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14章、渴望!
    第1214章、渴望!

    “师父,感觉怎么样?”秦洛接过毛巾擦了把头上的汗水,问道。秦洛再次用太乙神针第五针帮龙王针灸了一遍他的腿部穴位。如果要是其它的病人,秦洛根本就无需问对方感觉如何,因为扎针效果如何他自己就能够感觉的到。

    可是,龙王的这个病案异于常人。明明穴位全都是通的,元阳之气畅通无阻,可他就是站不起来。这让秦洛也颇为头痛。

    甚至,有时候他都会心生‘此腿无医可治’的悲伤想法。这对自信骄傲的他来说实在是很少见的事情。由此可见,他确实在龙王的腿伤上面耗费了不少心神和精力。

    龙王笑呵呵的看着满头大汗的秦洛,笑着说道:“秦洛,不用心急。慢慢来吧。听天由命。我感觉的到,我的腿需要一个契机。”

    “是啊。”秦洛点头。“只是希望这个契机能够早点儿到来。”

    龙王看了一眼自己无法动弹的双腿,轻轻的拍了拍,说道:“早也好,晚也好。我现在反而不急了。在这里吃的好,住的好,倒也没什么不如意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远离了权力斗争中心,心情舒畅了些,想的事情少了一些,龙王住在锦鲤的这段日子精神确实看起来好了许多,脸上也长了一些肉,看起来更加的粗狂勇猛,威势愈重。

    当然,他所说的‘早也好晚也好,我现在反而不急’的话明显只是用来安慰秦洛的。秦洛是医生,他接触过太多太多的病人,怎么能够不理解患者对病魔的痛恨渴望下一秒就能够恢复健康的心理想法?

    更何况龙王还是一名战士。一名以战死沙场为一生归宿的战士。

    秦洛每次来给龙王治病,都会竭尽全力想要一次攻克。所以,每次都把自己体内的元气给耗尽用干,身体虚脱。

    大头过来扶秦洛,秦洛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没有那么娇气。”

    《太乙神针》的第五针学成后,秦洛发现还有一个妙用,就是它能够快速的补充体内消失的元气。譬如,以前秦洛用烧山火、透心凉、鬼敲门、观音手四针的时候,元气抽离的非常快,就跟开了闸的水笼头似的。观音手要快过鬼敲门,鬼敲门要快过透心凉。以此类推。

    前面四针,秦洛把元气渡入病人的体内,取得了自己想要的战果后,那股子力气便消失消散。成了补充病人身体的补品。可是,学会了第五针后,秦洛发现通过银针渡进病人体内的元阳之气会流窜一番后能够再次回收,也就是说,秦洛并没有失去那股子元气,它们只是出去溜达了一圈——这样一来,秦洛可持续治疗的时间就长了许多。

    精、气、神,三者缺一不可。这就是人体的奥妙。

    秦洛自己坐到椅子上,喝了一碗凉好的香茶,看着龙王说道:“我再想想其它的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龙王笑了笑,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问道:“你要去美国?”

    秦洛也笑了起来,说道:“你也知道这事了?”

    “我还知道你现在不敢回家。”龙王大笑,长须飞扬。

    “确实。”秦洛点头。他和林浣溪通过电话,林浣溪让他现在最好不要回去,因为现在门外的记者把林家别墅的门口围得水泄不通。就连她今天都没有去公司上班,只能在家里窝了一整天。

    米紫安的事情解决了,他总是呆在医院也不好。米紫安原本就是个风云人物,自己也是个风靡万千少女的人物,要是被记者拍到‘风云’和‘风靡’搅和在一块,恐怕事情就要朝自己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

    他现在只希望观众把视线放在‘中医’、‘秦洛’、以及‘秦洛会不会接受副总统邀请’这些事情上,不希望有绯闻出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和火力点。

    厉倾城要工作,他老是跟在女人的屁股后面也不像话,想来想去——-就来帮龙王治病了。

    “你确定要去美国?”龙王再次问道。他对秦洛的性格非常了解,既然他愿意炒出这件事情,那就证明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可是,还有一些事情就连他都非常的担心。譬如——-皇帝。

    秦洛笑着点头,说道:“师父在担心皇帝?”

    龙王端起面前小几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就跟喝酒似的,完全没有品茶的优雅从容。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水渍,说道:“上一次是侥幸逃脱,这次呢?上一次你没有碰到皇帝,这次呢?”

    “皇帝当真厉害到这种程度?”秦洛不由得再次问道。虽然他知道皇帝很牛叉非常牛叉牛叉的不得了,可是———连同样让他觉得很牛叉非常牛叉牛叉不得了的龙王都如此重视,他就不得不好奇。

    “比你想象中还要厉害。”龙王说道。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残腿,脸上带着缅怀的神情,说道:“当年皇帝东渡,我和风雪联手方将其击退。现在,风雪老了,我的腿废了——-皇帝正处于巅峰。”

    “听到这样的消息还真是让人丧气。”秦洛苦笑。“皇帝想杀我,随时都可以过来。躲在国内虽然可以提高生存率,但也不是万全之策———”

    “万全之策是把他杀了。”龙王眼神微凛,杀气四溢。“这个世界上,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我?”秦洛说道。身体往后退了退,有种想要逃避这种重任的感觉。

    “你和军师。”龙王说道。“原本这样的责任不应该由你承担。你肩子上的重任已经足够多了———”

    “我也这么觉得。”秦洛出声附和。“我从小的理想就是拯救中医——-如果遇到皇帝,我就死了。”

    “————”要不是自己的双腿瘫痪,龙王真想一脚踢过去。这小子怎么这么没出息?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龙王说道。“你遇到那么多次危险,遇到那么强大的敌人——-他们都死了,你还活着。这也是命数。”

    “你刚才说过,那是运气。下一次呢?”

    龙王笑,说道:“那就拒绝那个副总统的邀请吧。”

    “拒绝倒不会。总要满足一些我的条件才行。”秦洛说道。他的表情严肃,眼里绽放出动人的光泽,说道:“为了拯救中医,我愿付出一切。包括只有一次的生命。”

    龙王呆呆地看着秦洛,良久,他重重地叹息,说道:“要是军师火药说出这番话,我会为之动容,并为之欣慰——-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怎么就觉得不是那股味呢?”

    “————”

    秦洛想,师父他老人家对自己还是有些偏见的。不如对待军师火药他们亲。

    龙王摆了摆手,说道:“别说死啊活啊的话。你是医生,不是战士。越老的医生越值钱,你最好能够长命百岁———一会儿有位客人要来。你见一见。”

    “客人?”秦洛愕然。

    正说话的时候,小院外面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大头跑过去敲门,就看到身穿月白旗袍的洛莘风情款款的出现在门口。

    “你们聊吧。我累了。”龙王说道。

    他拄起拐杖起身,然后一点一点的进屋。甚至都没有和洛莘打声招呼。

    秦洛这下子明白了,洛莘上次请求自己医治皇千重被拒绝,所以,这一次她通过龙王来邀请自己。龙王身份尴尬,不愿意出声帮忙,只给两人提供了一个对话的机会。

    “能不能请你去一个地方坐坐?”洛莘没有进来,站在门口说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最好隐蔽一些。我怕记者。”

    “放心。那儿非常隐蔽。”洛莘说道。

    洛莘走在前,秦洛跟在后,然后坐上洛莘的车子离开了锦鲤。

    车子快速前行,进入市区,从这座城市的西边穿到东边。就像是要把它切割成两半。

    洛莘不说话,秦洛也没有出腔的意思。体香幽幽,沁人心脾。让人闻之欲睡——不,欲醉。

    香奈尔G7,又名渴望。这是厉倾城常用的一款香水,滴在人体上有催情作用。

    秦洛冷笑。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PS:老柳说,亲,红票过两万了第二天三更。结果,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两万过。我埋头苦写,努力做到每天三更——我要让你们羞愧。嗯。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