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95章、以缺德服人!

第1195章、以缺德服人!

    第1195章、以缺德服人!

    人的心理都有一定程度的依赖性。依赖比你强壮的人,依赖比你精明能干的人,依赖专业性和别人获得的荣誉。

    朱理原本是不相信秦洛的‘忽悠’的,但是,潜意识里还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想在中间搞什么鬼。

    这么一试不要紧,竟然摸出满手的鲜血出来。

    他感觉自己的鼻子就像是开了闸的水笼头,那温热的液体汩汩而流,鲜血浸进喉咙,有着淡淡的咸甜味道。很快的,他的嘴角就被染红,就跟刚刚吃了两斤生牛肉似的。

    血滴滴在身上的洁白衬衫上,迅速的蔓延开来,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恐惧感。

    “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朱理很惊慌的看着满手的血色,着急的问道。

    “不知道。”秦洛摇头。“我要是你,就立即回去找医生检查一下身体。”

    朱理傻站了几秒钟,然后捂着鼻子大步往外面跑去。

    焦金雷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大少还好好的,听这家伙的话揉了揉肚子,怎么就流鼻血了呢?

    “难怪这个家伙会妖法巫术?”

    “你对朱少做了什么?”焦金雷喝道。他知道,问题一定是出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因为大少就是听从他的话揉了揉肚子,然后才开始流的鼻血。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但是,他就是单纯的认为秦洛是罪愧祸首。

    “你还不赶紧追上去?”秦洛笑眯眯的看着他。“你们的主子现在正是脆弱的时候,很需要你们的安慰。”

    焦金雷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老大都跑了,他们留下来也没有意义。就算是要追究责任,也要等到老大身体康复了再说。现在,还是先跟过去查看朱理的情况再说吧。

    连狠话都没来得及丢下一句,就快步追了出去。

    “秦洛,你做过什么?”陈思璇满脸惊喜的看着秦洛,高兴的问道。他知道秦洛医术高明,可是,他刚才连别人的身体都没有碰过,就把人整蛊的流鼻血。这也太神奇了吧?

    “没做什么啊。”秦洛一脸茫然的说道。

    “你就装吧。”厉倾城掐了秦洛一把,笑着说道。自己的男人这么优秀,她心里也非常的骄傲满足。

    “谢谢。”米紫安感激的说道。秦洛出手帮她把恶人赶走,她的心里格外的开心。

    倒是于静心事重重的样子,说道:“秦先生,这样做会不会——-有点儿不太合适?那个朱大少来头很不简单,如果他要是报复的话,这演唱会恐怕就开不成了。而且,公司是想通过紫安的这次演唱会让她正式进军大陆市场——-他要是从中作梗的话,紫安就很难在这儿立足了。”

    于静知道米紫安和秦洛关系密切,又不想重轁前任的覆辙,所以说话比较委婉客气。如果说的太直白的话,担心米紫安这个直性子为了他和自己闹翻。那样的话,自己也就要换工作了。

    米紫安是公司的摇钱树,公司不可能因为自己而让她跳槽。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让她滚蛋。

    “于姐,就算秦洛不把他赶走,我也不会陪他吃饭的。”米紫安表情认真的说道。她说出这句话,就证明这件事情不可更改了。

    “唉。其实吃顿饭也没有什么。咱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也是身不由已啊。”于静重重叹息。

    “是他自己流鼻血。我可没对他做什么。你们不能冤枉我。”秦洛笑着说道。

    于静很勉强的笑着,心想,你没做手脚才有鬼呢。谁不知道你是有名的中医?你想害人的话,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这样的话她是不可能当众说出来的。

    “算了。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于静说道。“你们朋友见面,出去好好聊一聊吧。我就不过去了。我给公司打电话,让公司找人想想办法。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我才能安心。”

    “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秦洛笑着说道。说实话,他还真没把这个朱理看在眼里。他接触的圈子算是燕京最顶尖的公子哥圈子,那里面活动的都不是凡人。可是,没有朱理这号人物。

    实在不行的话,秦洛会找白破局或者闻人牧月出面的。

    “我去换身衣服。”米紫安说道。她现在还穿着表演服,这身装扮肯定不能穿出门见人。

    厉倾城捅了捅秦洛的手臂,笑着说道:“英雄救美的滋味不错吧?”

    “还好吧。”秦洛说道。

    秦洛确实在朱理流鼻血这件事情中扮演了一个‘正义’的角色。不过,他的戏份相当的有限。而且,可以说是借力打力。

    朱理为了给秦洛一个下马威,故意拉着他的手想要和他比拼力气。结果反被秦洛制服,把他的左手给捏变了形状。也正是在这次的‘掰手腕’中,秦洛感觉到朱理的身体外实内虚。他虽然勤练筋骨,身体看起来异常壮实,但是因为好色过度,身体的精元之气已经被女人给掏空了。

    他为了弥补这个亏空,餐餐大补。诸不知,虚不受补,吃再多东西也是没用的。无非是造就了一点儿身体垃圾而已。

    而且,这些滋补的精华没办法吸收,全部堆积在身体里面,就让身体充满了火气。

    刚才秦洛和他比拼力气时,更是把他的这股子火气给诱发了出来,处于一个爆发的临界点状态。

    和秦洛比拼力气失败,又加重了他心中的火气和戾气。

    内火沸腾,心火上升。他的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一个大火炉。

    但是,这个火炉是堵死的。无处发泄。

    当秦洛让他逆时针按摩腹部,也就是丹田部位后,这股子火气一下子就爆裂开来。

    于是,他的鼻子第一时间就流血了。

    这还算是他逃跑的快。

    如果他再留下来几秒钟,他就会发现自己不仅仅是鼻子流血,一会儿还会眼睛流血,口腔流血,耳朵流血,就像身中奇毒一般。

    当然,这就是毒。

    火毒!

    秦洛对人体的构造了如指掌,再加上有心为之,所以就有了今天的‘奇迹事件’。

    其实这种东西看起来神奇,在他们这个医生眼里就是雕虫小技。上不得台面的。

    如果朱理身边有一个高明的医生的话,就不会上秦洛的这种当了。

    不过,朱理身体的‘空虚’情况是很严重了。如果再不禁欲并且进行调理的话,可能很快就一命呜呼。

    为什么古时代的帝王大多短命?为什么有个词语叫做‘精尽而亡’?大抵就是这个道理。

    “刚才是谁说要以德服人来着?”厉倾城打趣着说道。

    “我以缺德服人。”秦洛说道。

    厉倾城和陈思璇相视大笑,一枝玫瑰,一枝芍药,风情万种,各有擅长。让人看的目瞪口呆。

    米紫安卸妆完毕,又换了一身适合外出的休闲服装。再配上帽子和一只大墨镜。就是一个标准的时尚女孩儿风范。

    就是这大半夜的戴眼镜实在诡异,原本别人还不知道你是明星。你一戴上墨镜,别人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明星——-深夜的墨镜就是明星们的移动身份牌啊。

    “你们在笑什么?”米紫安看到厉倾城和陈思璇脸上迟迟不退的笑意,疑惑的问道。

    “笑秦洛的以德服人。”陈思璇说道。然后,她很八卦的把刚才秦洛和厉倾城的话讲给米紫安听,米紫安也被笑的肚子痛。

    朋友小聚,自然没必要去大酒店了。

    想来想去也没想到要吃什么,于是陈思璇建议去厉倾城家里做几道小菜,喝点儿小酒,说点儿私房话。这样的氛围可比在饭店里一本正经的聊天要好多了。还不会被狗仔队偷拍。

    厉倾城表示赞成,米紫安也不反对。

    秦洛——-没有人问过他的意见。

    于是,三女一男乘坐上秦洛的七座SUV往厉倾城的豪宅开去。

    耶稣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着什么,秦洛小声问道:“是不是有人在后面跟踪我们?”

    “不。”耶稣说道。“我只是想知道情圣是怎么练成的。”

    (ps:以缺德服人,以投票鼓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