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55、到底谁才是绑匪?

第1155、到底谁才是绑匪?

    第1155、到底谁才是绑匪?

    看到秦洛几欲抓狂的样子,闻人牧月的嘴角微微上扬。

    这个动作极其细微,很难让人发现。

    “以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总会找你来商量。”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解释着,说道:“如果这次不让你过来,别人一定会怀疑——-事出反常必有妖。至少,我要让他们看到我现在很担心很着急。”

    “感情你找我过来——-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怀疑?”秦洛苦笑着说道。“我的价值也太小了点儿吧?”

    “对你来说,这已经是最大化的使用了。”闻人牧月说道。

    “好吧。那你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秦洛问道。“闻人照在哪儿?到是谁绑架了他?你又知道多少?”

    “你晚上没事要忙?”闻人牧月没有回答秦洛的问题,出声问道。

    “我晚上没事儿。”秦洛说道。

    “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闻人牧月下了逐客令。

    “你想的美。”秦洛赖在沙发上不起来。“你把我喊来,却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我就这么回去了,晚上肯定要失眠。你必须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不然我不走。”

    “随你。”闻人牧月转身向楼下走去。显然,她准备不再搭理秦洛。

    想跑?没门。

    秦洛紧跟其后,她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秦洛也跟着坐在她身边,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这么多年来,只有秦洛一个人敢用这种无赖招式对付闻人牧月。即便是她最宠爱的弟弟闻人照,她冷喝一声,那小子也会乖巧的像只小白兔似的。

    “你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闻人牧月无奈说道。

    “还有很多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你不知道的那一部份,我正在寻找答案。”闻人牧月说道。“回去吧。我要给仙人掌除草了。”

    秦洛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除掉一棵狗尾巴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仙人掌的身边还会走出猪尾巴草马尾巴草或者驴尾巴草。”

    “我明白。”闻人牧月看了秦洛一眼,又把视线放在手里的杂志上面去了。

    秦洛笑笑,这才起身离开。

    看了几页书,又做了一会儿有氧瑜珈,去沐浴间洗了个澡,马悦便带着佣人过来送上了果汁。

    这是闻人牧月的习惯之一,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喝上一杯果汁。而马悦也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报道一趟,看看闻人牧月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的。当然,这并不是闻人牧月的要求,而是马悦坚持如此,多年保持下来就成了习惯。

    “萧何那边有什么进展?”

    “没有。”马悦说道。“一个钟头前我给他打过电话,他们现在还在山上搜索,并且对现场人群进行排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没事了。你去休息吧。”闻人牧月对马悦说道。

    “是。”马悦答应一声,面无表情的退了下来。

    闻人牧月喝了果汁,又刷了一次牙后,这才回到卧室休息。

    躺在床上,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的那只手机,久久的沉默不语。

    此情此景,就像是一个动了情的小女人在等情人打来的晚安电话似的。

    正在这时,手机里传来一阵悦耳的钢琴声音。

    等到《蓝色多瑙河》响了两遍后,闻人牧月才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闻人牧月没有主动说话,电话那头也保持着沉默。

    但是,闻人牧月知道那边有人在。她能够听到轻微的呼吸声音,就像是有个丑陋的男人在你的耳朵边轻轻吹气。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幸运的是,对方并没有让她久等,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尖锐的声音:“是闻人小姐吧?”

    “我是闻人牧月。”闻人牧月坦白的报出自己的身份。这是她唯一一个放在自己手上的手机,只使用于家庭内部人的联系。譬如爷爷闻人霆要是给她打电话,也会先拨这个号码,如果这个号码无人接通,才会拨打放在马悦那边的另外一部手机。能够知道这个号码的,都是她最亲近的人或者说是闻人家族的嫡系族人。

    既然对方能够把电话打到这个号码上来,说明闻人照就是落在他们手上。

    “闻人照在我们手上。”男人说道。“你要不要确定一下?”

    “当然。”闻人牧月说道。即使她已经能够确定闻人照就是在这拨人的手上,可是,谨慎起见,她必须要再次确定一下。她相信自己的智慧,更相信事实真相。

    话筒一阵转移的声音,然后,里面便传来闻人照杀猪般的嚎叫声音。

    显然,他们正在对他动手动脚。

    “可以确定了吗?”男人笑呵呵的说道。“如果还不能确定他就是你弟弟的话,我们不介意让你听的更清楚一些。”

    “条件是什么?”闻人牧月问道。他们抓走闻人照,自然是为了和自己谈条件。难不成是因为看上了闻人照那身细皮嫩肉不成?

    “凌晨两点钟面谈。”男人说道。“记得不要睡的太死。两点钟前,我们会把见面地址发送给你。”

    “好。”闻人牧月答应下来。

    “还有。你一个人过来。”

    “这不可能。”闻人牧月说道。

    “那你就等着给你弟弟收尸吧。”

    “这也比别人去给我们俩收尸要好一些。”

    “看来传闻并不可信。你对你这个白痴弟弟也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喜爱嘛。”

    “激将法对我没用。”闻人牧月说道。“我会带人过去。而且会带很多人。如果你们不能接受的话,就不用给我发见面地址了。”

    说完,闻人牧月便挂断电话。

    —————-

    —————-

    黑暗的屋子里,一个身材矮小脸颊尖瘦的男人看着手上刚刚结束通话的手机发呆。

    “刺猬,怎么了?”屋子角落里,一个男人正在做着俯卧撑。他的一只手放在背后,另外一只手只伸出一只手指头顶在地上。即便这样,他已经锻炼了近半个钟头。他好像一点儿也不费力的样子,还能够一边锻炼一边和人说话。声音沉稳有力,不见有剧烈喘息和断裂的迹象。

    “她挂了我的电话。”被称为刺猬的小个头男人出声吼道:“这个贱人竟然敢挂我的电话。”

    “挂电话没什么,关键是她有没有答应我们的条件。”做俯卧撑的男人皱着眉头说道。“别把这件事情搞砸了。不然,老大不会饶了我们。后果是什么你是知道的。”

    “她没有答应我们的条件。”刺猬想到老大的手段,声音不由得变得有点儿抖。“她说她一定会带人过来,而且会带很多人过来。”

    “你就没说你要撕票吗?”俯卧撑男的手指头一弹,人便从地上跳了起来站直了身体。

    “说了。”刺猬说道。“我说如果你敢带人过来,就等着给你弟弟收尸。可是她说——-这总比别人替她两个人收尸好一些。而且她还说如果不答应她的条件,这件事就此了结,我们也不用发地址给她。还挂了我的电话———一点儿都不尊重我们。到底我们是绑匪还是她是绑匪啊?态度竟然比我们还嚣张。”

    正在用毛巾擦拭脸上汗水的男人动作顿了顿,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有趣。还真是有趣。燕京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啊。”男人笑着说道。“她知道我们的目标是她,所以才有恃有恐。”

    “四哥,那现在怎么办?”刺猬说道。“她要是当真带一大群人过来,我们还要不要约她过来见面?她要是报警了怎么办?”

    “她不会报警。”四哥很肯定的说道。“我们不要再和她耍心计了。论起智谋,十个你我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按照老大吩咐的去办吧。”

    “唉,还是老大料事如神。你说老大之前怎么就知道她一定不会答应我们的条件呢?”刺猬笑嘻嘻地说道。

    “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四哥说道。“去准备吧。客人很快就要来了。”

    “是。”刺猬答应一声,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燕京第一美女?”四哥喃喃说道。“还真是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