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16章、因为你怕!
    第1216章、因为你怕!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洛莘的意料。

    不,应该说是秦洛的反应让她很是诧异。

    在她原先的预想中,秦洛跟着她来到家里,在自己的有心诱惑下欲#火难奈情难自已。两人小小的调情一番之后自己就开始脱衣服,可是,在干柴和烈火即将触碰的关键时刻秦洛突然间想起了龙王想起了傅风雪想起了林浣溪想起了他的大#奶二奶想起了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想起了国法党纪想起了人伦五德———于是,他大喝一声‘停’。

    那个时候,自己的衣服也只是脱到了肩膀下面,欲露微露,又最是诱人。于是,自己便适时的停下来。说道:“为什么要停呢?”

    “让你停你就停。”秦洛烦躁的说道,眼睛血红,像狼一般的盯着她的胸口。

    “可是———”

    “不用说了。”他犯暴的摆手。“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会帮你治疗皇千重。”

    “———无功不受碌,我还是———”

    “受你妈啊。”

    “—————”

    于是,洛莘便很委屈的收下了秦洛的一番好意,并且为自己没能把身子给秦洛而遗憾。

    多完美的剧本啊。

    可是,剧本在中途被人给修改了。剧情完全变了。

    在她诱惑秦洛的时候,这个年轻的家伙一直表现的很镇定。在自己脱衣服的时候,他不仅没有想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反而还一脸猥亵的对她说‘脱啊’。

    “难道当真把身体给这个小子?”洛莘不是不想,而是——-她不能啊。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最后,在自己和他讨价还价的时候,他抽了自己一耳光——-多熟悉的耳光声啊。以前,她就是这么抽皇千重的。

    不得不说,秦洛下手还真是狠。

    这一巴掌打下去,洛莘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立即就出现一个淤红色的手掌印。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连她的嘴角都开始流血。苍天厚土做证,秦洛真的没有打过她的嘴。那是她自己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你把我当做成是什么人了?”秦洛厉声喝道。

    “男人。”洛莘咬牙说道。她的脸上带着笑,笑的很纯真,纯真的妩媚。因为脸上的伤痕和嘴上的鲜血,这纯真妩媚又是如此的凄凉哀伤。“男人不都是喜欢这个吗?我还没老。你试试就知道了。”

    “试———”秦洛差点儿没一口鲜血喷在这女人的脸上。“试你妈啊。”

    洛莘听到秦洛爆粗口,笑得更加春光灿烂肆无忌惮。

    她的剧本中是有这句‘台词’的,只不过那时候秦洛说的却是‘脱啊’。自己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编剧,不是吗?

    “我妈死了。”洛莘说道。“不然我们可以一起陪你。”

    “洛莘。”秦洛气得咬牙切齿。“你是不是对自己很有信心?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是燕京第一美女?你是不是以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男人能够拒绝你的诱惑?你是不是以为可以把所有男人都玩弄在手上?”

    “我没有这么认为。”洛莘摇头。“我对自己很有信心。这是事实。”

    洛莘指着自己的脸,说道:“难道不好看吗?”

    又把自己的吊带往下拉了拉,说道:“你看这胸——-它没有下垂。”

    她又指着自己的小腹和大腿,说道:“我一直很努力的保持,它没有一点儿赘肉。还有这大腿——手感非常好。我没事的时候都会喜欢摸一摸。”

    “可是你老了。”秦洛打断她的自卖自夸,讥笑道:“你老了。”

    “我没有。”洛莘大声吼道。“我没有。”

    她从地上跳起来,骑到秦洛的大腿上,拉着秦洛的手就往她胸口摸去,说道:“你撒谎。你撒谎。你明明知道,你全都看到———你知道我没老。你也动了心。可你不敢——-你是不敢。”

    秦洛挣脱她的拉扯,又是一巴掌抽在洛莘的脸上。

    “你疯了?”秦洛想把她从自己大腿上推下去。“你是不是疯了?”

    以前的洛莘是多么温柔多么优雅多么高贵大方的女人啊,现在怎么成了——-这样?

    “我没疯。”洛莘任由嘴角血渍蔓延,却不伸手去擦上一下。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秦洛,没有爱,也没有恨,没有情#欲,也没有一切,安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我只是想和你做一笔生意。我是卖家,你是买家。卖家想把货卖出去,总是要让买家验验货的——-你摸摸。我的皮肤还很好。一点儿都不松驰。也很嫩,我每天都会用牛奶和香草泡澡——-”

    “你知道林浣溪吗?”秦洛问道。

    “知道。”

    “你认识厉倾城吗?”

    “认识。”

    “你———”

    “我还知道王九九和苏子。”洛莘竟然学会抢答了。秦洛的问题还没有问出来,她就已经给出了答案。更让秦洛脸红的是,她的答案竟然是正确的。看来,他和这些女人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啊。以前倒是自己掩耳盗铃做缩头鸵鸟了。

    “她们哪个不如你?”秦洛问道。

    “她们每个都不比我差。”洛莘说道。

    “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理由接受这笔生意?”秦洛反问。

    “你有了林浣溪,为什么又有了厉倾城?你有了林浣溪和厉倾城,为什么又有了王九九和苏子?”洛莘没有直接回答秦洛的问题,而是直接又抛出另外一个问题。

    “————”

    “因为你知道,林浣溪就是林浣溪,她再美,也代替不了厉倾城。同样,林浣溪和厉倾城也代替不了王九九和苏子——-世界上只有一个林浣溪,也只有一个厉倾城。她们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而恰好——-男人又很贪心。”洛莘为秦洛揭开了谜底。

    “我承认。”秦洛说道。“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一个洛莘。”洛莘正色说道,坦然直接。“而且,她曾经是燕京第一美女。”

    洛莘仍然坐在秦洛的大腿上,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秦洛甚至能够嗅闻到她的呼吸声音:“听起来很有诱惑力。”

    “那你还犹豫什么呢?”洛莘说道。“这笔生意,我们都不会吃亏。”

    秦洛看着洛莘,笑着问道:“既然这样,刚才你为什么不索性脱个干净?”

    “因为你还没答应我的条件。”洛莘说道。

    “你守寡多年,追求你的男人应该不少吧?”秦洛问道。

    “还好。”洛莘谦虚的说道。哪只不少?简直可以用过江之鲫来形容。虽然她不年轻了,但是,正如她刚才所说的那样,她的脸长的好看,她的胸部没有下垂,她的腰上没有赘肉,她的大腿也很粉嫩——-她确实有诱人的资本。

    “为什么你都没答应过他们?”秦洛问道。

    洛莘警惕的盯着秦洛,说道:“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你没有答应他们?”秦洛说道。“难道一个看顺眼的都没有?再说,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女人也不会再考虑爱情这种东西了吧?”

    “我不喜欢。”洛莘说道。“我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不。你是害怕。”秦洛一脸微笑的说道。他的笑容很纯粹,可是看在洛莘眼里却很阴冷,害怕。原来,这个男人早就把她看穿了。“你是在害怕。你不敢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

    “我怕什么?”洛莘咬死不肯松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怕我师父龙王。你怕龙主傅风雪。”秦洛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野蛮狠辣的划开她包裹在心脏外面的层层硬壳。“你怕龙息。你怕千千万万的龙子龙孙。你的丈夫死了,你和你的儿子必须要有所依靠———他们就是你为你的儿子选定的最大依靠。你非常清楚,无论你跟了谁,这层关系都可能断裂或者受到影响。所以,你一直保持着单身,一直游离在所有的男人之外。”

    秦洛伸出手刮掉洛莘流敞到下巴处的血滴,表情玩味的说道:“当然,你又和他们每一个人保持亲密关系。这样,你能源源不断的得到助力,却又不用得罪任何人。是这样吗?”

    秦洛捏着她的下巴,越来越用力,冷声说道:“如果我要了你,结果会怎么样?我想,你不是来求我治疗你的儿子,而是想要为你儿子报仇吧?”

    (PS:今天的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