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71、放马过来!
    第1171、放马过来!

    “没有。”秦洛笑着摇头。

    管绪临死前说的那几句话他记忆犹新,他也查找到一些线索。只是,现在还不是收网的时候。

    他的对手很隐蔽,也很谨慎。每一次做事都用的是外围人员,很难接触到他们的核心。

    “唉。”宁碎碎轻轻叹了口气。“那时候有凌陨,有凌笑,有令西,还有管绪,大家在一起多开心啊。我们每个人都把他当大哥一样对待,真没想到他是那样的人。你说他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做呢?他衣食无忧,又不缺钱花。想要赚钱的话,我们也能帮他想一些路子。他和令西合伙搞的名医堂和仿倾城国际的那款产品也非常赚钱——-”

    不仅仅是宁碎碎无法理解管绪的动机,凌陨也同样有这样的疑惑,他想了一年时间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一个人做事,无非是求名求利。他得不到名,得不到利,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自己的好兄弟和深爱他的女人下毒手呢?

    “令西可惜了。”凌陨说道。

    通过一些经历和自己的思考,秦洛大概了解了管绪这么做的理由。但是,他不会帮他解释什么。

    ———大家没那份交情。

    既然你做了这样的选择,就应该有接受所有人唾弃的准备。

    “秦大哥,笑笑还是醒不过来吗?”情不自禁的,宁碎碎又把话题引到了凌笑的身上。她多么希望她能够立即醒来啊。她多希望来她能立即和她说话啊。她多想抱着她哭抱着她笑抱着她大喊大叫啊。

    “你们多劝劝她。”秦洛说道。“她现在有意识了。你们说的话她能听到。”

    现在的问题是,不是秦洛救不了凌笑,而是凌笑自己排斥苏醒。

    前次秦洛用银针进入凌笑的脑域,就感受到她心里浓郁的绝望情绪。

    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留恋,所以她的世界一片漆黑。

    她自己排斥治疗,没有强烈的求生欲望,只靠秦洛的单方面治疗是不行的。

    譬如有个发生车祸昏迷不醒的女人,她非常喜欢打麻将。在她住院期间,他的亲人没有放弃她。每天都会有几个人在她的病床前喊她的名字,把麻将牌给摸得哗啦哗啦作响,喊:翠花,快起来吧。我们打麻将。三缺一,就等你了——-奇迹出现了。两个月后,女人从床上跳了起来。

    奇迹。

    凌笑也需要一个奇迹。

    这个奇迹,秦洛给不了。

    “我明白。”宁碎碎点头。“以后我每天都会过来陪她说一会儿话。好好地劝劝她。”

    “麻烦你了。”凌陨感激的说道。他是男人,又是军人,也不知道和自己的妹妹说什么知心话。现在有人能够代劳,他自然要出声感谢。

    “凌大哥,你就不要客气了。我和笑笑是好朋友。”宁碎碎说道。

    宁碎碎对秦洛说浣溪大厦又开始重建,现在已经建到第四层了。大厦总共二十九层,年底就可以交工。

    秦洛表示了感谢。他知道,如果没有宁家父女帮忙催促,不可能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秦大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陪你去看看好吗?”宁碎碎眼神灼灼地看着秦洛,主动发出邀请。

    “好。”秦洛点头。“不过这几天会比较忙。”

    “没关系。我会经常在工地。你有时间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秦洛答应下来,不再推迟。

    又坐了一会儿,秦洛提出告辞。他出来很长时间了,也应该回去了。而且身上的衣服都汗湿过,虽然现在被风吹过,穿在身上还是有些不舒服。

    “我送你。”宁碎碎说道。

    “不用了。你们去看看笑笑吧。”秦洛拒绝了。

    宁碎碎也不勉强。秦洛身边有一个女保镖在,就算她跟着出去也没办法说上什么私密话。

    车行路上的时候,离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离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很快的,她就挂断电话,对秦洛说道:“回龙息。”

    ——————

    —————-

    龙息。皇千重办公室。

    “千重,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去西南那算是高升——-和你这个龙息队长相比,那可是大大地往前面跨了一步。我要对你说声恭喜了。”说话的是一个圆脸胖子。穿着一身略显宽大的西装,不长的头发高高翘起。他的肤色极白,一张圆脸上堆满了笑容,看上去滑稽可爱。由他来做说客,证明那些人也是用了心的。

    皇千重面无表情的坐在转椅上,低下头看着桌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起来,咱们大院里走出来的孩子,也就是千重最有出息了。你看姓李的和姓金的,他们官场吃不开,军队混不下去,全都跑去做奸商了。嘿,靠着家里的关系赚钱,这算什么本事?钱再多也照样让人看不起。还是千重厉害,这病才刚刚好,来龙息做队长还不到三个月,就又要高升了——-嘿嘿,太子就是太子。永远是咱们的大哥。”

    皇千重仍然是不动也不吭,就像是没有听到胖子说话一般。

    胖子也有些不乐意了,脸上的狠辣一闪而逝。然后,那不要钱的笑容又挤了上来,堆了一层又一层。

    “千重,你好歹说句话啊。”胖子说道。“我们家老爷子让我来问问你的意见。你总要给我一句话让我回去有个交代不是?”

    “我不去西南。”皇千重抬起头说道,俊俏的脸布满了戾气。“除非我死了。”

    胖子脸上的笑容就敛去了,说道:“千重,何必和自己呕气呢?我知道你不甘心,我知道你好面子——-面子值几个钱?赶紧把你的级别提上去,以后让这个院子里和你不对付的人见到你就得跟你立正敬礼。这才是牛*逼,这才是报仇。你是什么身份?和这群泥腿子争来争去的,也不嫌丢份?”

    “连一群泥腿子都争不过。不更是丢份?”皇千重冷笑,说道。

    连续被皇千重讥讽,胖子的心里也有了火气。说道:“吠。我说兄弟,你有伙不能冲我来啊。也不是我要把你从这个位置上推下去的吧?我只是来带个话。你如果心里不乐意,自己去和我家老头子说去。我可不侍候了。”

    皇千重笑了起来,走到胖子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不是和你怄气。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我犯得着吗?”

    “是这个理儿。”胖子说道。“我就一带话的。那你怎么说?”

    “你回去告诉田叔叔,我不走。”皇千重说道。“我就在这个位置上坐着。我不走。也不能走。”

    胖子看到皇千重仍然固执的不肯同意,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千重,兄弟多年的份上,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你觉得,你留下来有意思吗?你留下来能改变什么?你的事我都听说过。这龙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只属于一个人———那个人姓龙,不姓皇。”

    “它曾经姓皇。”皇千重说道。

    他的父亲是龙息三大创始人之一,还有几年担任过这龙息之主。所以,他这么说并无不妥。

    “那是曾经。”胖子咬牙说道。

    “以后也是。”

    胖子对皇千重的骄傲态度很不爽,说道:“实话告诉你,这次你可能非走不可。不少人想要把你从这里面赶出去。”

    “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皇千重笑着说道。

    “好自为之吧。”胖子气呼呼地站起来,甩门而去。

    皇千重站在办公室中间,表情阴睛不定,变幻极快。

    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仰头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

    砰~~~

    他一拳轰在墙壁上。墙壁被他砸出一个小洞,外层的水泥纷飞。

    “我可以让你们驱逐一次,绝对不能让你们驱逐第二次。”皇千重咬牙说道。

    (PS:亲爱的们,老婆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