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65、白头!
    第1165、白头!

    自从把家族企业交到闻人牧月手上,闻人霆还真是不再管事。闻人牧月刚刚接手时手段比较激烈,把一批倚仗着和闻人霆一起打过江山有些交情而工作懈怠贪污公款暗拿回扣安插亲信的老家伙给清除了,他们天天来找天天来闹,闻人霆好茶好酒好饭招待着,就是不肯松口不愿帮忙说话。

    于是,他们也就明白了这只老狐狸的意思,无奈接受事实。不过,闻人霆因此倒是落下一个‘薄情寡义’的名声。

    不仅仅闻人霆不理家族事务,除了少数几个人分管的那摊子,他也不让他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们去影响闻人牧月的决定。他自己是每天种种花剪剪草打打太极,日子过得倒也清闲。

    不过,长时间没有人陪着说话,今天自已的孙女回来,他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走。我们去喝茶。”闻人霆说道。“晚上不走吧?陪我吃饭。”

    “不走。”闻人牧月说道。

    走到闻人霆栽种的葡萄架下面坐下,闻人霆亲手煮起茶来。

    “老马当年是有些不地道,但是,人死债消,我们也不能一直记恨着。”闻人霆说道。“他那个孙女,不杀就不杀吧。”

    “谢谢。”闻人牧月感激的说道。她今天来,主要就是替马悦求情。马悦的爷爷当年害的是闻人霆,而马悦也是闻人霆随手安插的棋子,现在收宫,应该如何处置马悦,闻人霆有很大的发言权———-虽然闻人牧月已经做好了力保马悦的准备。但是,倘若能够取得爷爷的理解不更是美事?

    闻人霆端起紫砂杯小口的品着香铭,说道:“听说这次秦家那小子出力不少?”

    “是的。”闻人牧月说道。

    “唉。”闻人霆叹息。“原本良配。现在可惜。”

    “过去了。”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闻人霆看着闻人牧月,笑着说道:“牧月,知道白家那条老狗为什么给自己的孙子取名破局吗?”

    “破眼前之局?”闻人牧月愣了一下,不明白爷爷为何对自己说起这个。

    “秦、白以及我们闻人三家,互相猜忌,却又难分生死。长年下去,反而成了不可分离的三位一体——-秦家离不了白家,白家离不了闻人家,闻人家又离不开这秦家———一家胜,两家亡,谁都想成为胜利的那一家。可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妄动的那一家,一定是最先灭亡的那一家。白家那位为其孙取名‘破局’,有破危局之意,也有破此‘制衡’之局之意。秦家那个老不死的意图更是明显。纵横纵横,摆明了说自己家就是那个能够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闻人牧月看着闻人霆,说道:“我的名字又有什么意义?”

    闻人霆叹息,说道:“你的名字没有意义。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想过闻人家族需要一个女娃来拯救———我只是单纯的想着让你衣食无忧,无所约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我给你取名‘牧月’。”

    “我不苦。”闻人牧月说道。她明白了爷爷和她说这些话的意思。他是在心疼自己,怜惜自己,担心自己。这次差点儿命葬山神庙,闻人霆又怎么可能一点儿也不生气?

    闻人霆欣慰的笑着,说道:“有孙如此,此生无撼。”

    闻人牧月笑笑,没有说话。

    “但是,也不能任由别人来欺负我的孙女而无动于衷。”闻人霆脸上的笑容渐敛,冷笑着说道:“他们想让我死。我就让他们生不如死。”

    “把他们交给我吧。”闻人牧月说道。

    “嗯?”闻人霆正色看着闻人牧月。

    “把他们交给我。”闻人牧月再次说道。无比的郑重。

    闻人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

    —————-

    —————-

    熟悉的大门。熟悉的园林。熟悉的停车场。以及熟悉的病房。还有躺在床上熟悉的女孩儿。

    秦洛想,如果凌笑没有昏迷不醒的话,以他们的性格以及彼此看不对眼的仇结,双方早就成了老死不再相见的陌生人。但是,因为她的昏迷,因为她昏迷后的柔软和安静,她反而走进了秦洛的世界。

    无论工作多么繁忙,秦洛总不会忘记前来探望。

    秦洛轻轻地叩响了房间门,然后便传来一个女人‘请进’的声音。

    嘎吱———

    房间门拉开,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秦洛的面前。

    “伯母。”秦洛笑着和女人打招呼。凌笑的母亲原本是一个保养得当的清丽贵妇,因为女儿的生病,她一下子就苍老了下来。皮肤干燥,鬓角发白,眼窝深陷,看来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休息的很不好。

    “啊。秦医生。你来了?”凌母看到秦洛非常的激动。

    一是因为患难见真情,虽然以前没有听说过凌笑有这么一个朋友,而且听宁碎碎说以前凌笑和秦洛还有一点儿矛盾,可是凌笑成了植物人后,她的那一大群狐朋狗友从来都没来看望过,倒是这个秦洛和宁碎碎来的比较频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凌家耗费巨资遍访国内外名医,又通过一六零医院的关系请了不少专家教授前来会诊,但是病情不见起色。倒是秦洛针灸治疗的效果很不错。可惜他四处奔泼,不能每天过来。

    “我来看看凌笑。”秦洛笑着说道。每次看到这个女人眼神里面的忧虑和痛苦,他就觉得心里很难受。

    可怜天下父母心!

    “快请进。快请进。”凌母邀请秦洛进屋。说道:“昨天碎碎还来了。我问她最近见着你没有,她说你最近比较忙。”

    “是有不少事情要处理。所以有一段日子没有过来看望伯母和笑笑。”秦洛笑着说道。“我给凌笑切切脉?”

    “不急不急。”虽然心里急的不得了,但是凌母还是拉着秦洛坐下,说道:“哪能刚刚进屋就忙活呢?总要喝口水吧?”

    秦洛理解病人家属的心情,笑着说道:“我不渴。咱们这就开始吧。”

    说完,就走到凌笑的病床前。

    两个月不见,凌笑的肤色更显苍白。

    原本就是瓜子脸,现在消瘦的厉害,就只剩皮包骨头了。

    秦洛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发现眼白部位已经开始变黄,红血丝沉淀的厉害

    虽然心里着急,可是秦洛的脸上却不动声色。

    他对着凌母笑笑,然后掀开毯子的一角,握住凌笑的手腕开始帮她切脉。

    “搏动紊乱。脉像虚弱。和上次切脉又有了些变化。”秦洛在心里想道。“而且是很不好的变化。”

    这不得不让秦洛怀疑,难道这种迷药还是有时效性?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办法找到毒药,患者的身体机能就会急速萎缩?

    譬如撞车,譬如跳楼或者重击等原因造成的植物人,患者的身体机能也会减退或者萎缩。但是,这个过程极其漫长。有些人能够躺上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去世。

    可是凌笑的情况却不同。她躺了一年,前半年身体状况几乎没有什么异样,和睡着了无异。

    可是,后半年之后她的身体机能就开始退化。特别是这两个月,是以成倍的速度在老化。

    秦洛暗中算了一下,现在正是凌笑昏迷的第十二个月,也就是一整年。

    难道说,一年的有效期?

    “秦医生,笑笑她——-情况还好吧?”凌母小心翼翼地问道。不是因为问出这个问题多么艰难,而是她担心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秦洛笑笑,说道:“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秦洛挽起凌笑身上穿的病号服袖子,看到她的手臂同样的苍白。而且,手臂上有一层皮屑似的东西,就像是头皮屑一般。秦洛用手指刮了刮,那层皮屑就嗖嗖的掉落下来。

    凌母抹了把眼泪,说道:“秦医生,有什么话你都直说——-我承受的住。笑笑的情况我知道。她不好。很不好。”

    她伸手揭开盖在凌笑脑袋上的一条毛巾,说道:“你看。”

    “怎么会这样?”秦洛惊呼出声。

    凌笑的头发竟然全白了。丝丝缕缕,雪白如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