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1217章、可怜的女人!
    1217章、可怜的女人!

    秦洛不是不动心,做为一个正常男人,有一个女人如此这般的诱惑你,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冲动——-更何况这个女人确实很有本钱。

    可是,他的心能动,其它地方都不能动。

    为什么?

    洛莘这么聪明的女人,守寡多年却没有男人能够把她收入囊中,难道是因为那些男人都太无能?

    不是的,而是因为洛莘知道她此时的倚仗在哪儿,她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龙王和傅风雪这两座坚实的靠山。

    洛莘是什么人?

    龙王的初恋情人,傅风雪兄弟的女人——-如果秦洛把她给办了,秦洛成了什么人?他在师父龙王面前如何自圆其说?他在赠牌之恩的傅风雪面前如何自处?

    这不是横刀夺爱,这不是一时糊涂,更不是下半身思考———纯粹是脑袋进水的行为。

    秦洛不缺女人,昨天晚上才和厉倾城激战多次,用得着入这个女人的蛊?

    再说,洛莘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处境,她还如此勾搭,到底存着怎么样的心思?

    这也是秦洛愤怒抽其耳光的原因。她以为全天下的男人全都是傻逼吗?

    “秦洛,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低估你。”洛莘坐在秦洛的腿上,无比认真的说道。就像担心秦洛不相信她说的话似的。“在千重和你不和的时候我就劝他,说要尽量搞好和你的关系———因为我知道,他不是你的对手。”

    洛莘直直地盯着秦洛的脸、秦洛的眼睛,说道:“秦洛,我很了解你。你这人外柔内刚,总是对人笑呵呵的,需要捅刀子的时候毫不留情。皇千重虽然看起来比谁都聪明,可也正是这样———他比谁都蠢。他的性子太强,太在乎眼前得失,所以,他的失败可以预料。”

    洛莘轻轻叹息:“我预料到了他的失败。却没预料到———会败得如此残酷。”

    “做为一个局外人,我没兴趣谈论你儿子的性格成败问题。”秦洛说道。“但是,我确实不喜欢他。我也同样知道,他不喜欢我。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会认定我会答应你的这笔生意?既然不能说服我会答应你的请求,你何必多此一举?”

    洛莘表情凄然,说道:“你觉得我还有选择吗?”

    “————”

    “皇天明死的早,皇家第三代集体沦落,我们洛家也跟着衰败——-我们孤儿寡母要怎么活?如果没有靠山的话,还不被那些虎视耽耽的人给吃掉了?”

    洛莘说的倒不是假话。做为当年的燕京第一美女,一定会追求者甚众。可她最终嫁给了皇天明——-那些追求者无论是出于圆梦心理还是出于报复心理,都会想办法把毫无依靠的洛莘给搞到手。

    以前,她有拒绝的资本。现在,还容得她拒绝吗?再说,他们有一万种办法逼她服从。

    “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护千重,我选择游走在这些对我有企图的男人之间。我保持着和龙千丈的关系,我维护着和傅风雪的交情———那些对我有企图的男人因为有龙千丈和傅风雪在,所以不敢对我使用非常手段。而龙千丈和傅风雪也甘心做这样一个制衡角色——-双方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在我的周旋下,加上天明一些战友下属的帮助,皇家和洛家不仅没有就此一沉到底,反而有所起色。千重有这两方面人物的关照,成了一个谁都不敢轻视的特殊人物。成了人们口中的‘太子’。”

    “但是我非常清楚,这些都是空中楼阁。他们捧我,我才是名媛,皇千重才是太子。如果他们轰然散开,我们母子就会从高空重重地摔下来——轻则头破血流,重则粉身碎骨。所以,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千重身上。我希望他能崛起,希望他能拿回原来属于他父亲的东西。希望他成为一个和他父亲一样被人仰视的人——-只有自身实力强大,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我能理解。”秦洛说道。这个女人耗尽心机,其实也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好一些。

    “没想到的是,他碰到了你。”洛莘说道。

    “所以你现在想要报复?”秦洛冷笑。“以你的智商,不应该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才对。”

    “不。这不是报复。”洛莘说道。“是我确实想和你做成这笔交易。用我的身体,换皇千重站起来的机会。”

    秦洛若有所思的盯着洛莘,洛莘豪不退让的和他对视。

    “我知道,你顾忌龙千丈,你顾忌傅风雪———”

    秦洛和嘴角微微扬起,说道:“难道你不顾忌?”

    “我也顾忌。”洛莘说道。“但是和千重治腿相比,所有的都不重要了。”

    “龙千丈是我的靠山,我求到他面前,请他帮忙找你说句话。他拒绝了。傅风雪是我的靠山,但是千重的腿就是他打断的———我还能找谁?我还能怎么办?”

    洛莘神经质的笑着,眼神讥讽的看着秦洛,说道:“我没办法说服你,又没办法收买你——-只能用这个交换。如果你担心他们知道的话——-我可以保证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你的保证我不能相信。而且我对你也没有兴趣。”

    秦洛看着洛莘,说道:“你还不下来吗?”

    “你拒绝?”

    “很明显是这样。”秦洛说道。“原本我和皇千重就算不得是朋友。听说过一些事情后,我觉得———双腿瘫痪这样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代价,为什么他可以例外呢?”

    “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就走出这个院子,我就会大喊你非礼我——-”洛莘说道。

    秦洛一把把她从大腿上推下来,站起身体就往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间回头,冷笑着说道:“你现在只剩下一张脸了。劝你还是好好珍惜。”

    说完,不畏洛莘的威胁大步离开。

    洛莘被秦洛推得跌倒在地上,丝带脱落,露出大半截粉嫩的胸脯。

    她的眼神看着秦洛远去的背影,悲伤,绝望,最后,埋头痛哭。

    哀求,讨好,色诱,威胁,没脸没皮——-她全都试过。可是,没有得到任何效果。

    她还能怎么样?她还能怎么做?

    她只是想救救自己瘫痪的儿子。如此而已。

    —————

    —————-

    回去的路上,秦洛的心情并没有解脱的轻松,相反,有种莫名的沉重。

    说实话,洛莘算不得是个坏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都是为了维护她那个白痴儿子。

    归根结底,她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秦洛同情她,却不能答应她。

    因为皇千重做的实在是太过了。就算这次不被傅风雪打断腿,以秦洛和他的恩怨,说不定也会打断他的两条腿。

    把一个人的腿打断,然后再去治疗他,这是什么白痴行为?

    更何况秦洛深知军师对皇千重的仇恨,她是希望他死的,可惜现在只是残了。如果秦洛跑过去把他治好了,军师还不恨死自己?

    “这都搞的是什么事啊。”秦洛想道。

    正胡思乱想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洛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号码。

    “你好。哪位?”秦洛接通后问道。

    “是秦洛先生吗?”话筒里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还没等到秦洛回答,女孩儿就笑道:“是秦先生吧?我记得你的声音。”

    “你是?”秦洛茫然的问道。他可没有这样的本事,能够从声音中就听出对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