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35章、可我没有啊!

第1235章、可我没有啊!

    第1235章、可我没有啊!

    等到闲杂人等都离开,只有龙王的嫡系秦洛军师离等人和闻人牧月这个‘半嫡系’在的时候,大家的脸上都浮现起笑意。

    龙王因遇袭事件回归龙息,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你这小子。龙王看着秦洛笑呵呵的说道。“这招以退为进玩的好啊。”

    “那是因为师父受了委屈。”秦洛说道。“他们即想安慰你,又不愿意付出一点儿代价。既然谈不拢,那干脆就不要谈了。”

    “是啊。”龙王说道。“他们都不希望我回去。”

    “我们希望你回去。”军师说道。“龙王在的龙息,才是最强大的龙息。”

    军师的队长职位其实已经被傅风雪给卸了,只不过新的任命状还没有下来,她就仍然是名义上的龙息队长。或许,军部也有他们的考虑。太频繁的调换龙息长官,这会影响将士的情绪。毕竟,皇千重上任不足三月下台,军师上任不到一天被拉下马,再扶上去一位———这是华夏国最尖端的特种部队,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啊。

    “我明天回去。”龙王说道。尽快把决定变成事实,也省得那几个老头子再搞出什么动作。他转过脸看着安静坐在一侧的闻人牧月,笑着说道:“牧月,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这是我的荣幸。”闻人牧月没有提闻人家,而是用自己个人的名义领下这个情义。

    龙王对她的表态非常满意,他是因为秦洛的原因才住进闻人家族的疗养院,如果要感恩的话,他会感激闻人牧月这个人。如果掺和进家族利益的话,事情就变得不再纯粹。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龙王说道:“天都快亮了。你们都去休息吧。秦洛的衣服还是湿的,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

    “义父,我要留下来陪你。”离说道。接到龙王遇袭的消息,离实在是担心坏了。龙王即是他的师父长官,也是她的家人。虽然名义上是义父,可她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也只认龙王这个父亲。

    而龙王也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对待,两人的感情非常深厚。

    突遭此劫,离自然不能放心离开。

    军师和大头没有说话,但是,不用说,他们也是不可能离开的。

    杀手走了。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

    在龙王没有回归龙息之前,他们会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

    于是,真正被送出门的只有秦洛和闻人牧月两个人。

    风停雨歇,只有细如针尖的雨丝飘飘洒洒。厚重的黑云已经散去,东方露出了一片鱼肚白。

    整个世界都湿淋淋的,空气里飘荡着泥土的腥味和草木花香。

    没有打伞,秦洛和闻人牧月并排走在弯弯斜斜的石径小道上。

    身后保镖环绕,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一对仿佛走在薄雾里面的年轻男女。

    “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秦洛问道。

    因为龙王身份的特殊性,对接待他的闻人家族来说是利益与风险并存。

    他的到来对闻人家族来说有着政治和军方的加持作用,他在危难时刻没有选择其它的地方,而是选择闻人家族疗养院为自己的居住之所,这本身就给外界传递了一个信息———闻人家族是我的朋友。你们最好不要轻易动他。

    可是,如果出了什么事故的话,那么,闻人家族就要承担来自各方的谴责和怒火。闻人牧月是一力促成此事的人,她在家族内部或许也要面临一些压力。

    “不足为虑。”闻人牧月一脸自信的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会有些麻烦,但是,她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她仰起脸迎接着飞散下来的雨丝,精致无暇的脸蛋被寒气冻得微红。

    长长的睫毛微颤,就像是一把伸展开来的漂亮小扇子。

    一滴雨珠落在小扇子上,颤颤巍巍的荡动着,然后悄然无声的向眼皮上滑过去。

    雨水浸湿肌肤,冰冷爽#滑。

    咔——-

    因为仰头的动作,闻人牧月用来束缚长发的一只蝴蝶发夹掉落在地上,长发迎风飘散。

    秦洛弯腰捡起发夹,闻人牧月伸手去接,秦洛说道:“你把头发整理好,我帮你夹上。”

    闻人牧月看了他一眼,便伸出双手把那不受约束的头发给束拢起来盘在头顶。

    秦洛瞄准位置,按开发夹夹了上去。

    当发夹的牙齿刺进发梢,闻人牧月的身体轻微颤动。

    身体发麻,内心悸动,有种浸入骨髓的酥痒。

    秦洛没有注意到闻人牧月的异样,完事之后,上下打量着闻人牧月的脑袋,笑着说道:“我的手艺还不错吧?”

    “我又看不到。”闻人牧月说道,转过脸避开了秦洛的审视。这一瞬间,她竟然觉得有些心虚。这是从来不曾体会过的感觉,让她心中莫名烦躁。

    “哈哈。回去可以拿镜子照着看看。”秦洛笑着说道。他看着发生爆炸倒塌的那个别墅小院,问道:“有人员伤亡吗?”

    “没有。”闻人牧月说道。“但是,所有的保镖都被蜜蜂蛰伤。现在还在紧急救治。。”

    “是吗?”秦洛皱眉。“我去看看。”

    在闻人牧月的带领下,秦洛进入疗养院内部的医院。爷爷秦铮和大头都在这边动过手术,所以秦洛对这一块非常熟悉。

    知道闻人牧月要来看望下属,医院主任林雷早早就等在了医院大厅。

    看到闻人牧月和秦洛走过来,林雷赶紧迎了上来,出声汇报道:“闻人小姐,秦先生,我们已经往患者的身体里面注入了抗毒素,他们的症状反应已经稳定下来。不会有生命危险。”

    “怎么会这么严重?”秦洛问道。“大半夜的怎么会有蜜蜂呢?”

    “不清楚。”林雷说道。“不过,我们把从伤者身上找到的蜜蜂尸体生成图片,并且把图片发给动物专家,他们那边已经给出结论,说这属于来自亚马逊河的食人蜂。这种蜂身怀巨毒,性格暴戾,攻击性非常强悍。而且它们成群结队,喜欢群起而攻。如果他们同时瞄准一个目标的话,就是一头体积达数吨的大象也会在十分钟之内死亡。”

    “这么厉害?”秦洛惊呼。“那这次他们怎么没有同时攻击一个目标呢?”

    “我问过这个问题。动物专家也非常不解。”林雷说道。“可能当时天色太黑暗了。目标人物又多。他们只能分头行动吧——-我们疑惑的是,这种生长在亚马逊河附近的食人蜂,为什么会进入我们的疗养院?”

    秦洛笑,说道:“肯定是杀手带进来的。他进入重重包围的锦鲤,自然要为自己留好逃跑的后路。”

    说话间,一行人便进入保镖们休养的病房。

    秦洛和闻人牧月走进去,看到病床上躺着的保镖一个个鼻青脸肿,有的眼睛肿成一团,有的脸颊变的比屁股还大。还有的是手臂和大腿中招,最倒霉的是有个家伙的跨部包裹上了纱布,秦洛暗自祈祷他的小弟弟还是安全的——-只要是被蜜蜂蛰过的地方,都会变成紫红色的浮肿。即便在他们的身体里面注入了抗毒素,也只是起到了解毒作用,还不能让他们消肿。

    “我们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动物的病毒,以前没有治疗经验。”林雷看着秦洛央求着说道:“还请秦先生再帮忙确诊一下,也好让我们大家安心。”

    林雷知道这种抗毒素能够治疗这些保镖体内的蜂毒,他这么说也只是想在闻人牧月面前肯定秦洛的专业和权威而已。他猜测秦洛应该和闻人牧月关系非浅,获得这位‘准附马’的好感,对他保住现在的位置有很大的益处。

    秦洛自然不会拒绝他的好意,伸手扣住一个患者的手腕,帮他切过脉博后,说道:“抗毒素可以和外用药一起使用。他们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休息一天就好了。”

    “谢谢秦先生。”林雷很感激的说道。

    从病房里出来,秦洛说道:“我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再过来。”

    “不用那么麻烦。”闻人牧月说道。“我在这边有住处。”

    “可我没有啊。”秦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