让人再去给她买一箱酸奶后,这才脸带笑意的退了出来。

    秦洛走到客厅,见顾百贤和李子仁两位老人在喝茶聊天。于是秦洛便往楼上走去,他要去看看林浣溪。

    林浣溪昨天晚上摔倒后,今天起床就说身体有点儿不舒服。秦洛没让她跟自己去杰克逊哪儿,而是让她留在屋子里休息。至于翻译的人选,可以由小玲充当一下。这个小姑娘的英语口语能力也非常强。

    秦洛推开房间门的时候,看到双人大床空空如也。被子铺得整整齐齐,屋子里也收拾的井井有条。即便只是暂时居住,林浣溪也仍然把它当做他们的小窝。

    洗手间的门是关着的,秦洛走过去敲了敲门,喊道:“浣溪。”

    没人应答。

    秦洛推门进去,里面也是空的。不过,洗漱台的杯子里放着两枝牙刷,证明她早上已经用过。

    “难道去商场了?”秦洛在心里想道。

    他摸出手机,正要拨打她的电话时,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便签:我找到她了。

    我找到她了——-她是女也‘她’。

    她找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

    他心中大惊,赶紧拨通了林浣溪的号码。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话筒里,传来机器冰冷的提示声音。

    秦洛收起手机,大步往外面跑下去。

    “浣溪,一定不能出事啊。”

    (PS:大家不许笑,严肃点儿,这是打劫:红票黑票月票饭票都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