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63、我只是担心弱智会传染!

第1163、我只是担心弱智会传染!

    第1163、我只是担心弱智会传染!

    “开门。”闻人照跑地地牢门口,对着萧何喊道。

    “少爷。我们需要小姐的同意才能开门。”萧何说道。倒没有轻视的意思,事关重大,他们绝对执行闻人牧月的任何命令。在这里,闻人牧月就是绝对的主宰。闻人牧月没有让开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是不行的。

    “是姐夫让我来的。”闻人照也没有被侮辱的觉悟,人傻一点儿也有傻一点儿的好处。

    “姐夫?秦洛?”萧何就为难了。他可是知道这个家伙在小姐心中的地位,他抱着小姐胡乱亲吻的那一幕直到现在还让他难以接受和消化。习惯性的想拨通马悦的电话请示,电话要拨通时才想起来,马悦已经被关进了地牢。

    “看来,小姐需要重新寻找一位助手了。”萧何在心里想道。直接拨通了闻人牧月的电话。

    很快的,他就得到了闻人牧月开门的指示。说道:“少爷,请。”

    闻人照大步走进去,萧何紧随其后。过了重重关卡,终于来到关押马悦的房间门口。

    咔———

    钛合金门自动向两边收缩,闻人照闪身而入,急声说道:“马悦,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盘腿坐在地上的马悦看了闻人照一眼,说道:“谢谢少爷关心。我没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姐姐说你是卧底?你真的背叛了我姐?”闻人照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是的。”马悦声音平静的回答道。

    “这怎么可能?”反而是闻人照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答案。“怎么可能?你是我姐的心腹啊。她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背叛她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是为了钱吗?我们闻人家也很有钱啊,你缺钱可以告诉姐姐嘛,告诉我也行啊,我都会借给你———”

    看到闻人照急得面红耳赤的样子,马悦无声地笑了起来。

    姐姐睿智如妖,弟弟却如此的——-天真无邪,造物主实在是太神奇了。

    可是,在经历了一场尔虞我诈的斗争后,她真的觉得累了。很累。很累。看到这种傻乎乎的小男人,马悦有种种舒适很轻松的感觉。

    这才是正常的人类应有的智商和情绪,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精于算计料事如神。

    “这是命中注定。”马悦说道。自己出身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会有今天的结局。不是命中注定又是什么?

    而事实也证明了,爷爷确实在闻人霆当年的‘大病’中担任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马悦估计,或许就是爷爷让闻人霆‘及时病倒’的。毕竟,那个时候他是闻人霆身边最贴身的管家,闻人霆的饮食起居都是由他来安排打理。

    闻人霆没有揭穿这件事,而是继续善待爷爷,直到他病逝。

    为了把这条线连上,找出幕后的黑手。闻人霆又收养了自己。给自己优质的生活环境,给自己最精英的教育,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全方位人才。然后,在七年前闻人牧月接掌闻人家族企业的时候,他把自己送到了闻人牧月的身边———-他对自己狠,对自己的孙女也同样残忍。

    父债子偿。爷爷欠他们闻人家的,现在由自己来偿还。很公平。

    只不过,闻人牧月实在是太宽容了些。

    “命中注定是什么意思?怎么是命中注定呢?你可是爷爷给姐姐安排的助手啊。你是不是不想当助手啊?那也不用背叛啊。你给姐姐说一声,让她调你去下面的集团公司做经理也行啊。怎么能这么极端呢?”闻人照絮絮叨叨的说道。

    “闻人照。”马悦打断闻人照的话,直呼他的名字。

    “你知道是谁把你的电话号码泄露出去的吗?是我。你知道是谁绑架你的吗?也是我。我们把你劫持,就是想用你的命换你姐姐的命———她明明知道我们的目的,还是同意出去谈判。”马悦声音冷冰地说道,又恢复了之前的那个‘助手’马悦。“我们把你的身上装上炸弹,我准备开枪打死她,山神庙发生爆炸——-这些都是我干的。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把我杀了为你姐姐和自己报仇,而不是像个白痴一样跑来为杀人凶手寻找理由和借口。”

    “————”闻人照嘴巴张了张,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悦的情绪平静下来,看着他俊俏精致的小脸,说道:“如果你做不到,就保持沉默。你这样,会伤害到她。”

    “我明白了。”闻人照羞愧的低头。“我就是担心你。刚才姐夫也骂过我。”

    马悦笑了起来,说道:“他们很般配,不是吗?”

    闻人照也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说道:“是啊。我早就看出来了。所以一直喊他姐夫呢。”

    ———————

    ———————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秦洛喝了碗参汤后,这才很是满足的放下碗筷,看着闻人牧月说道。

    “找一个新助手。”闻人牧月说道。

    “我是说马悦。”秦洛不满的说道。“你准备怎么处理她?真的饶她一命?”

    “是。”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眼神古怪的看着闻人牧月,小声问道:“你们俩——不会有什么吧?”

    “什么?”即便是聪慧过人的闻人牧月也不清楚秦洛想说什么了。

    “你们不会是———拉拉吧?你知道拉拉是什么吧?就是那种关系很好的女人和女人——”秦洛做好了随时逃命的架势。“她要给你陪葬,你又饶她不死,听起来就像是你们俩要不离不弃同生共死一样。”

    闻人牧月就盯着秦洛不说话。

    秦洛就尴尬的笑笑,说道:“开个玩笑,不要当真。饭后笑一笑有助于消化。”

    “这个笑话不好笑。”闻人牧月认真的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秦洛认同的点头。“虽然我没办法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是———还真是便宜她了。不过,就算不杀她,也应该审一审吧?很明显,马悦知道的比我们都多一些。”

    “不用了。”闻人牧月说道。

    “你不想知道答案?你不想知道幕后黑手是谁?”

    “知道了又怎么样?”闻人牧月反问。“如果她告诉我说是秦纵横,我应该怎么反应?如果她告诉我说是白破局,我又能做些什么?”

    “当然是———”秦洛说不下去了。他想说,当然是和他们拼命了。

    可是,怎么拼命?

    他们代表的不是单一的个人矛盾,是两个家族的碰撞。

    如果是秦纵横,闻人牧月就要和秦家博命?

    如果是白破局,闻人牧月就要和白家翻脸?

    如果是秦纵横加上白破局,闻人牧月就要以一敌二?

    这是天大的笑话!

    “答案不重要。机会最重要。”闻人牧月看到秦洛的表情,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其实,凶手是谁不重要。机会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有了机会,无论有没有马悦这个引子,闻人牧月都会张嘴吃掉秦家。

    如果有了机会,闻人牧月也不毫不犹豫的向现在打地火热的白家捅刀子。

    当然,他们同样也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可以出手的机会。

    友谊万两,不敌利益一斤。

    这就是商场!

    “虽然想明白了,可是想想还真是让人觉得憋气。”秦洛苦笑着说道。“知道凶手就在那儿,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你又怎么知道我什么事情都不能做?”闻人牧月再次反问。

    “你暗中动了手脚?”秦洛高兴的问道。“还是说,你在他们身边安插了钉子?”

    “你以后尽量少和闻人照接触。”闻人牧月嘱咐道。

    秦洛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小声说道:“闻人照也有问题?不会吧?难道这小子隐藏的这么深,连我都看不出来?不过你竟然主动提出来了,那我也说说自己的疑点供你参考。第一,你们是亲姐弟,根据遗传学的原理来讲,你们的智商不应该相差这么大才对。第二,他整天花天酒地什么正事都不做,是不是在掩饰什么呢?第三,上次的佛陀是他带到你办公室的,还有这次的绑架案,他为什么主动把车子停下来让人绑走?”

    闻人牧月烦躁的拂了拂头发,高高在上的女神有种在憋屎的感觉。说道:“我只是担心弱智会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