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78章、欲寻一守门人!

第1178章、欲寻一守门人!

    第1178章、欲寻一守门人!

    车行路上。转瞬数里。

    开车的人不急,可是坐车的人却很是着急。

    “福清,开快一点儿。”洛莘坐在车后催促道。

    “是。夫人。”开车的中年男人再次加速。这条道限速是一百公里,他早就已经超过这个限制了。

    窗外景色飞速倒退,洛莘仍然觉得心焦如焚。

    她一直在拨打皇千重的号码,可是电话接通却无人接听。傅风雪等人不用手机,她也没办法和他联系。

    看着手机上一个熟悉的人名,几次欲拨通,却又强制忍住了。

    “秦洛。”洛莘苦笑。拨通了又怎么样?请他帮忙打探信息?还是请他去龙息劝阻自己的儿子?

    想起皇千重离开时那决绝的眼神,洛莘就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因为家里的巨大变故,他把尊严和面子看的比命还重要。这就像是一个人缺少什么,所以他就越是在乎什么。为此,他会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

    这也是她暗地里想要把他调出龙息的原因,她不能让他留在这儿,他会把自己给毁了———他怎么可能是军师的对手呢?

    “皇千重。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洛莘暗自祈祷。

    龙息大院越来越近,她心中没有喜悦,那种不安定的感觉却越发强烈。

    ——————-

    ——————-

    “离。”

    “嗯。”

    “我平时对你好不好?”

    “不好。”

    “—————”

    秦洛尴尬的笑笑,说道:“那咱们俩的关系不错吧?”

    “还行。”还行的意思就是说‘我对你好’。

    “那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秦洛说道。“你们好像都知道这些事情,就是不告诉我。这太不讲义气了吧?咱们是什么人?军人。军人不是最讲究情义的嘛。”

    自从食堂离开,秦洛就一直跟在离的屁股后面问这个问题。离进卧室,他跟进去。离坐在沙发上,他跟过去。离出来训练,他也跟了出来。离走到哪儿他就跟到那儿。一幅打破沙锅问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当然,他也想从其它人身上打破缺口。譬如和尚譬如火药———他们像是闷葫芦似的,提起这个问题就沉默不语。一点儿都不给面子。

    都说内事不决问‘天涯’,外事不决问‘摆度’。如果可以的话,秦洛真想上摆度搜一搜。

    他实在是太好奇了。也实在想把这事件事情串起来搞清楚。

    军师无端发飙,却是因为那个男人,这里面有很多东西秦洛想不明白。

    “我不能说。”离说道。

    “为什么不能说?”

    “就是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

    离从单杠上翻下来,怒气冲冲地盯着秦洛,说道:“不许再问。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军师。”

    “军师不可能和我讲这些。”秦洛说道。

    “我也不可能和你讲这些。”

    秦洛就沉默了,幽怨的叹息一声,说道:“算了,我不问了。反正我也是个外人。知道这些事做什么?”

    离听到秦洛这么说话,心里突然间觉得好难受。

    “我们这样对他隐瞒是不是不对?这样真的会让他把自己当成外人吗?”

    她看着秦洛,说道:“你真那么想知道吗?”

    “刚才想。现在不想了。算了,你也不要说了。我不想让你为难。”秦洛说道。以退为进这一招玩的是神乎其技。

    “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许说出去。”

    “我以我的个人信誉保证。”秦洛说道。“一定不会说出去。”

    “不要拿你没有的东西来发誓。”

    “爱情和尊严。”秦洛赶紧换两个。这女人,用得着这么较真吗?

    —————-

    —————-

    疯了。

    皇千重要被气疯了。

    把东海的水全喝了,也浇熄不了心中的怒火。

    把西山的土全吞了,也压不下心中的不平。

    皇千重很委屈,实在是太委屈了。

    人证物证俱在,还有视频做证,可是,傅风雪那个老匹夫看过几眼之后就认定是自己的错。

    这是什么行为?这种程度的偏僻也太极端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精心设计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你凭什么说是我的错?视频已经拍摄下所有内容,你可以找厨房的工作人员对质——-如果你还不信的话,你甚至可以找她的那些朋友来问个明白。我犯下什么错?因为和她开了一个小玩笑所以遭到爆打?因为去道歉所以理应受到屈辱?我不服。”皇千重‘适时’的表现出自己的愤怒和委屈,只有这样,才证明自己真的‘很委屈’。

    如果傅风雪一说‘是你的错’,你立即就一幅偃旗息鼓心思被人看穿的娇羞模样,那可真是坐实了自己的罪名。皇千重没有那么傻。

    “很早以前,我就学会了不要相信眼睛。因为眼睛也会骗人。”傅风雪脸色平静的审视着皇千重,像是在研究一件很好玩的器物。“现在的你和刚才的你不同。听我说完这件句话的你又和前一秒的你不同——-人会变。每时每刻都会变。”

    “我会变?她就不会变吗?她不仅会变,还会编吧?“皇千重眼神恶毒的看着军师,说道:“我不服这个判决,我要上诉。我要向军部提交抗议。人证物证俱在,我相信军部一定会给我一个公道。”

    傅风雪对着军师挥了挥手,示意她先退下。

    军师行了个军礼,无声离开。

    现在,小院里只有傅风雪和皇千重两个人。院门也被军师临走时关上,寂寥无声。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军师在的时候,皇千重还是勇气十足,斗志昂扬。军师这一走,他独自面对这个男人时,心里反而有了种紧张感。

    军师又不是自己的朋友,相反,她是自己的对手———还真是想不明白这种感受的由来。

    “我答应洛莘助你去西南。对你来说,那儿是福地。打磨一下性子,两年之内也不是没有再次升迁的机会。”傅风雪难得的这么和蔼温柔的和人说话,就连皇千重都有点儿不自在。

    “想求我息事宁人大事化小?”皇千重在心里想道。

    不过,傅风雪的声音软了下来,他也不敢再那么凌厉。

    “谢谢叔叔帮我。”皇千重鞠躬道谢。他竟然提起自己的母亲,那就不是公事,是私情。所以,皇千重改口叫傅风雪叔叔。“我也决定去西南了。我会努力,不会让叔叔失望,不会让父亲名誉蒙羞。”

    傅风雪赞赏的点了点头,说道:“明白就好。既然这样,你又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皇千重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热血上涌,脸上的紫红色越发的浓郁清晰了。

    说来说去,这个老匹夫还是不相信自己。还是认为是自己在背后搞阴谋诡计。

    欺人太甚!

    实在是欺人太甚!

    皇千重的拳头握起又松开,这是缓解心中戾气的方法。

    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声音平静的说道:“叔叔就那么相信她吗?”

    “我是不相信你。”

    “—————”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什么情面好讲的?

    皇千重仰天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为自证清白。我会将今晚之事向军部提交出申诉。”皇千重咬牙说道。那张原本很好看的脸先是被军师给揍成猪头,现在又做出这幅狰狞状,实在是可恼可憎。

    傅风雪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自顾自说道。“不用去西南了。我欲寻一守门人。你正好合适。”

    守门人?

    龙息队长不干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沦落到他的守门人?

    皇千重心想:你干嘛不一刀捅死我?

    “谢谢叔叔厚爱。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完,皇千重转身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