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204章、脸朝地掉下来!

第1204章、脸朝地掉下来!

    第1204章、脸朝地掉下来!

    朱里是个浪人。也是个慢人。

    他喜欢悠闲自在的生活,喜欢一切有条不紊,喜欢所有的美好事物都围绕着他。讨厌悲情,讨厌道歉,更讨厌匆忙和急躁。那会让他的情绪受到干扰,心情受到影响。

    看到焦金雷担心害怕的模样,朱里的心里就非常不悦。喝道:“急什么?天塌不下来。”

    焦金雷这个‘急’是装出来的,只有三分急色,他偏表现出七分。这是为了在主子面前博出一个好印象。

    主子云淡风轻,那是人家胸怀大局背影深厚,不用把这点儿破事放在心上。你若不急,那就是不把主人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现在舒心,回头一想,觉得你这人实在不怎么够意思。

    “大少,不是我愿意急,而是这事情真急。”焦金雷控制了一下情绪,出声说道。“那小子着实阴险,竟然敢偷偷录下视频———我倒是无所谓。可要是把大少给牵连进去了,这个影响可就大了。而且医院外面守着大批媒体记者,我们若是不急时想出对策的话,他把手里的视频往记者那边一捅——”

    “我倒要看看,哪家媒体敢报道出来。”朱里冷笑。

    “————-”

    焦金雷虽然觉得朱里的这种自信过于荒谬,却也不敢在他气头上说些什么。

    那些记者都精的跟鬼似的,他们不敢在自己家的报纸上报道,但是可以偷偷发布到网络上去啊。先往国内的大小论坛上一炒,然后往微博上一转——-华夏国的四大名爹不都是毁在微博上吗?

    事情闹大了,遮掩不住了,媒体自然可以跟风报道了。

    没办法,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偏偏不让我们报道——-这不是有鬼吗?

    朱里也只是说了句气话,倒没自信到全世界的人都慑于他们家的威信而不敢报道出去。

    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看到他们录的视频了?”

    焦金雷一愣,说道:“没有。”

    那小子上来就抽人耳光,他都被打糊涂了。后来又在言语上受其压制,他哪里还有心情去找人讨视频验证啊?

    再说,他凭什么要给你验证啊?他不给你看又能奈何?

    朱里就觉得心头火气,骂道:“没有看到你就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报信?你是猪脑袋啊?”

    “大少,这确实是我着急。可我也是担心这事把你牵扯进来不是。”焦金雷低声下气的解释着说道。“我也找那小子要过视频,可他根本就不理会。而且态度极其强硬,说要把我们告上法庭,说要让我们名声扫地———”

    想了想,焦金雷还是准备把他挨打的事情给讲出来。虽然这有点儿丢人,可他毕竟是替朱里挨打的。他要承自己这份情。

    “他的态度非常恶劣,气焰嚣张,还动手打了我一耳光——-如果不是有人拦着,我今天都没办法过来看大少。”焦金雷指着自己的脸说道。秦洛那一耳光虽重,可是这么长时间了,打出来的紫红色早就消散。现在也只有轻重的浮肿,但是焦金雷脸上肉多,也不容易看出来。

    “他还敢打人?”朱里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打狗也要——-”

    想到焦金雷就坐在自己面前,这句话说出来实在太伤人心,赶紧改口。骂道:“他明知道你是我的人还敢动你,这显然是不给我朱里面子——-”

    “是啊大少。就是这个理。”焦金雷等的就是朱里这句话。他对付不来秦洛,并不代表朱里对付不了这小子。“我挨一巴掌不要紧,关键是这事实在是让人憋屈啊。”

    朱里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说道:“都是姓秦的干的?”

    “对。就是他。”焦金雷大声答道。心情澎湃,不能不已。只待朱里大吼一声‘跟我走’,然后他们就带三五百人过去把那小子给踩死。

    朱里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小子不容易对付。”

    “————”从云端掉下来是什么感觉?这就是焦金雷此时的感受。

    痛啊。真他#妈痛啊。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他还是脸朝地掉下来的——-形象尽毁。

    他生生地被秦洛抽了耳光,跑来向主子投诉,等待着主人帮他报仇申怨,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这句话。

    朱里看到焦金雷的表情,也觉得自己说这句话有点儿丢人。而且,他如果不把今天这事儿给解决了,恐怕以后焦金雷就和自己越走越远了。

    “老焦,你知道姓秦的是什么人吗?”朱里问道。

    “大少,我怎么能知道他啊?”焦金雷强颜欢笑着说道。“我熟悉的都是娱乐圈子里面的大小人物。反正他不是这个圈子里面的。”

    “我桌子上有份资料。你看看。”朱里指着茶几上的一个文件夹说道。那是他昨天回来后让人调查的资料,他才刚刚看过,还没来得及和焦金雷互通信息,就出了另外一桩子事。

    焦金雷虽然疑惑,还是走过去拿起那份黄色文件夹里面的资料看了起来。

    心想,难道这小子也是背影深厚?

    看到第一页,发现他只是一个来自羊城的小中医的时候,焦金雷还心生轻视之心。看到第二页的时候,他脸上的轻视消失了。看到第三页的时候,表情变得凝重铁青。看到第四页,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掉下汗来——-

    “没想到吧?”朱里问道。他不是个有耐性的人,还没等到焦金雷看完就出声问话。

    焦金雷抽出纸巾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笑得比哭还难看,说道:“大少,他当真和秦白两家关系密切?”

    “那上面不是写的很清楚了吗?”朱里没好气的说道。踩人踩到铁板,他也够郁闷的。不过好在他欺负的是米紫安,而他和米紫安也只是朋友关系。想必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来和他们闹翻。这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所应该做出来的事情。

    “女人?女人算什么东西?如果他需要的话,给他十个八个明星。”朱里在心里想道。

    “倾城国际也是他的?”

    “这小子确实很有钱。”朱里说道。他还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他不能告诉焦金雷。不然这小子会把自己给卖了,投靠到姓秦的那边去了。

    “他——-”焦金雷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大少,这事儿要怎么处理?”

    反正天塌了有个子高的人顶着。他是为大少办事,想必大少也需要做点儿什么才行。

    朱里瞥了焦金雷一眼,笑眯眯的问道:“怎么?后悔了?”

    “没有没有。”焦金雷连连摆手。虽然他此时悔得肠子都青了,在心里把朱里的祖宗三代都给骂了个遍。但是嘴里肯定是不能露出半点儿风声的。“大少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大少做的。”

    “嗯。”朱里对焦金雷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老焦,这小子来头不小,我们没必要和他硬碰硬。事情闹出去,终究是我们理亏——-这样,你去找米紫安那个小婊子的经纪公司,咬定米紫安的摔伤是偶然事件,和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另外,给他们一点儿补偿——-至于什么赔偿,不用我再交代了吧?如果他们识相的话,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不然的话,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是。我明白了。”焦金雷点头答应。

    朱里走过来拍拍焦金雷的肩膀,说道:“老焦,你受委屈了。不过,来日方长。”

    “谢谢大少。”焦金雷一脸感激的说道。

    ——————

    ——————

    “什么?”赵凯雄大呼出声,嗓子尖细,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刺耳。可是,站在他面前的于静却觉得这声音实在是太亲切了。能够做主的人终于到了。

    赵凯雄是乐果国际的大老板,也是米紫安的老板,在圈子里威望极高。他亲自赶到燕京处理旗下一姐米紫安的摔伤事件,想必各方人物都会给他一点儿面子。

    “他当真打人耳光?”赵凯雄再次追问。

    “是的。我亲眼所见。”于静回答道。“当时我就站在他旁边。”

    “太过份了。太过份了。”赵凯雄气呼呼的说道。“年轻人不知轻重。原本事情还有的化解,这下子没了。没了。真是被你们给气死。你当初怎么就不阻止他呢?”

    于静一脸苦笑。她能阻止的了吗?那小子可没把她当回事儿啊。

    再说,她心里非常清楚,如果自己和秦洛发生矛盾,米紫安一定会站在对方那边。到时候她是里外不是人。

    “那小子呢?”赵凯雄说道。“我要和他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