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70、神仙神棍和神医!

第1170、神仙神棍和神医!

    第1170、神仙神棍和神医!

    暂时没死是什么意思?

    病情暂时稳定下来?还是说——仍然处于危险状态?

    凌陨也懒得再猜测,站起身准备自己去看看妹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那一老一少两个教授也满脸焦急,好像比凌陨更想知道结果似的。这种融合型病毒是他们发现的,他们很想知道它作用于人体之后的效果———-对他们来说,凌笑就是只小白鼠。

    “不要进去。”秦洛喊道。

    “为什么?”老教授问道。凌陨没有说话,沉默地看着秦洛。

    “她在发汗。”秦洛说道。

    “发汗?”

    “你们现在进去有点儿不方便。”秦洛说道。“等一会儿吧。”

    秦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至少还需要二十分钟。”

    凌陨又蹲了下来,摸出根烟叼在嘴上,说道:“全息子午火针是什么针?以前没听说过。”

    凌陨原本对医术一无所知,自从妹妹中毒昏迷不醒后才开始翻阅这方面的资料。他最关注的是国内外名医,渴望有朝一日能够找这些名医救治自己的妹妹。从一些医学书刊上,他也了解到秦洛的成名针法是《太乙神针》。

    “你对医学也感兴趣了?”秦洛笑着问道。

    “了解过一些。”凌陨闷闷的抽了口烟。凌笑的病情就像是一块大石压在他们凌家人的身上,让每一个人都过得疲惫不堪。

    “全息子午火针是从全息子午针延伸过来的。只不过要把银针加热,用它的热气去刺激全身大穴。所以大家都叫它火针。”秦洛解释着说道。“全息子午针是宋代北地医王李子恒的绝技,明朝时的神医富阳无意间发现,把银针加热治疗病人效果更佳。于是,就有了全息子午针的这个支脉——火针。这针是爷爷一位故友传授的,平时很少用到。”

    “是这个子午火针治好了笑笑?”凌陨问道。

    秦洛摇头,说道:“不是。”

    “那是什么治好了笑笑?”

    “运气。”秦洛笑着说道。“应该说是运气。”

    “运气?”凌陨也咧开嘴巴笑了笑。“运气也能治病?要是这样的话,病人都不用去找医生了,坐在家里等运气上门就够了。”

    “秦医生,那毒药有用?”老教授急不可奈的说道。他跟着离一块儿过来,就是想见证一下这种合成毒药植入人体后的反应和效果。如果没用,病人治死了,那和他们没有什么任何关系。毕竟,是秦洛把药植入进去的,不是他们。如果有用,病人救活了,这可就算是他们的研究成果了。

    要知道,那种毒药是领先世界科技的。至少,领先外界的科技水平。

    只有毒药没有解药,终究是有些缺憾。

    但是,如果他们即有毒药又研制出解药,那么,他们就要立下大功了。

    “没用。”秦洛摇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我们讲清楚啊。”老教授说道。“到底是那毒药有用,还是你的那什么全息子午针有用?我们可都被你给转糊涂了。”

    “毒药没用。全息子午针也没用。”秦洛笑着说道。“可是病人的病情却稳定住了。所以我才说这是运气帮忙。”

    看到老教授想要吃人的表情,秦洛笑了笑,把手里的烟蒂掐灭丢进垃圾桶里,说道:“凌笑身中的那种合成毒药是无解的,但是,它却能和其它毒药融合——-这样的话,它就变成了一种全新的毒药。这种毒药的药效很猛,差点儿把凌笑的命给带走。不过,也正是因为药效的猛烈性,它激活了凌笑沉睡的经脉和身体器官。”

    “我们之前对凌笑的病情束手无策,什么原因?因为无论我们是用针扎还是用药物激发,都没办法引起她体内的经脉和肠胃等器官的共鸣。没有共鸣,药物和针灸就毫无用处。这等于是在做无用功。”

    “可是,你不是说它差点儿带走了病人吗?那又是怎么救回来的?”老教授像是个好学的小学生似的,满脸殷切地看着秦洛,问道。那个年轻医生也蹲在秦洛的一边,很是用心的记着秦洛说的话。

    “凌笑的身体有了反应,我就有了动手医治的机会啊。”秦洛笑着说道。“所以,才有机会用上全息子午火针。合成毒药把病人的身体激活,火针针气火热,可以把患者体内的积毒给蒸发出来——-”

    “那笑笑的身体怎么样了?”凌陨着急的问道。“积毒蒸发出来了,是不是就可以醒来了?”

    “不知道。”秦洛摇头。

    “你也不知道?”

    秦洛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至少要等到汗蒸完了才知道。”

    二十分钟后,秦洛再次从地上爬起来走进病房。

    屋子里温暖如夏,凌母、宁碎碎还有离全部都成了汗人。凌母和宁碎碎留下来情有可愿,离不愿意出去,秦洛就想不明白原因了。难道她是想做个汗蒸排毒?

    “秦医生,够了吗?”凌母看着凌笑皮肤干燥嘴唇干裂出血的样子,焦急地问道。

    “秦大哥,笑笑的皮肤都开始裂出口子了。”宁碎碎小声提醒道。

    秦洛伸出手指在凌笑裸露的手臂上捏了捏,说道:“十分钟之后拔针。”

    秦洛没有等到十分钟拔针,因为凌笑在火针和室内高温的双重蒸煮下,都快成为风干了的木乃伊了。

    秦洛出针快,拔针更快。

    四十几根银针闪电般就收入针盒,然后他伸手握住了凌笑的脉博。

    博动有力,脉像平稳。这属于健康状态。

    切过脉后,他又翻开凌笑的眼皮看了看。

    那眼白部份的红血丝已经消散,黑色瞳孔越发纯粹。

    秦洛长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伯母,恭喜了。”

    “啊。”凌母激动的眼眶都红了。“秦医生,你是说——-笑笑她好了?”

    秦洛摇头,说道:“暂时好不了。”

    “为什么?”宁碎碎追问。“这毒还没解?”

    “毒解了。”秦洛说道。

    “那她怎么还好不了?”

    “体毒已解,心毒未解。”秦洛说道。

    凌母还欲追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心毒未解,也是心结未解。

    就算笑笑的病真的治好了,可是她还愿意醒过来吗?

    明月茶馆是160疗养院里面的内部茶馆,仅仅对病人和患者家属开放。当然,外人也没办法进入戒备森严的军部疗养院。

    在茶馆的角落里,秦洛、离、宁碎碎和凌陨四人两两相对而坐。

    凌陨和宁碎碎脸带笑意,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轻松感。

    虽然凌笑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但是,现在他们的心中充满了希望。

    而且,就算她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今天也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秦洛又给了她一次生命。至少,凌笑现在没有了生命危险。

    宁碎碎笑眯眯的看着秦洛,说道:“秦大哥,我说错话了。刚才为了安慰你,我说你是医生,不是神仙。现在我觉得你不是医生,你是神仙。”

    “我可不是神仙。”秦洛否认。“世界病例千奇百怪。有很多病我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敢说自己无病不治——-敢说这句话的人不是神仙就是神棍。”

    “你不是神仙,也不是神棍。你是神医。”宁碎碎调侃的说道,小鼻子皱成一团,煞是可爱。

    “谢谢。”凌陨感激的看着秦洛,说道。妹妹生命得保,母亲又有了新的期盼。和上次一样,在他们凌家人最绝望的时候,又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拉了他们一把。

    古人云‘大恩不言谢’。可是,不言,并不代表不做。

    “力所能及。”秦洛笑着说道。他现在也很轻松。能够取得这样的结果,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有了今天的成功,凌笑的康复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可恨那管绪早早死了。”凌陨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然的话,我一定和他拼命。”

    有首歌是怎么唱的?最爱的人伤我最深。以前,管绪是凌陨的密友,是他以为可以托生死的兄弟。可是,就是他如此看重的兄弟转眼间就把他们给卖了,把他们一家子人打入了地狱。

    这一年,他们凌家人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如果没有管绪,他们哪里用得着这么辛苦?

    听到凌陨提起管绪,宁碎碎看着秦洛问道:“秦大哥,管绪为什么要这么害笑笑啊?都快一年了,还没有找到一点儿线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