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60章、林子的电话!

第1260章、林子的电话!

    第1260章、林子的电话!

    在自己私密的书房,杰克逊咆哮如雷:“混蛋。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他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他就没有受过一点儿绅士教育吗?这个乡下人。狗屎。他就是坨狗屎。”

    “他会不会发现什么了?”富兰克林一脸沉思的模样。

    “发现什么?他能发现什么?”杰克逊冷笑着说道。“难道他的眼睛是激光扫描仪不成?”

    “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怎么会做出那样出格的行为?”富兰克林说道。“我了解过华夏人。他们非常注重面子,在外人面前很想表现自己的优秀素质———他的行为很反常。不是吗?”

    杰克逊也冷静下来了,说道:“或许吧?那又怎么样?他什么证据都没有。”

    “只是可惜了这个计划。”富兰克林说道。他从怀里的口袋摸出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取出一瓶红色的药剂。把药剂递给杰克逊,说道:“把这个喝掉吧。”

    杰克逊接过瓶子看了一眼,拧开密封瓶盖,把红色药剂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小子太谨慎了。我们需要想其它的办法才行。”杰克逊说道。

    “不。”富兰克林说道。“我们应该在每一份牛排上都注入这种药剂。是我们太大意了。”

    “是的。”杰克逊点头。心里却有些不舒服。你想让我的家人全都成为白老鼠?

    回程的路上,所有人都眼神诡异的看着秦洛。

    自从秦洛在晚宴上做出更换牛排的举动后,全场雅雀无声,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大家都没有了食欲,倒是秦洛像是他说的那样‘喜欢吃骨头’而把那份牛排给解决个干净,并且亲自去厨房和那位大厨握手,感谢他做出如此美味的晚餐。

    众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人表演,却不知道要如何配合。

    “你们是不是都没吃饱?”秦洛问道。

    “是啊。我们都没有吃东西呢。”小玲说道。

    “团长,你真的喜欢吃带骨头的牛排啊?”

    王养心笑呵呵的看着秦洛,说道:“这又是演的那一出啊?我都没看懂。”

    “没吃饱的话,回去下面吧。”秦洛说道。“给我也下一碗。加个鸡蛋加点葱。”

    “————-”

    秦洛和顾百贤李子仁商量治疗玛瑞太太的方案,林浣溪独自回到房间。

    她来美国不仅仅是要给秦洛做翻译,她还希望能够找到那个女人。那个不知道生死但是却让她满怀仇恨的女人。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她,可是内心的渴望却催促她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

    她从钱夹里抽出一张小纸片,那是她打听到的她所在研究室的一个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是她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找到的,那个时候她还希望能够和家人团聚,希望能够找回这个母亲——-可是,这个号码已经留在她贴身的钱包里好多年了,她却从来没有拨打过。

    她害怕。

    害怕她不在这里。更怕她在这里却说自己不在这里。

    今天,她想揭开迷底。

    她把纸条放在桌子上,把手机压在纸条上。然后脱掉身上的外套、内衣、以及每一条丝线,她赤裸着走进沐浴室,把水温升高,让那温热到发烫的热水包裹着自己的身体。

    沐浴更衣,仿佛在进行一场仪式。

    当她一切收拾妥当,这才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和纸条,然后在手机上拨出纸条上的那一长排数字。

    嘀————

    嘀———-

    嘀———-

    话筒里传来冗长而沉闷的铃声,正如她此时的心跳。

    在她坚持不住想要放弃的时候,话筒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说‘HELLO’的声音。

    “你好。”林浣溪的声音很干涩。但是,她终究还是发出了声音。这和她以前所想象的情景是不同的。她能够说话,而且,她能够保持平静。她做的很好,比她所想象的要好上许多。

    “请问你找哪位?”那个女人问道。

    “请问是贝尔基因实验室吗?”

    “是的。”

    “林子女士在不在?”林浣溪咬牙问道。

    “林子女士?哦,抱歉,她早就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

    “是的。大概在五年前吧。如果你说的是那个无论上下班都穿着白色研究服的女人的话,那就不会有错了。”女人说道。

    无论上班下班都穿着白色研究服?

    “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林浣溪的心里即觉得轻松,又非常失落。轻松的是,她不用立即面对她。失落的是,又一次失去了她的消息。

    “不知道。”女人说道。“或许回国了。也有可能——被别的研究室挖走了。谁能知道呢?”

    “谢谢你了。”林浣溪说道。

    “不用客气。”

    挂断电话,林浣溪捂着话筒久久无语。

    这一次失去了她的消息,林浣溪不知道这是幸运乃或不幸。

    但是,网络上的那些照片到底是怎么来的?

    很明显,那些照片是林子早年的照片。因为那个时候的她还是那么的年轻,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她还是那么的温柔娴雅。现在的她变成了上下班都穿研究服的女人?

    正在这时,手里的手机突兀的响起。

    正在发呆的林浣溪吓了一跳,看着手相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发现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号码。

    犹豫了一番,她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在找我?”话筒里传来一个女人冰冷的声音。乍一听去,就像是机器的声音,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

    “你是谁?”林浣溪问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她已经知道是她,即便对方只是说了那一句话,即便她的声音改变了太多太多,可她就是知道,打来电话的这个女人就是她。

    “林子。”女人说道。

    “你在哪儿?”林浣溪努力的保持着平静,尽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不要急促。好在有中医公会那么长时间的锻炼,这让她有了极强的应变能力。不然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即便她在脑海是设想了一百遍一千遍,她知道自己仍然做不好。

    “和你一样。”女人说道。

    “我要见你。”林浣溪说道。

    “好。”

    “时间?地点?”

    “明天下午两点钟。纽约市伍德大街加州咖啡馆。”

    “好。”林浣溪答应道。

    “你可以不来。”女人说道。“如果来的话,我希望只有你一个人。”

    “我会去的。”林浣溪说道。

    咔啪———

    电话挂了。毫无预兆。

    林浣溪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身体软软的坐倒在地毯上。

    握着手机的手在发抖,小腿在发抖,全身都在发抖。

    等到了。找到了。

    “这就是母亲?”林浣溪想道。

    为什么还不如一个陌生人?甚至都不及刚才那个接电话的陌生女人让人觉得亲切温暖一些。

    秦洛推门进来,看到林浣溪脸色苍白的坐在地板上吓了一大跳。

    他赶紧跑过来把她抱起来,说道:“怎么了?怎么坐到地上了?”

    “没事。”林浣溪任由秦洛把她放倒在床上,扯来厚实的天鹅绒棉被来温暖自己。“不小心跌倒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秦洛责怪的说道。“我看看你的腿伤着了没有。”

    林浣溪知道自己没有受伤,可是她没有拒绝秦洛的检查。她喜欢秦洛这么关心在意的表情,这是她一直渴望和寻找的。

    从一个叫做‘母亲’的女人身上失去的东西,她在一个叫做‘丈夫’的男人身上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