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82章、你想的美!
    第1182章、你想的美!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抓住不放?”洛莘恼羞成怒的说道。原本是想来质问傅风雪为什么如此对待皇千重的,没想到傅风雪抓住那件事反攻,倒是逼的她阵脚乱了,无法应答。

    自私也好,偏袒也好,无论如何,她都得帮儿子洗清嫌疑。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承认。不能承认。

    幸好事情已过多年,他们也不可能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件事情是儿子做的。所以,就算上了军事法庭也没有用。

    “我没有抓住不放。”傅风雪说道。“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所有人都希望他过去,也没有人愿意提起。”

    “既然这样,你还把他四肢打断?”

    “死不悔改。奈何?”

    “他又做过什么?”洛莘问道。难道皇千重———又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可以醒来之后问他。”傅风雪说道。

    “他不会告诉我的。”洛莘说道。“他太固执了。决定的事情谁也不能更改。”

    “我说过。他折我龙息两员大将。”傅风雪说道。“其它的事情我不想说。你且问他。”

    洛莘脸上的怒意一闪而逝,声音温和的说道:“风雪,我想带千重出去治疗。不行的话,把他送到国外——-你看行吗?”

    “龙息里有最好的医院。”傅风雪说道。意思很明显,不许把他带出去。

    “风雪,你当真要他给你守门?”

    “军无戏言。”

    “你———-”

    “除非他脱去军籍,不再接受我的管辖。”傅风雪说道。

    “好。那就脱除军籍。”洛莘怒道。“他都这样了,还要那个军籍有什么用?”

    “他不会同意。”傅风雪说道。

    “我会劝他的。”洛莘声音柔和了下来,看着傅风雪说道。她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了解儿子,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傅风雪——-他是用了心的。只是,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啊。

    洛莘心忧儿子的手术情况,对着傅风雪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是傅风雪最爱的《满江红》,也是他时时吟诵的词牌。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像是没有表现出这首词曲本身的磅礴大气。可是,他的声音自有一种味道,一种孤独寂寞渴望征战的情怀。就好像他真的有什么壮志未筹一般。

    ——————-

    ——————-

    秦洛很快就知道皇千重被打断腿的事情,有乔木这个‘内奸’在,他就算想不知道也难。乔木是龙王的卫队队长,和军师离这些人都关系融洽,和秦洛的关系也很好。自然会第一时间把信息传递过来。

    不过,就算他不说,秦洛他们也会很快知道。傅风雪打残皇千重四肢可是大动作,明天———不,今天晚上可能就会引起整个燕京的轰动。

    树欲静而风不止。

    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秦洛沉默良久,说道:“他还是手下留情了。”

    “他是罪有应得。”离是那种敢爱敢恨的类型。不懂掩饰,喜怒皆表现在脸上。听到皇千重被打残的消息倒是挺开心的,小脸上还时不时的露出笑容。

    “可惜军师的队长职位危险了。”和尚叹道。“军师等了那么多年才上位。好不容易通过重重考核,任命下来的当天就被人拉下马——-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可恨的的人呢?皇千重还真是死不足惜。”

    “军师的队长做不成了?”离急道。她知道秦洛聪明,眼神就是看着他来的。“怎么会呢?是皇千重先挑衅的。如果没有原因的话,军师怎么可能揍他?军师一定会给龙主和军部解释的。”

    “很难留任了。”秦洛也非常的遗憾。说实话,他是非常希望军师上位的。军师能力出众身手高强,最重要的是他们关系不错——-他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啊。“很明显,皇千重当时是故意设局想陷害我们。他不仅仅是想拉军师一个人下马,他想把我们都圈进去——-假如当时我们帮军师出手的话。”

    “食堂里有工作人员,他们是人证。皇千重被打伤了,他本人就是物证。还有食堂里装有监控设备,当时的画面一定被拍摄下来了——-军部拿到这些证据,完全可以把军师给摘下来。我们可以说那是皇千重的挑衅,可是,没有人知道皇千重到底说过什么。如果没有人力保的话,可能军师还要上法庭。”

    秦洛环视四周,说道:“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连我们都看出来皇千重是故意设局,军师那么聪明,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众人都转过脑袋,大家知道他想知道‘大哥’的事情。可是,军师没有开口,他们都不敢说。

    秦洛无奈,说道:“不过,这也足见皇千重此人的阴狠。他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一些———他知道我们会看出来这是个圈套。可是,他更加清楚,即便军师看出来这是个圈套也会奋不顾身的钻进来。果然,他的计划实现了。不过,他猜中了这开头,没有猜中这结果而已。”

    皇千重设计是想把军师拉下马,把和军师关系颇好的龙息众人全都给捅一刀。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傅风雪竟然如此的偏袒军师,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不仅如此,竟然新债旧债一起算。

    如果皇千重知道自己会被傅风雪打断手脚,应该就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了吧?

    “我们去找龙主求情。”离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军师的队长位置摘下来。更不能上军事法庭。”

    “不用了。”军师走进大厅,说道:“新任队长是探花。”

    “决定了?”离急道。虽然小李探花是离的师父,他们的感情都非常好。可是,离还是觉得最适合龙息队长这个位置的人还是军师。

    “决定了。”军师说道。

    众人沉默。

    军师说决定了,那就证明事情没有更改的余地了。

    “没事吧?”秦洛走到军师面前,安慰着说道。

    “没事。”军师说道。“做这个队长,也只是为了多帮大家分担一些。不做这个队长,我也同样能够做很多事情。”

    确实。以军师在龙息的威望以及在龙息队员心目中的份量,或许她说话会比一个队长更加管用。就连将要上任的小李探花也视其为偶像,对她的计划言听计从,又何况他人?

    “我陪你走走吧。”秦洛说道。他看到军师眼里的悲伤。这悲伤和摘掉龙息队长的位置没有关系。而是因为其它的事情。

    秦洛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美国之行后,秦洛和军师的关系越来越好。他心里对这个身手高强的女人发自内心的感激,一直想为她做点儿什么。他希望她开心,快乐,健康长寿。

    “走吧。”军师转身向外面走去。

    秦洛对着离他们点点头,然后跟在军师身后走开。

    “为什么是他来安慰?我们也可以啊。”离不满的说道。

    火药假装没有听到离的话,转身进了房间。和尚笑呵呵的说道:“秦洛的口才比较好。会说安慰的话。我们都不擅言谈。”

    月盘高悬,繁星点点。

    燕京最美丽的季节在夏天,夏天最美丽的时辰在夜晚。

    秦洛和军师并肩走在河边的林荫小道上,凉风轻拂,花香草香混和着泥土的香味迎面扑来,让人闻之欲醉。虫鸣蛙叫,身旁有美同行,人生一大乐事。

    可是,秦洛的心情却一点儿也不轻松。

    军师从口袋里摸出那包秦洛见过很多次的烟盒,仔细的摩擦着上面那只鹰雕,眼神温柔。良久,她才从里面抽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取出火机点燃。

    “给我一根。”秦洛说道。他想,兄弟之间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既然军师的心情不好,自己就应该陪她一起抽烟。

    “你想的美。”军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