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52章、东方战神,以一敌四!

第1252章、东方战神,以一敌四!

    第1252章、东方战神,以一敌四!!

    耶稣越打越是心惊。

    人的名,树的影,这伯爵果然不是盏省油的灯。

    皇帝第二,八大战将之首,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不,有好几把刷子。

    在他的一路猛攻之下,自己竟然连出枪的机会都没有了,节节败退,勉强防守。

    更要命的是,他好不容易打上他一拳,竟然像是打在钢板上,伯爵没有表现出吃痛的反应,倒是他的拳头痛的像是要散架一样。连续几十拳轰过去,伯爵不仅没事人一般,他的拳头都已经没办法握住了。

    “骗子。”耶稣在心里骂道。这个又矮又丑还被人戴了绿帽子的小老头一定是故意放开空门让自己攻击他的,为的就是让自己的拳头受伤,没办法抽取身体的力量。

    伯爵双拳齐出,耶稣双手招架。

    两人拳头交锋的时候,伯爵的身体猛地撞来。

    因为身怀爆骨,就像是有了一层防体神功。他的整个身体都成了大杀器,身体像是一块移动的铁板。

    轰———

    两两相撞之下,耶稣的肉体之躯哪堪这样的重击。

    整个身体都撞飞了出去,在空中飞了好久才跌落在路边的苗圃上,压伤了花花草草无数。

    呕——-

    他的胸口憋闷,喉咙发腥。一股子气横亘胸间,进不来,出不去,快要让人窒息。

    他自己出手,一巴掌拍在腹间。吐了几口鲜血后,心里这才舒服了许多。

    黄金手枪脱落在地上,他却没有机会捡起。

    以伯爵的耳力,只要自己稍微移动,他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军师是怎么打伤他的?”耶稣心里突然间浮现这样的问题。当时军师大战伯爵时,他没有在场。不知道两人的交手情况是怎么样的,致使他现在没有任何借鉴经验。

    不过,从秦洛的讲述中耶稣明白,那个时候伯爵的命门应该是眼睛。军师想办法打爆了他的眼睛,使他不能视物。这才取得了胜利。

    不然的话,以他铜墙铁壁的一身硬功夫,谁能伤得了他?

    可问题就在这里。伯爵被军师毁了一双眼睛后,身上连命门都没有了。就算有,也不是他一时半会儿能够找到的啊。

    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习惯了没有眼睛的战斗。他的嗅觉和听觉都灵敏异于常人,移动时的脚步声音,人的呼吸汗臭,靠近时空气的撕裂搅动,还有做为一名高手最最重要的——直觉。攻击时的直觉,防守时的直觉,还有危险来临时的直觉。

    强强对战时,眼睛和听力的速度其实是跟不上手速的。

    那个时候,双方比的就是直觉。

    或者说,那叫人体本能。本能的战斗防守。

    耶稣不知道的是,伯爵自从被军师伤了眼睛之后,心智受到摧残和打击。为了报仇雪耻,他这些日子一直在疯狂的训练和折腾自己,每天找鬼影金童等人轮番对战,和鬼影练习速度,和金童对轰拳头,破解魔术师杀局,甚至连皇帝都亲自出手,培养他失明之后的战斗能力。

    与此同时,他每天还无法去和人赌牌。去揣摩别人的想法,根据对手的声音、呼吸以及各种各样的小动作来推测牌局。刚刚开始,自然输多赢少。但是,等到他掌握了这门诀窍之后,就输少赢多。甚至比他双眼失明前还要赢得更多一些。

    数月磨剑,只为一朝杀敌。

    今晚,就是他杀敌之日报仇之时。

    用身体把耶稣撞飞出去之后,伯爵没有停顿。

    他的身体再次前扑,一拳轰向耶稣躺倒的位置。

    那几口淤血吐出去了,耶稣的身体舒服了不少,可是身体的力气也像是被抽空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举手招架的话,只会被他轰得骨头碎裂,五脏俱损。

    他咬破舌头,猛地使出一个懒驴打滚。身体堪堪避开他的拳风笼罩的位置。

    哐——-

    伯爵的拳头砸在了水泥砖石砌成的园圃上面,他的肉掌和砖头做了一次亲密接触———砖头败了,粉身碎骨。而他的拳头却丝毫无拐。

    这让一旁躺倒的耶稣直眦牙,这也太猛了吧?

    看到伯爵再次追来,猛地把手里捏着的一个透明袋子朝着他砸了过去。

    伯爵一拳把袋子轰开,然后那有无数只小蜜蜂嗡嗡嗡的围着他叫唤。

    食人蜂的纠缠给耶稣争取了一点儿逃生的时间,他连续翻滚,才逃到一个安全的位置。

    最狼狈的要属红衭了。

    如果不许用毒的话,论起单打独斗能力,红衭最多也只能和玉女不相伯仲。甚至,还要比擅长近身搏击的玉女要弱一些。毕竟,红衭的人生是和毒蛊联系紧密,做为一名蛊王,如果不会用蛊的话,会被人笑话的。而玉女不会用毒蛊,所以,她的主要精力就放在格斗之术上。

    可是,现在红衭面对的是玉女和比玉女实力更强的金童。而且,两人的合作有着战斗力加持的功效。一个攻上一个攻下,配合默契。红衭总是才堪堪躲过一拳,下身就会迎来一阵刀光剑影。

    玉女的匕首诡异,使用的招式也同样诡异。而且,总是朝着红衭的腹部招呼,像是要把她的肚子给剖开一般。显然,她是想报复红衭在她肚子里塞蛇的耻辱。

    避下吧,被人掐死。避上吧,被人开膛剖腹。

    上下一起避——-你当红衭是神仙啊?

    退。

    退。

    再退。

    ————

    金童和玉女连连得手,越打越顺。两人眼神对视一起,立即就明白了对方的算计。

    金童突然间身体扑起,整个人像是大鹏展翼般的飞向红衭。

    而玉女手里的匕首加快了攻势,逼得红衭的身体踉跄向后倒去。

    轰———

    金童的手掌拍在红衭的胸口,红衭的身体重重地向地板上摔过去。

    在这个过程中,玉女也连续出击,在红衭的肚子上划出一道又一道口子。

    —————

    —————

    颤抖。

    那掉落在地上的右手竟然在颤抖。

    直到这个时候,它才感觉到了疼痛。锥心的疼痛。

    傅风雪这转身一剑潇洒之极,也漂亮之极,更装逼之极。可是,对鬼影的伤害也沉重之击。

    因为他的剑法太快,剑刃太利,他一剑削断了鬼影的手臂之后,那握枪的手臂竟然没有立即掉下来,而是随着惯性往前奔跑几步之后才脱落。

    鬼影感觉不到疼痛。

    他感到的是惊恐和无能为力。

    他的速度那么快,对手怎么还有机会转身反击的?

    难道说,转身是不需要时间的嘛。

    如果转身需要时间——-自己的短枪也能够利用这些时间洞穿他的后背他的心口啊。

    更让他心神俱乱的是,如果当时不是自己伸手一架的话,恐怕断的就不是一条手臂,而是自己被刺穿心脏吧?

    要知道,他那一百八十度转身一剑的剑尖正是瞄准了他的心口。

    在把鬼影震惊的难以做出反应的时候,傅风雪却一点儿也没有得胜的喜悦感。对他来说,没有一剑刺死对手就是自己的无能。

    他没有停顿,脚尖一点,身体高高的跃起。

    他手里的长剑化成了大刀,他双手持剑,大力的朝着鬼影的脑袋上砍过去。

    如果砍中,鬼影立即会落下一个身首两半的厄运———不,三半。

    危急万分,生死一线。

    断了一条手臂的鬼影使出了他最厉害的反击招式,他张嘴大喊:“救我。”

    魔术师由后方攻来,猛地一甩袖子,一把白色的纸鹤漫天飞舞。

    更神奇的是,那明明是用白纸折叠而成的纸鹤竟然有了生命,它们挥动着翅膀在傅风雪的眼前飞来飞去,去抓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手,他的剑———

    伯爵听到呼救声音,身体再次一弹,从左侧攻出傅风雪。雷霆一击轰出,目标正是傅风雪的脑袋。

    而金童也放弃了亲手诛杀红衭的荣耀,从右边攻向了傅风雪。

    东方战神,以一敌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