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42章、我是人,不是植物人!

第1142章、我是人,不是植物人!

    第1142章、我是人,不是植物人!

    秦洛回到林家别墅,只有佣人李嫂在厨房里忙活,没有看到林浣溪的身影。

    “李嫂,浣溪回来了吗?”秦洛在门口换鞋子,出声问道。

    “在呢。在楼上。”李嫂说道。她走过来,小声在秦洛耳边说道:“浣溪的心情看起来不好。你上去陪她说说话。”

    李嫂在林家多年,可以说是这个家庭里的一员。她虽然是佣人,但是对林浣溪极是照顾,对贝贝也很好。而林浣溪也对她很好,算是稍微的弥补一些没有母亲的遗憾。

    “好的。”秦洛说道。

    他走上楼,轻轻的推开卧室门,却没有看到林浣溪。

    站在原地想了想,于是又来到书房。

    推开书房门的时候,看到林浣溪正坐在书桌前发呆。电脑开着,秦洛站在门口却看不到屏幕上显示的内容。

    秦洛走到林浣溪身后,从背后搂着她的脖子,笑着说道:“在看些什么呢?”

    林浣溪没有动,任由秦洛抱着。说道:“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次得到她的消息———-”

    “她说了些什么?”秦洛划了下鼠标,把页面拉到最上面。

    首先,进入他眼睛里的就是一个加黑加大的标题:会长门和林浣溪无关,我才是那些照片的主人。

    然后,便是一段解释性的文字:每个女人都会遇到一个想和她厮守终生的男人,幸运者能够白头偕老,但也有少部份在中途散场。我属于情感和婚姻中的失败者。但是,在热恋的时候,你会坚定的认为,他就是你要寻找的男人,他就是你要结婚的男人。我们一定会不离不弃相守到老,为了他,你愿意做所有的事情——-他拍这些照片的时候我正在熟睡。当然,即便我清醒着,我想也没有勇气拒绝他这样的要求。毕竟,那个时候我还年轻着。那个时候,我还爱他。

    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流传出去的,我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我早已经退场,和他没有任何联系。因为有过一次伤害,所以我能够承受一切的打击。但是,你们不应该用我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去攻击指责另外一个无辜的女人。

    为了证明这些话的真实性,我会附上我年轻时的一些照片,你们可以从中找到那些相似的痕迹。

    下面,是几张女人的照片。

    果然,这些照片都非常清晰,脸蛋发型和身材气质都是会长门的那个女人有很高的重合度。

    问题是,这个在照片上还非常年轻的女人和林浣溪也有六七分相似。不得不说,林浣溪和她母亲长得也实在是太像了。

    “哈哈。”秦洛努力的笑着,说道。“她还是关心你的。至少,她知道你受了委屈,所以赶紧站出来帮你澄清。”

    “你不用安慰我。”林浣溪说道。然后,她动了动鼠标,把文章拉到最后。“我只是想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个贴子并没有能够帮林浣溪‘撇清’关系,反而像是在火上浇了一盆油。

    贴子的主人把它发布在华夏国最大的网友论坛狗扑网,文章尾端的诸多读者评论已经说明了问题。

    “原本我已经不相信这件事情和林会长有关系。可是这个贴子一发布出来,我发现她们长得很像啊?有木有?有木有?”

    “这算不算是贼喊抓贼?是不是胸部大的女人都特别无脑?中医公会那个女会长到底在想些什么?想出名想疯了吧?”

    “阴谋啊。这是赤裸裸的阴谋。你们难道没发现其中的问题吗?这件事情本来就平息了的,这个女人站出来搞这么一出,不是摆明了把林浣溪往火坑里面推吗?秦洛是个聪明的家伙,他怎么可能会选择一个如此愚蠢的女人?所以,如果不是林浣溪干的,那又是谁做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再次敲诈秦洛三百万?或者更多?”

    ——————

    秦洛脸上的笑容嘎然而止。就算他很努力的伪装,在看到这些评论后还怎么笑得出来?

    他心里的担心还是发生了。那么的残酷,鲜血淋淋。

    他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女人,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这个可怜的女人先是被自己的父亲捅了一刀又一刀,现在她又要面对自己的母亲——-

    “她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林浣溪问道。

    她哭了。无声的流泪。

    如若不是那滚烫的泪水浸湿了秦洛的手臂,秦洛都不会发现。

    她坚强、她独立、她勇敢,她有优秀女人具备的一切素质。可是,她是人,不是植物人。

    我们常说爬得越高,也就摔得越重。越是至亲的人,捅起刀子来也伤得越深。

    父亲。母亲。我们至亲至爱的人,我们血肉相连的人。这么美好的字眼,怎么能够干出这么肮脏的事情?

    “她可以不要我,可她为什么还要害我?”林浣溪的身体在颤抖,声音也跟着抖动。“是不是我真的很惹人厌?”

    “不是的。你一点儿都不讨厌。”秦洛只能更加用力的抱紧她。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不给她支持给她安慰给她信心和依靠的话,或许她会再次病倒。比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更加的严重。“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他们不要你是他们的损失。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一定有原因。不然的话,她为什么要站出来说这些话?说不定她被绑架了。说不定她受到了恐吓威胁———我答应你,我一定帮你找到原因。一定帮你把事情查清楚。”

    秦洛亲吻着林浣溪的头发额头眉毛还有脖子,他心痛得难以自已。说道:“还有,你想过没有?发贴人没有说起自己的身份,或许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她——-也有可能是别人窃取到了她邮箱里面的照片。对不对?就像上次一样。他并没有把照片发出去了,可还是出现在网上。我这几天一直在查这件事情,我觉得这是一起阴谋———-有人想用这个来攻击我。如果你中计了,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所以,你一定要陪我一起寻找凶手。陪我揭开盖子找出真相。”

    听了秦洛的话,林浣溪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这明显是一个局,一场阴谋。不然的话,怎么会一波接着一波,仿佛被人设计好了一般?

    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最亲密却又最仇恨最想遗忘却又最难以忘记的两个人都参与了进来,而且,他们担任了主力攻击手。他们像是刺客,像是杀手,一刀一枪全冲着林浣溪的胸口而来。

    他们没有杀气,但是他们是在杀人。

    “我们要怎么做?”林浣溪问道。抽出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眼眶,说道:“不要告诉爷爷。”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不会告诉他的。”

    这些事情中,林浣溪和林清源是最直接的两个受害者。一个是父母,一个是儿子儿媳,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关系更加伤人的?

    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儿,恐怕真是要伤心至死了。这些天林清源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秦洛看到他好几次在饭桌上发呆走神。显然,他还没有从儿子林赫威做的那些牲口事中恢复过来。

    “不过,看这架势他们是不肯罢休了。”秦洛说道。“如果再次闹大的话,爷爷可能自己会看到。”

    “我想杀人。”林浣溪说道。

    就那么随口说出来,就像是在说‘我想吃饭’‘我想洗澡’一样轻松随意。

    但是,越是这样,秦洛越是明白这个女人的心情。

    她是真的怒了。

    彻底的被激怒了。

    如果说上次的‘会长门’她还能够保持克制冷静的话,这一次,她再也没办法置身度外了。

    她的母亲,那个多年没有联系过的女人,她亲自跳出来发了一篇贴子。虽说她表面上的意思是为了帮林浣溪洗清嫌疑,可是,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其实她是再次要把这潭子水‘搅混’———-

    并不是所有的母亲都伟大。还有的——-很恶心!

    (PS:亲们,你们的红票还没过完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