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85章、我还会回来的!

第1185章、我还会回来的!

    第1185章、我还会回来的!

    军师哭了。

    这是秦洛第一次看到军师流眼泪。

    上一次她中了变异相思豆巨毒,生命危在旦夕时没有哭。她和伯爵连番恶战,内腑重伤呕血不止的时候没有哭。她一个人在外面执行危险任务,孤独的夜晚没有哭。被人追杀时没有哭。

    现在,她哭了。为了一个男人。

    秦洛很心痛。非常非常的心痛。

    他和军师认识的时间不少,相处的时间更少,按道理讲,他不应该对她有这么深的感情,不应该对她的伤痛感同身受。

    可是,他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那么坚强那么聪明那么高傲的女人哭起来的样子像是个孩子,这让任何人都难以淡定。

    秦洛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许什么都不说,任由她情感发泄是最好的选择。

    他伸手在口袋里一阵摸索,找出一块揉的皱巴巴的纸巾递过去。

    军师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没想到这纸巾质量太差,而且在秦洛口袋里放太长时间。被泪水一浸湿,就成了粘稠的浆糊状物体,一块块的粘在军师的脸上眼角。

    “你脸上有东西。”秦洛想要伸手去帮她揭下来,可是担心这样的举动被军师误会为‘趁虚而入’,故意占人便宜。所以,他只好主动讲出来。

    “什么?”军师擦过眼泪后,情绪也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点儿失控,也不好意思再在秦洛面前抹眼泪了。

    在她眼里,秦洛是朋友,是救命恩人,也是知己。这个男人看起来一脸单纯,其实骨子里有种小聪明和小狡猾,一般人很难占到他的便宜。她做的很多事情就连极其了解她的离都看不明白,他却能明白。

    “你脸上有东西。我帮你揭下来?”秦洛问道。

    于是,军师自己就往脸上一抹———

    这么一抹,就把那湿润的纸巾糊给抹碎了,成了更加细小的碎片。

    “我都说帮你揭了。”秦洛着急的说道。他往前走一步,伸手一点点的把军师脸上的碎沫给揭掉。

    军师不动,任由他在自己脸上‘胡作非为’。

    看着秦洛近在咫尺的清秀面孔,看着他认真专注的眼神,看着他清亮的眸子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军师突然心生温暖。

    她不知道这种情愫因何而来,或许是因为在自己最失落的时候有一个知心朋友在身边安慰原本就是很幸福的事情吧。

    秦洛把白色粉团揭完后,又用手指头在她脸上刮了刮,笑着说道:“好了。”

    “谢谢。”军师后退一步,说道。

    后退过之后她又后悔了。

    自己后退什么?这不是自已心虚的表现吗?

    好在秦洛倒是没有发现军师的这种异样情绪,说道:“当时你也喜欢他吧?”

    “之前我把他当大哥。”军师说道。“龙息的所有队员都叫他大哥。龙王找他的时候,都会对乔木说——-把大哥叫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军师又是抿嘴微笑。脸颊的小酒窝若隐若现,非常迷人。

    “人类都有崇拜强者的习性。女人更是如此。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大哥人很好,而且对我们很照顾。很多时候,我会对他产生依赖——-”军师说道。“其实,以前我并没有现在这么出众。我是女人,在充满阳刚气息的龙息里面,我属于弱者,属于辅助地位。”

    秦洛点头表示理解。

    很多人都是如此。在父母身边,因为依赖他们的照顾,所以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只有走出家门,走进社会,离父母远了,需要独自面对很多东西的时候,才一步步的走向成熟,变得坚强勇敢。

    那个时候的龙息英才辈出,确实不需要军师承担太多的东西。

    现在,需要军师这个女人站出来挑大梁,龙息确实是没落了不少。

    “他送我烟盒,让我猜测那两个字母代表的名字———女人比男人早熟一些。看到他羞红的脸躲闪的眼神时,我就明白了他的心意。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也是喜欢他的。因为我当时没有拒绝,反而心里非常喜欢。”

    秦洛笑了起来。

    军师也是女人,和其它的小女人一样会因为心爱男人的表白而欢喜雀跃心如撞鹿。

    想想她以前的青涩,再想想现在的大姐头形象。又觉得心头苦涩。

    这巨大的差别从何而来?都是生活逼的。

    “烟盒里还有香烟。他让我试试这种烟怎么样,然后我就点燃了一根。”军师从口袋里又摸出那个刚才点烟的火机,火机上也有老鹰和字母图案,看起来和烟盒是一套。说道:“这个火机也是他送的。烟是他点的。用的就是这个火机。也是唯一一次他帮我点烟。”

    这一次,秦洛没有再接腔。因为他知道高潮故事要开始了。

    “我刚刚抽了一口,他就突然间把我扑倒在地上。”军师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我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就感觉到胸口一阵温热。那是他身上的血流敞到我身上。”

    “他的一只手臂被打断了,他为了救我,又主动冲向了狙击手———”

    军师的眼眶再次湿润,她讲不下去了。

    秦洛的心里也满是悲哀和凄凉,还有一种深沉的怜惜。

    无论是那位秦洛没见过的老鹰还是眼前的军师,他们在这个领域都是佼佼者。他们为了国家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可是,他们终究也是饮食男女。他们不是杀人机器,他们有自己的感情和喜欢的男人女人。

    他们的恋爱要比普通人艰难太多太多,他们的结果也比普通人要凄惨太多太多。长期分离是常态,生离死别就是永远。

    刚刚表露心迹的情侣,转眼间一方就冲向敌阵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可尊可敬又可叹。

    秦洛没见到老鹰,但是他觉得自己脑海中那个被狙击枪打断一只胳膊还毅然冲向敌人的大高个形象清晰无比———-

    “这件事和皇千重有有关系?”秦洛问道。

    “执行这次任务的两组人,只回来两个。一个是我,一个是皇千重。”军师说道。“他们的任务是把目标吸引出来。我们负责狙杀。而且,我们约定了行动的时间。但是,目标提前出来,让我们没有任何防备。还有让人怀疑的一点儿就是———狙击手怎么知道我们潜藏的位置?”

    “皇千重给龙王的解释是,他和另外一名队员去引蛇的时候不小心打草惊蛇,然后被人一路追杀。他们只好把人往我们的方向引来,想要寻求支援——-”

    “他要坚持这么解释,倒也无可奈何。”秦洛说道。“他的同伴死了。死无对证。就算龙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老鹰死了,龙王很伤心。那是他的徒弟,也是他才任命的龙息队长———龙王怀疑皇千重在这件事情上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所以,就找了个理由把皇千重给驱逐出龙息。”军师想到龙王,表情也变得尊重。“其实当初龙王做出这个决定时受到很大的压力,也被很多人攻击。因为他没有证据证明皇千重做过那件事情。而且,他也不能把自己的怀疑说出去——-他是一个正值的老人。他的眼里掺不得一粒沙子。”

    “皇千重没有得到队长,反而被迫离开龙息。他恨龙王,恨龙息。也恨我。当然,我也恨他。好几次我想去杀了他。但是,这样的话,反而让他成为烈士——-”

    军师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很舒畅。

    “我一直在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中,也让自己变得坚强一些,聪明一些。我终于等到了机会,也终于把他打入地狱———”军师笑着说道。“其实我今天很开心。因为我终于帮他报仇了。这件事一直是我努力的动力。我成功了。”

    所有的事情终于了然。

    皇千重为了引诱军师出手,为了把军师拉下队长的位置,自己暴露了老鹰的死亡真相。

    在食堂,他喊住军师说的悄悄话一定和老鹰的死亡有关系。所以,军师愤怒之下大打出手。

    “他当时对你说了什么?”秦洛问道。

    “他说——-我还会回来的。”军师说道。

    “—————”

    秦洛一脸震惊的看着军师。

    (P:《天才医生》的书评区人才辈出,老柳看着真欢喜。还有很多文采不在老柳之下,老柳自卑的同时也很为你们自豪。更让人开心的是,还有那么多的小美女跑出来和广大狼友互动——-啊啊啊,禽兽们,放开那女孩儿。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