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62、饭粒!
    第1162、饭粒!

    “无论如何,还是不要太相信感情为好。”马悦说道。“不确定性太大。容易成事,也容易坏事。”

    “我从来没输过。”

    “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

    “这样的谈话方式和我们此时的立场很矛盾。”闻人牧月说道。她们此时应该属于敌对状态,可是,马悦却在劝说闻人牧月,而闻人牧月也在安慰马悦。不像是敌人,更像是朋友。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对手。”马悦说道。“我不配。无论是能力上,还是感情上。”

    闻人牧月没有回应她的这句话,说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在怀疑你?”

    “从我接受那个任务的时候我就开始研究你。闻人家族的天才少女,主修经济学、管理学、国际金融、性格心理学、六门语言以及色彩学———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我能完成这个任务吗?我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为了不会露出破绽,所以我从来不对你的任何决定做出任何回应。”马悦笑着说道。很疲倦的样子。“好多年了。每天戴着一张面具生活。真的太累了。今天是我最轻松的一天。”

    “因为我自己心虚,对自己的不信任不确定,所以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在怀疑我,每时每刻都在看着我,都在监督着我。我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做错一件事,日日夜夜,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你中蛊那次,我就以为你会揭开迷底了——-没想到你还不甘心,仍然固执的想要从我身上寻找到幕后主使。”马悦看着闻人牧月,说道:“你是我所知道最能忍耐的人。”

    “这又算得了什么?”闻人牧月冷声说道。“有人能够忍受心腹的背叛,仍然把他的孙女抚养长大,给她最优渥的条件,让她受最好的教育,然后把她放在自己至亲的人身边做事———和他比,我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马悦的表情终于动容。

    “你已经知道了?”她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闻人家族和白家激战正酣的时候,爷爷却突生怪病,难道就一点儿也不让人怀疑吗?”闻人牧月看着马悦说道。“有了怀疑,自然就会寻找真相。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你爷爷在其中担任过某个不光彩的角色,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可以解除嫌疑。证据有时候很有用,有时候也很没用。它只是辅助判断的手段,却不能完全影响一个人的判断。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心里想的才是。可惜,他死得太早。闻人家没办法从他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所以,你们把目标放在我的身上?”马悦握紧了拳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她以为自己是布局者,自己是躲在背后操纵的那只黑手。

    她为此惭愧,为此自责。为此碾转反侧寝食不安。

    可惜,她过高的估计了自己。也过高的估计了那个指使自己的人。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想到那个老头子每次面对自己时的和善目光,想起他的殷殷期待和鼓励,她就有种不寒而傈的感觉。

    什么叫做布局?这才叫布局。

    什么叫做操纵?这才是操纵。

    什么叫做阴谋?这才是天大的阴谋。

    闻人霆,那头狡猾的狐狸早就看穿了一切。可是,他不动声色,反手就下了这一手妙棋。

    他们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难被发现的间谍卧底,可是,在闻人霆的眼里———自己的身份早已注定。而且,是他有意培养的卧底。

    “人生如棋。并不是棋。下棋时每一颗子都要有发挥它的作用,一步输,步步输。但是人生———有时候会有意识的落下几颗废子。你不知道它会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甚至不对它抱有任何期待。”闻人牧月说道。“如果他们没有找你,这颗棋就是废子。但是,他们偏偏找上来了。于是,这颗棋子就被激活了。”

    “一定让他很失望吧?”马悦笑着说道。

    闻人牧月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种树本无心。那棵树是否开花——也就不是那么在乎了。而且,现在是我主事。”

    马悦便不再应声。

    她想骂那个老狐狸几句,想讽刺他们爷孙几句,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成王。败寇。

    自己输了。心服口服。

    闻人牧月陪着她坐了几分钟,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休息吧。”

    马悦没有送。也没有动。

    当铁门关上的时候,马悦低声说道:“谢谢。”

    这两个字,闻人牧月听不见。

    她知道,她完全没有必要说出真相。

    之所以和自己说这些,是不希望自己带着罪恶感自杀。

    她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恶人,只是为了让别人有活下去的理由。

    她是无所不能的女神。

    可是,她有感情。

    —————-

    —————-

    因为昨天晚上,不,应该说是今天凌晨时间忙到太晚,所以,秦洛和耶稣红衭都没有回去。泼墨居还有不少空房间,他们就在这儿住了下来。

    秦洛饱饱的睡了一觉,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钟了。

    他洗漱完毕,便去找闻人牧月商量事情。

    刚刚走到客厅,就听到闻人照的声音。

    “姐,这怎么可能?马悦怎么可能是凶手呢?她不是你的心腹吗?再说,她可是爷爷帮你挑的人啊。”闻人照的声音颇为着急,看来,他对马悦确实有好几分意思。“是咱们家把她抚养长大,也是咱们家出钱供她读书,也是爷爷安排她给你做助手———她怎么可能背叛我们呢?是不是搞错了?”

    闻人牧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坐在餐桌边吃饭。

    “姐,我求求你了。你倒是说句话啊。——-马悦现在怎么样了?她没事吧?你不会想杀了她吧?”

    等待他的,仍然是闻人牧月的沉默。

    “姐,反正我不管,你不能杀马悦——-”

    “闻人照。你给我闭嘴。”秦洛满脸怒火的走过来。

    闻人照转身看到秦洛气势汹汹的走过去,吓得连忙退到闻人牧月身后,说道:“姐夫——-你怎么了?干嘛发那么大的火?”

    “我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我还想动手打人呢。”秦洛恨铁不成钢的吼道。“你有没有良心啊?你有没有智商啊?你能不能动一动你那装满狗屎的脑袋啊?难道你连你姐姐的话都不信了吗?为了一个叛徒跑来质问这个世界上最疼你的人?”

    “你知不知道你被人绑架后发生过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姐姐为了救你做了什么?她差点儿被马悦开枪打死你知不知道?她差点儿被炸弹炸死你知不知道?她要是不去救你,你现在已经被炸成碎片了,还有脸有命在这儿撒娇耍赖?”

    “姐夫,我———”闻人照被秦洛一顿骂,小脸憋得通红。想说点儿什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眶一红,眼泪就出来了。

    “道歉。”秦洛低声吼道。

    “姐。对不起。”闻人照站在闻人牧月身后小声说道。

    “大声点儿。你像头猪似的睡了那么长时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秦洛骂道。

    “姐,对不起。我错了。”闻人照的声音终于大了起来。他知道秦洛不喜欢动不动就流眼泪的男人——-和女人。所以,他赶紧用袖子把脸上的泪珠子全给擦拭掉。

    “滚出去。”秦洛喝道。“马悦在地牢,你自己去和她谈。”

    “是。姐夫。”闻人照答应了一声,快步跑了出去。他觉得,秦洛发起火来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小子还真是欠揍。”秦洛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闻人牧月对面的椅子上,抓起一双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

    闻人牧月看着他不说话。

    秦洛扒了半碗饭后,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

    抬起头问道:“你老盯着我干什么?”

    “饭粒。”闻人牧月说道。她伸出手摘下秦洛下巴处的一颗米粒,像是个温柔的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