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36章、疑心重重!
    第1236章、疑心重重!

    看到闻人牧月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可爱模样,秦洛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知道闻人牧月是不会对他说出‘你可以和我住在一起’这样的话,甚至她都不会说出任何解释的话。她应该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来的模样确实很让人喜欢。

    潜意识里,秦洛还是很喜欢看到她吃鳖的。

    闻人牧月在疗养院有一幢独立的别墅,这也是让闻人自息他们非常不满的地方。同是家族的第三代,凭什么闻人牧月拥有的那么多,而他们却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是闻人家族家主的特权。就连他的父亲都没办法改变这一规定,他们也只能把自己的不满放在心里。

    秦洛跟着闻人牧月进入她的专属别墅,格局和装饰都和龙王住的那套一模一样,看来并没有进行过特别的装修。闻人牧月也只是偶尔在这边落脚,平时很少在这儿歇息。

    “你住这间房。”闻人牧月推开一间客房说道。

    “你的房间呢?”秦洛问道。

    “在对面。”

    “那行。早安。”秦洛笑着说道。

    秦洛推门进入房间,见到房间非常大,装修也堪称豪华,比一些五星级酒店还要舒适一些,对这样的居住条件非常满意。

    衣柜里竟然有一男一女两套睡衣,也不知道是谁准备的。不过,这正是秦洛所需要的。

    他把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脱下,跑进沐浴间洗了个澡后,这才擦拭干净身体穿上睡衣。

    咚咚的敲门声音响起。

    秦洛走过去开门,就看到闻人牧月也同样穿着一套同款的白色睡衣站在门口。长发披散在肩膀上,不着粉黛却丽质天生。精致、美丽、冷傲,又多了一点儿居家女人的气息。

    原来脱了衣服的女神———不,是换上睡衣的女神也是一个小美人啊。

    “我煮了咖啡。”闻人牧月说道。

    说完,转身就走了。

    秦洛摸着鼻子苦笑,这女人总是把话说到一半——-她应该发出邀请才对啊。

    然后,秦洛跟在她的身后进入了客厅。

    现煮的咖啡香味扑鼻,闻人牧月正端着咖啡壶往咖啡杯子里倒咖啡。

    秦洛赶紧接了过去,说道:“我来。”

    伸手抢咖啡壶的时候,触碰到闻人牧月的指尖。冰冷冰冷的,就像是刚才被冷水浸泡过。

    “小心着凉。”秦洛提醒道。

    “有医生。”闻人牧月说道。

    倒好咖啡,秦洛端着两个杯子坐在靠近落地窗边的餐桌。

    闻人牧月捧着咖啡小口的喝着,秦洛坐在她的身边,一脸迷醉的看着外面雾气蒙蒙的世界。

    外面就是一人多高的芭蕉树,被雨水清洗过的叶子碧绿青翠。无数的小水珠在宽大的叶片上摇晃起伏,晶莹剔透。山石朦胧,幻化万千。池塘里水汽沸腾,就像是天上的云池仙境。

    闻人牧月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喝着咖啡。看看外面的风景,看看看风景的秦洛,悠然自在。

    两人并肩坐在一起,就像是一对相儒以沫多年的夫妻。不需要言语,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明白彼此要表达的意思。

    良久。

    闻人牧月的咖啡喝完了,她放下咖啡杯,转身向房间走去。

    秦洛也一口喝掉杯子里已经凉掉的咖啡,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一杯咖啡的时间,他们一句话没说,却又好像说了许多。

    这一觉秦洛睡得非常踏实,一觉醒来,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天气终于放睛。

    伸了个懒腰,从床头柜摸过手机,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一点钟了。

    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洗手间摸了摸衣服,发现衣服已经谅干。这让他心里颇为欣喜,不用穿着湿衣服出门了。

    洗漱完毕,准备推门出去时,听到客厅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秦纵横昨天晚上就知道闻人家族疗养院出事龙王遇袭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立即赶过来探望。龙王和他没有什么交情,如果细算起来,他们之间还有不小的矛盾,毕竟,秦洛几次整他都是由龙息的人出面,甚至有一次还被他给监禁在龙息———他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别人还以为他心中有鬼呢。

    所以,一直到今天上午忙完手头上的工作才过来。恰好在疗养院的门口看到赶过来的白破局,于是两人同时来访。

    闻人牧月接到汇报,就穿戴整齐出来迎接。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里可是燕京,是华夏国的都城,那些人实在是太肆无忌惮了。”秦纵横对昨天晚上的杀手袭击事件进行评价。“还敢用炸弹——这要是被逮住了,直接就是死路一条。当然,他们犯下这么大的事儿,估计也做好了最坏的——-”

    秦纵横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了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秦洛。

    白破局斜躺在沙发里的身体也一下子坐直,眼神诡异的看着秦洛,也看着面无表情的闻人牧月。

    “两位早啊。”秦洛笑着和秦纵横白破局打招呼。

    “现在可不早了吧?”白破局笑哈哈的说道。“我们都是劳累的命,大清早的就要起床工作。还是秦少的生活滋润啊。”

    “我也是昨天晚上工作的太晚,所以今天就多睡了一会儿。”秦洛解释着说道。喝完咖啡睡觉的时候,天都快要亮了。他还真没有睡上几个钟头。

    看到秦洛从闻人牧月的房间里出来,秦纵横的心脏有种遭遇重击的钝痛感。

    如果不是他的心智强大的话,恐怕他现在都没办法控制脸上的肌肉不会变形。

    即便闻人牧月很多次拒绝了自己,可他仍然对她抱有希望。

    闻人牧月终究是要嫁人的。很明显,秦洛不可能娶她。

    除了秦洛,她要在燕京选择一个男人的话,会选择谁?能选择谁?

    只有自己才是她的最佳良配。这是她最好的选择。

    可是,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难道,闻人牧月成了秦洛的情人?”

    “你昨天晚上就睡在这边了?”秦纵横笑着问道。他没办法看到自己脸上的笑容是否一如即往的自然舒心,但是,他知道他的心在滴血。

    “是啊。”秦洛答道。“忙到太晚,就没有回去。”

    秦洛坐在闻人牧月的身边,问道:“我师父离开了吗?”

    “一早就回龙息了。”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龙王有那么多高手在身边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中午你这边不管饭吧?”秦洛问道。

    “如果你留下,自然会有饭吃。”闻人牧月说道。

    “算了。我还是回家吃吧。”秦洛站起身,对秦纵横和白破局说道:“两位,你们坐,我有事要先回去了。”

    “我和你一起走。”白破局起身。

    “我也没什么事了。”秦纵横虽然有很多话想问闻人牧月,但是,他们俩个都走了,他一个人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啊。

    于是,三人一起往停车场走过去。

    白破局开来的仍然是那辆威风之极的悍马,他自己开车不愿意坐车的风格仍然没有改变。秦纵横的坐骑是一辆不显山露水的奔驰,田螺站在车边咧开一张满是黄牙的大嘴对着秦洛傻笑。

    秦洛的车子还是那辆半旧的雪佛兰越野,看到秦洛走过来,红衭就把车子开了过来。

    “哟,换女保镖了。”白破局对着红衭撇了撇嘴。“小妹妹很嫩啊。成年了没有?”

    “说不定她比你还大。”秦洛说道。

    秦纵横看到红衭时眼睛一亮,略一沉吟,便笑着问道:“我记得之前的司机是一个外国帅哥,怎么突然间换人了?”

    “他的身体不舒服。就换个人试用两天。”秦洛说道。他的直觉告诉他,秦纵横的心里起了疑心。

    “身体不舒服?”秦纵横笑眯眯的看着红衭,说道:“昨晚风大雨大,是很容易感冒。”

    “感冒了不要紧。我是医生。”秦洛说道。

    “当然。”秦纵横点头。“不过,医生也有治不好的病啊。”

    他的眼睛向东边的方向瞟了瞟,那儿是龙王之前居住的区域,说道:“假如他被炸掉一条腿呢?这个病要怎么治?假腿肯定不如真腿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