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47、你看我像不像一条狗?

第1147、你看我像不像一条狗?

    第1147、你看我像不像一条狗?

    龙息有三个创始人,每一位创始人都有一块代表其身份的铭牌。

    因为治疗龙王有功,傅风雪就把自己的那块牌子送给了秦洛。龙王的那块一直自己随身携带,行使龙息之主的职权。皇天明早逝,他的那块自然落在了自己儿子的手上。这就是这三块铭牌的分布情况。

    当然,这是以前。

    秦洛的美国之行,军师为其出生入死。说实话,如果没有军师独挑大梁,秦洛和离他们都会被伯爵切成肉菜然后一锅煮了。他们哪里还能活着回来?

    所以,秦洛在去看望龙王的时候,就把自己那块牌子留下来了。而龙王也知道秦洛的意思,转手把铭牌送给了军师。毕竟,这块牌子放在秦洛那儿只有装逼泡妞的效果,带在身上还挺沉。而送给军师的话,就能够发挥它的最大能量。

    当然,龙王也把自己的那块牌子同时送给了军师。这样,军师手里就有了两块牌子。

    龙息初创的时候,三位创始人曾经立一下了一条规矩,如果有人能够同时获得他们其中两人的认可,这个人就是武林盟主——-不,是龙息队长。

    他们的这种做法很不正规,还带着浓重的草莽之气,但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而且,也没有人出声反对过。

    在龙息人的眼里,他们三位就是权威,就是信仰,就是神。谁会攻击反对自己的信仰?

    可是,这种做法并没有行成条文,所以说,这只是一种口头上的事实,并没有法律效力——-所以,冲突就来了。

    “龙息规矩,如果有人能够同时获得三位创始人中两人的认可,这个人就是龙息队长。虽然你被驱逐过,但是,毕竟也在龙息呆过几年。”军师两只手各握着一只铭牌,笑眯眯地说道:“难道,这个典故你没有听说过吗?”

    皇千重心里的怒气腾腾上升,面对这样的事实却又无可奈何。

    他早就设想过这样的情况,他一点儿都不意外军师手里会有两块牌子。

    虽然他的母亲洛莘一直在帮他游说傅风雪,希望傅风雪能够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能够顾全大局把他送出去的那块牌子给收出来,但是,均以失败告终。

    他也一直有心讨好傅风雪,每天端茶倒水风雨无阻,但是,这并没有得到那个老不死的好感。很多时候他还真是羡慕秦洛,那个货为他做了什么?什么都没做,他怎么就那么好运气的得到那块牌子呢?

    不过,想必那个时候傅风雪也不知道这块牌子会涉及到龙息队长的争夺事务里面,而只是把它当成一块‘象征性的礼物’送出去的吧?

    秦洛和龙王是师徒,又和军师关系亲密,他能不把牌子给军师?龙千丈那个老匹夫就不用说了,他是一直力推军师上位的。

    他生气的原因是军师的话,生气军师说他被‘驱逐过’。

    那是他人生中的污点,是他心中永远的刺。

    这也是他这次那么激烈的争夺龙息队长的原因,他就是想让那些看笑话的人知道,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从哪儿摔倒,就要从那儿爬起来。

    可是,这是事实。他根本就无从反驳。

    于是,他就更加的憋屈了。

    “有两块牌子又怎么样?”皇千重只能转移战场。他不能和她在‘龙息弃徒’这个点上纠缠。“知道这个典故又怎么样?我才是龙息的队长。军部发文任命的队长。我有任命书,还有军部档案。如果你不服气的话,提着这两块牌子去找军部提出抗议。觉得不够的话,我还可以把我这块借给你用用。”

    军师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傻,当然不会做出这种质疑上级人事命令的蠢事。

    “我承认,你是队长。是军部任命的队长。但是,龙息创始人有监察督促的职能。这一点儿,就算军部也不能否认。我们有权利对你的不合理人员分配和任务分配提出质疑。如果你心胸坦荡无私的话,就应该接受我们的监督。”

    “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影响我行使法律赋予我的队长职能?”

    “你是个东西,所以,你做不了人事。”军师讥笑地说道。“如果你不接受我们的要求,我们也会拒绝你的任务。就算把这场官司打到军部,我们也绝不退缩。”

    军师扫了眼身边的众人,笑着说道:“我想,他们也乐意奉陪。”

    “我希望你这次不要退缩。”小李探花笑着说道。“毕竟,上次我们才把你揍了一顿。你也应该报复了不是?”

    “虽然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你不能真要等到十年以后不是?”老鼠尖着一张嘴咯咯地笑着。“那时候我们都老了。”

    “看看到时候吃亏的是谁。”离说道。

    怒!

    愤怒!

    暴怒!

    怒火滔天!

    恨啊!

    皇千重真想变身超级塞亚人,把这群家伙给揉成肉饼。

    他的面部阴沉似铁,嘴巴紧紧地抿着,这样避免牙齿会发出碰撞的声音。拳头握得咯嘣咯嘣作响,一幅随时都要出手攻击的架势。

    “你不是我的对手。”军师笑了起来。“十年前是。现在还是。”

    皇千重死死地盯着他们。死死地。

    良久。他转过身去。

    动作缓慢僵硬,像是一个技术落后的机器人。

    “可惜了。”军师看着他走出门外的背影说道。“他竟然没出手。”

    “缩头乌龟。”离鄙夷地说道。

    军师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羞辱他还能忍耐。我们要正视他了。”

    皇千重不知道别人在背后议论些什么,他就那么晕糊糊的,步伐踉跄的走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血渍染红了嘴角和一块无辜的小草。

    “该死。”鲜血喷出,皇千重才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他从口袋里掏出丝巾擦拭嘴角,笑呵呵地说道:“全都该死。”

    —————-

    —————-

    阳光真是个好东西。有它在的地方,就能够给人带来好心情。

    即便心情不好,在它的照耀下也会稍微的舒适一些。

    看到沐浴在阳光下捧着本书打瞌睡的洛莘,皇千重恶劣的心情再次得到舒缓。

    看到微风吹动她披散的发梢,皇千重走过去取了张毯子轻轻地披散在洛莘的身上。

    洛莘警觉的睁开眼睛,看到站在面前的儿子,笑着说道:“回来了。”

    “回来看看你。”皇千重说道。

    “坐下说话。”洛莘指了指面前的椅子。

    皇千重听话的坐下,说道:“又在看什么书呢?”

    “你原来不关心这些的。”洛莘说道,还是把手里的书递过去,说道:“一本爱情小说。都没注意到作者是谁,看到书名有趣,就买下来了。没想到内容还真不错。”

    皇千重随手翻了几页,然后又把书合上,笑着说道:“我还是看不进去这些书。”

    “这是我们老年人无聊打发时间用的。你年纪轻轻的,用得着用这个消耗时间?”

    皇千重笑笑,说道:“我现在的时间也不少。”

    洛莘脸上的笑容就逐渐消失,正色看着皇千重,说道:“出了什么事?”

    “军师回来了。”皇千重说道。

    洛莘稍一迟疑,便说道:“你争不过她?”

    “那里是龙千丈那老匹夫的大本营,经营几十年,哪能那么容易就攻破?她背后有人撑腰,身边有人支持,还有两块铭牌———”

    “两块铭牌?”洛莘的眉毛挑了挑,说道:“看来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呢。”

    “是啊。他不会轻易交出龙息的。这条老狗。”皇千重狠狠地说道。无论如何,他都对龙千丈喜爱不起来。

    唯有恨。心中满满的恨。

    洛莘皱了皱眉,还是把想要说出来的话憋了回去。看着皇千重,说道:“我们退出来吧。没必要在这个地儿和他们死磕。如果龙千丈下定决心,我们又得不到傅风雪的支持,这场仗我们没有战胜的把握。何必把关系搞得那么糟糕呢?”

    “退出去?”皇千重笑了起来。笑容苍凉悲伤,就像是刚刚结束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一般。说道:“就像上次一样,又一次被人赶出去?”

    皇千重拍拍自己的脸,对洛莘说道:“你看看我。你看我像不像一条狗?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流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