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37章、要想夺走女人的心!

第1237章、要想夺走女人的心!

    第1237章、要想夺走女人的心!

    来者不善!

    秦洛的眼睛眯了起来。看来,秦纵横在怀疑什么。

    “那是自然。”秦洛说道。“我会让他多注意一些。多谢大少的提醒。”

    “那就好。”秦纵横和白破局点头致意,然后钻进了自己的车子。

    “怎么回事儿?”白破局嘴里叼着根烟走过来。“他在关心你的司机?”

    “是的。”秦洛点头。

    “哦?”白破局吐了口烟沫。“没理由啊。”

    “或许———”秦洛诡异的笑着,说道:“或许他觉得我的司机很英俊也不一定。”

    “明白了。”白破局大笑。“他很有眼光。”

    “我也这么认为。”秦洛认真的点头。

    “我还有事。下次再聚。”白破局跳上自己的悍马车,说道。

    “再聚。”秦洛招了招手。

    悍马车轰鸣着向外面冲出去,像是一头苏醒的野兽。

    另有两辆黑色的奥迪跟了出去,里面应该是他的保镖。

    白破局往外‘呸’了一口,把嘴上叼的烟蒂吐了出去,骂道:“满嘴鬼话。”

    车行路上。

    “大少,你在怀疑姓秦的?”田螺嘴上习惯性的叼着根烟,嘻皮笑脸的问道。

    “什么叫怀疑姓秦的?”秦纵横笑着说道。“别忘记了。我也姓秦。”

    “你知道我说的是他。”田螺毫不在意的说道。“那小子又干了什么缺德事?”

    秦纵横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说道:“田螺,你还记得我上次让你查的那个司机吗?”

    “耶稣?”田螺笑着说道。“怎么会不记得?世界杀手榜排名前二十的顶级杀手,任务成功率百分之九十九。这样的人都被他请来做司机———我说这家伙到底有什么魅力?只有我们想不到的,就没有他做不到的。这简直就是武侠小说中的男主角啊。王霸之气一振,无数小弟纳头便拜——-大少什么都好,就是不会散发王霸之气。”

    “就是他。”秦纵横没有理会他的玩笑话,说道:“他消失了。”

    “那又怎么样?”田螺问道。“刚才秦洛不是说过了,他病人。在家休息。”

    “你不觉得其中有问题吗?”秦纵横笑着说道:“昨天晚上,龙王在疗养院遭遇杀手袭击,差点儿被炸死在里面——-当天晚上,他的司机就换人。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些?”

    田螺精神一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纵横,说道:“大少,你的想法也太——-那啥了吧?龙王是秦洛的师父,据说他们的关系亲如父子。难道秦洛还能对自己的师父出手不成?”

    “如果是龙王让他这么做的呢?”秦纵横反问。

    “龙王?”田螺终于反应过来,说道:“大少,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师徒在演苦肉计?”

    “你以为呢?”秦纵横冷笑着说道。“疑点实在太多了。”

    “有什么疑点?”

    “第一,龙王昨天晚上遇袭,而秦洛的司机没有出现。第二,据我所知,闻人家族为了保护龙王的安全,在疗养院里配备了最尖端的监控设备和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如果不是对疗养院了如指掌的话,杀手又怎么可能进入龙王的房间后才被人发现?第三,刚才牧月说过,她的卫队成员都被一种食人蜂给蛰到,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你应该不会你给我的那份资料吧?耶稣不仅仅是枪法如神的杀手,而且他还是个训兽师。不然的话,怎么解释那些食人蜂的存在?”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田螺问道。

    “为了回龙息。”秦纵横无比肯定的说道。“为了让龙王回龙息。”

    沉默了一会儿,田螺说道:“难道那些大佬都不怀疑他们吗?”

    “怀疑?”秦纵横笑道。“那又怎么样?没有证据的话,谁敢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这不是授人把柄吗?那些老头子都活成了精,怎么会打没打气的仗?”

    “那大少的意思呢?”田螺激动的问道。“我们能不能借此做点儿事情?”

    秦纵横摇了摇头,说道:“时机不到。”

    田螺仍然是一脸犯贱的笑着,可是心里却有点儿苦涩。

    自己家的这位大少,实在是太谨慎了些————

    —————

    —————

    “你才比他年纪大呢。”红衭很不满意的说道。女人最讨厌别人说她年纪大了。秦洛就犯了这个非常严重的路线错误。

    “是是。是我的错。”秦洛连连道歉。“红衭小姐年轻貌美聪明可爱身手一流心地善良———”

    “我又没让你说这些。”

    “是我自己想说的。”秦洛说道。“我要是不把我的心里话讲出来,憋在心里会很难受。”

    “你以为说几句好听的话我就会听你的?”红衭冷笑。

    ”当然不会。我都说了你聪明可爱了。你这么聪明,一般人根本就骗不住你。”秦洛认真的说道。“开车。”

    “去哪儿?”红衭发动了车子。

    “去花田。”秦洛笑着说道。

    花田跑马场的重建工作一直在有进行着,在闻人家族的强大财力物力支持下,以一天一变化的速度在复原。根据预计,不用三个月的时间,花田就可以重新开业迎客。

    厉倾城完全放权,把这项工作交给了她的同学兼朋友吕含烟。而吕含烟这一段时间就守在花田,白天黑夜的守在工地里跟进工程进度。

    今天,吕含烟在山上忙了半天,回到自己位于山脚下的临时工棚。

    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听到屋子里面有响声。

    “怎么会有人?”

    咚咚——

    吕含烟扣了扣房间门板,里面传来一个男人充满磁性的英文声音。

    “请进。”

    吕含烟推了推门,没有推动。那个该死的家伙并没有过来开门。

    然后她掏出钥匙,自己打开了房间门。

    “亲爱的,你回来了。”一个男人欢快的声音响起来。“稍等片刻。很快就可以吃午餐了。”

    吕含烟真是惊呆了。

    她不算很大的房间被收拾的整齐干净,屋子中间摆着她吃饭用的饭桌,桌子上铺着一条洁白素雅的桌布。

    漂亮的餐盘里,有炸得金黄的吐司,有洗得干净的小西红柿,还有切成小块的西兰花,还有红酒和两个高脚杯——-

    厨房里,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帅哥正在煎炸着什么。他的脖子上很滑稽的系着一条上面印有小猫钓鱼图案的围裙,手里挥舞着锅铲。每一次翻动,都能够带来一阵滋啦啦的响声和扑鼻的香味——-

    “耶稣,你在做什么?”吕含烟出声问道。

    “亲爱的,我在煎牛排。”耶稣回答道。“另外,请叫我传教士。耶稣是神,我是他忠诚的子民。如果我冒主的名讳,他会惩罚我的。”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你——-怎么进来的?”吕含烟真是要疯了。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亲爱的,你是不是觉得很惊喜?”耶稣把煎好的牛排放进旁边的盘子里,说道:“我很早就来了。可惜你不在。至于怎么进来的——-你走的时候是不是忘记锁门了?”

    “忘记锁门了吗?”吕含烟想了想。自己不可能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啊。她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

    她看着餐桌上的西红柿西兰花红酒还有耶稣端过来的牛排,问道:“这些东西——你都是在哪儿弄来的?”

    她非常确定,她家里的冰厢里并没有储存这些。如果是青菜鸡蛋瘦肉之类的东西倒是有一些。

    “买的。”耶稣说道。“今天老板放了我半天假,我恰好又起床比较早,就去商场买了这些东西——-”

    耶稣把两块牛排放在桌子上,用毛巾擦拭过手后,走过来拉着吕含烟坐在餐桌边,亲手帮她铺好餐布,并且帮她面前的杯子里倒上红酒,说道:“有人告诉我说,要想夺走女人的心,就先要融化女人的胃——-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来,试试我煎的牛排怎么样。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都帮你煎。”

    “是谁告诉你这句话的?”吕含烟端着红酒杯问道。

    “哦。是秦洛。”耶稣说道。“是不是很有道理?”

    “你知不知道——-”吕含烟看着耶稣说道:“对你说这句话的男人——-他从来不下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