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27章、步步紧逼!
    第1227章、步步紧逼!

    听了翻译的话,杰克逊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秦洛先生,我想,你这么做有违你所说的礼义道德这四个字了吧?华夏国是礼仪之邦,我万里求医,你冷硬拒绝,何谈礼仪?做为一名医生,无论是美国的患者还是华夏国的患者,你都应该一视同仁——此为道德。为何秦洛先生表面上说的一套,实际上做的是另外一套呢?这让我非常难以理解。”

    这是秦洛在接受《华夏中医报》采访时说的‘礼义道德论’,没想到现在却被他拿来攻击秦洛。看来,这个美国人对秦洛在华夏国的一举一动都非常的关注。至少,他看过《华夏中医报》的那篇采访。

    秦洛一脸和蔼的笑着,说道:“杰克逊先生,我想你还不了解‘礼义道德’这四个字的意思,或者说,你误解了我当时说这句话的意思——-何谓礼?有朋之远方来,不亦乐乎。杰克逊先生出访华夏,我们热情招待。此为礼仪。何谓义?杰克逊先生于我有恩,我思图报恩,此为义气。至于道德——-正如杰克逊先生所说,无论是美国患者还是华夏患者我都应当一视同仁。我妻子刚才说过,现在到我这儿来求医挂号的病患已经有一百八十六人——-我如果舍这一百八十六人去了美国,这不是证明我厚此薄彼吗?还谈什么道德?”

    听到秦洛当着外人的面称呼自己为他的‘妻子’,林浣溪眼神里闪过一道异彩,然后很快又归于平静。但是,脸上的红润还是出卖了她此时激动欢喜的心情。

    “—————”杰克逊被秦洛给噎得说不出话来。字还是那么几个字,这么说是一层意思,换一种说话又是另外一层意思。华夏文字博大精深,又岂是他一个异乡人所能够吃透的?

    “杰克逊先生,请用茶。”秦洛知道杰克逊心里憋气,及时的送上刚才他竖大拇指‘称赞’的极品铁观音茶。秦洛想,自己应该和这家铁观音茶的生产公司合作一下,利用杰克逊的身份打个广告。广告词秦洛都帮他们想好了:让杰克逊副总统竖大拇指称赞的好茶。

    杰克逊端起茶杯小口的抿着,眼睛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秦洛。

    资料上介绍的很清楚,这个年轻人就是个滑头无赖恶棍。

    他知道他很不容易对付,但是,在看到他那张颇具欺骗性的脸时,他还是轻敌了。

    好在,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

    杰克逊小口的嗞吸着茶水,说道:“秦洛先生,怎么样才能邀请你到美国为我的母亲治病?”

    “这要看杰克逊先生表达出来的诚意。”秦洛说道。

    “你想要什么样的诚意?”杰克逊说道。“一笔不菲的诊断费?OK,这个没问题。只要秦洛先生能够治疗好我母亲的病,我会想办法筹备出这笔钱。请秦洛先生放心,这笔钱的金额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秦洛没有答应杰克逊的这个条件,而是看着杰克逊说道:“副总统先生,在我接受你的请求之前,我想先问你几个问题。”

    “好的。请问。”杰克逊很有风度的说道。

    “请问你母亲得的是什么病?”秦洛问道。

    “大脑充血。”杰克逊回答道。

    大脑充血在医学上称为脑溢血。脑溢血是中老年人的多发病,它是因血压突然升高,致命脑内微血管破裂而引起的出血。

    在出血灶的部位,血液能够直接压迫脑组织,使其周围发生脑水肿,重则继发脑移位,脑疝等症状。如果延误送治可能造成全身麻痹、半身不遂、持续昏睡和痴呆症甚至死亡。

    秦洛从蔡公民哪儿得知,杰克逊的母亲就是大脑充血而导致的痴呆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

    “杰克逊请过其它的医生看过吗?”秦洛问道。

    “请过。”杰克逊说道。

    “都有哪些医生?”秦洛问道。

    杰克逊想了想,说道:“玛丽医院的脑科医生爱德华先生,美国脑域研究专家霍普森先生,还有———”

    秦洛笑着打断,说道:“很抱歉,杰克逊先生。我的英文不太好,你说的这些名字我没办法记住。不过,我希望杰克逊先生能够把所有会诊过的医生名字以及他们的诊断结果给我一份——-这样合适吗?”

    “如果你愿意为我母亲治疗的话,我会这么做的。”杰克逊先生说道。

    “谢谢。”秦洛笑着说道。“如果我去治疗你母亲的话,可能会使用银针———”

    “哦。这实在是太好了。”杰克逊惊喜的说道。“我看过你的表演——不,是现场直播。你的神针绝技深深地折服了我,也征服了很多很多像我一样的美国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治好我的母亲。秦洛先生,我对你很有信心。你是上帝派来拯救玛瑞太太的。”

    “我也希望如此。”秦洛认真的点头。“如果我用针法治疗好了玛瑞太太,这是否证明针灸在心脑血管领域有着良好的疗效?”

    杰克逊警惕的盯着秦洛,他感觉到了危险。这个年轻人在给他设套。

    “怎么?”秦洛笑着问道。“杰克逊先生还有什么怀疑?你邀请了那么多专家来给玛瑞太太治疗,西医科学没办法解决的难题,如果我用针法攻克———难道这还不能够证明银针是可以治病救人的吗?”

    “是的。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杰克逊很狡猾的用了‘个人’这两个字。“但是,你知道的,我是美国的副总统,却不是美国医学会的会长。银针针法是否能够在心脑血管领域有着良好的疗效,是否可以治病救人——-这需要更专业的人去研究讨论。你知道的,我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秦洛心里暗骂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竟然不上套。嘴上却不依不饶的说道:“连亲身实践都不能够证明吗?连眼前发生的事情都不能够相信吗?那样的话,我治疗玛瑞太太的意义何在?甚至,你们到时候可以说玛瑞太太是上帝保佑才康复起来的——-这完全和我的治疗没有关系了。那我不是做了无用功吗?”

    “不。我不会做的。身为一个儿子,我不会这么对待母亲的救命恩人。”杰克逊虔诚的说道。“秦洛先生,请相信我的保证。”

    “我没办法相信。”秦洛说道。“我甚至听不懂你在讲什么。经过我的妻子翻译后我才能够明白——-杰克逊先生,我认为,如果我能够用银针治疗你的母亲,并且能够让她康复,你应该为中医做一些什么。因为,我不是玛瑞太太的救命恩人———中医才是。针灸才是。”

    “我很乐意这么做。我也愿意为中医贡献我的力量。”杰克逊眉头紧锁。“但是,你知道的,我的权利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

    “那真是太遗憾了。”秦洛无奈的说道。“美国真是一个让所有中医从业者都伤心欲绝的地方。我想,我暂时还是不要过去了。”

    杰克逊的眉毛跳了跳,却强忍住没有发飙。

    这个混蛋,他实在是太过份了。

    他以为他是谁,竟然敢和自己讨价还价?

    杰克逊沉默着想心事,秦洛低头烧水泡茶。

    双方都不说话,只听到茶壶的水烧开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

    “杰克逊先生,请喝茶。”秦洛再次帮杰克逊面前的杯子注满茶水。他的表情温和,姿态优雅,眼里的笑意发自内心,一点儿也没有急躁的意思。这是一个优秀的谈判者应该具备的素质。

    杰克逊没有去碰面前的杯子,而是看着秦洛说道:“秦洛先生,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你应该知道,我是以私人身份来邀请你为我的母亲治疗的。我不能用副总统的身份去答应为你做什么———这在美国是很大的罪过。我会被那些议员弹劾的。”

    秦洛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杰克逊先生,我不管你是玛瑞太太的儿子还是美国的副总统———-我要中医针灸在美国的合法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