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34章、恨她的时候,我还想念她!

第1134章、恨她的时候,我还想念她!

    第1134章、恨她的时候,我还想念她!

    “呵呵,是的是的。”匡美英对秦洛的恶劣态度一点儿也不介意。任谁手里拿着三百万的巨额支票也不会生气的。三百万啊,给其它两位见证这一事件的圈内朋友几万,她和黄虎摄影师每人可以分得九十几万,这比她做记者一年的薪水还要多,不,是好几年的薪水。她以为这个傻帽会讨价还价的,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答应了。所以,他是有资格在自己面前生气的——-任谁被敲诈了三百万也会生气,难道不是吗?

    “我也相信林小姐不是照片里的那个女人,林小姐那么漂亮,气质那么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比得了呢?”匡美英咯咯的笑着,干瘦的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我们并不是故意要来找麻烦,只是本着为读者寻找真相的目的才过来的——-如有得罪,还请秦先生多多包涵。”

    “那他呢?”秦洛指着黄虎说道。

    “你放心,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匡美英打着包票说道。她走到黄虎面前,在他耳朵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原本脸部已经痛得变形的黄虎努力的挤出一抹笑意,就像是煮熟的肉包子上面又被拧出一朵小花出来。“秦——先生,我为我刚才的话——向你道歉。对不起。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大家以后见面——-还是朋友。”

    看在一百万的份上,别说是和秦洛做‘朋友’,就是做‘父子’他也愿意啊。

    “朋友?”秦洛冷笑着说道:“你也配?”

    “你在说些什么呢。”匡美英踢了黄虎一脚,担心他说出什么激怒秦洛的话出来。“秦先生,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此了结。我们已经打扰了你们的很多宝贵时间。我们这就告辞,这就走———”

    说着,给摄影师打了个眼神,两人扶起黄虎就快步离开了。

    等到他们走远,秦洛这才拉开车门钻进了副驾驶室。

    林浣溪顺利的把车子倒出车位,然后缓缓的驶出超市的停车场。

    “你准备怎么做?”林浣溪出声问道。

    刚才秦洛钻进来之后对她说需要三百万‘设个套’,时间急迫,他并没有解释他要设计个什么‘套’,林浣溪也没有问。只是按照秦洛的吩咐,开出去一张三百万的兑现支票。

    “先把这件事情引爆吧。”秦洛说道。“今天有这一批人过来堵我们,明天肯定会有另外一批。这样的事情是很难避免的———索性就让它爆炸开吧。不要再遮遮掩掩的了。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是自己,秦洛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

    先在后面煽风点火推波助澜把事情给推到一个颠峰,然后在最热烈的时候站出来辟谣。这样,自己的人气得到一次提高,不明观众也都知道了真相。然后事情逐渐平息,而你享有美名。

    这次却不一样,受害者是‘林浣溪’。秦洛担心她的内心世界过于脆弱,忍受不了外面的闲言碎语。也担心她想要顾全母亲的名声,所以不想把事情闹大。

    可是,这样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林浣溪把车停在路边,转过脸看着秦洛的眼睛,说道:“你恰好在这个时候赶回燕京,是担心我承受不了打击吗?”

    秦洛笑了笑,说道:“之前有点儿担心,但是现在不会了。你比我想象的要更坚强一些。表现的也更好一些。就算是那些大牌名星,他们在遇到这种事情时也很难像你这么平静。”

    “因为我很清楚,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林浣溪说道。

    “——-你能这样想很好。”秦洛说道。

    “他是不是来找过你?”林浣溪问道。

    秦洛想明白她问的‘他’是谁后,说道:“是的。你知道这件事情?”

    “我看到他在外面。然后你就回来了。你们不可能没有遇到。”林浣溪说道。

    既然她什么都知道了,秦洛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说道:“他们在门口拦住我,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让我开个价钱。”

    “你答应了。然后他们就消失了。”林浣溪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一次,秦洛已经不仅仅是惊讶了。简直是震惊。

    他以为他绑走林赫威和孙俪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但是,林浣溪这个最不应该知情的人却知道了真相。

    这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故事?

    “我想要联系他,但是找不到人。”林浣溪说道。“这是我的事情,他应该找我谈的。不应该让你为这样的事情烦恼。”

    秦洛握紧林浣溪的手,笑着说道:“你说什么傻话?你帮我照顾爷爷的时候,我怎么没说这是我爷爷应该由我来为他洗衣做饭你不应该为这样的事情烦恼?我们是一家人了。他找我是应该的。”

    “我只是觉得———”林浣溪闷闷的说道:“很丢脸。”

    秦洛怜惜的看着林浣溪精致的脸颊,温柔的说道:“这有什么好丢脸的啊?又不是你愿意这样。”

    “我找他,是因为我想告诉他———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或许之前还有一丝丝的幻想,在他接受那两千万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无论他想做什么,都不应该再找上你。我们也不需要再给予他任何的帮助。”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让人把他带到一个地方关起来。”秦洛解释着说道。“我不敢接受他的条件,因为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他最后一次拿这些照片来敲诈我们,也不知道他手里到底有多少照片——-当时我又急着去美国,所以只能先把人给控制住。现在看来,我当时应该更加果断一些。”

    林浣溪摇了摇头,说道:“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秦洛问道。

    “你根本就不应该绑架他,甚至都不应该理会他———这些照片是否曝光和我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林浣溪说道。“他们不值得浪费你的时间。”

    “可是———”秦洛欲言又止。他没有说出来的一句话是:因为那个女人是林浣溪的母亲,所以他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从血缘关系上来讲,她是我的母亲。”林浣溪说道。她的眼神平静,好像在说一件与已无关的事情。“可是,从情感上,她和林赫威一样,对我而言只是一个非常讨厌的陌生人。”

    “你恨她?”秦洛问道。

    “以前恨。现在不恨了。”林浣溪说道。“恨她的时候,我还想念她。”

    “—————”

    “那个男人负了她,所以她选择了离家出走。”林浣溪说道。“这我能够理解。”

    停顿了很久,像是在酝酿词语,也像是在抚慰内心的伤痛,林浣溪才开口说道:“可是,二十年来,她没有打过一通电话给我,甚至都没有回来看过我一眼———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报复我?是她的丈夫背叛她,为什么要惩罚自己的女儿?”

    握着林浣溪的手,秦洛能够感觉的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即便她的表情平静声音平和,可是,秦洛还是能够体会到她内心的伤口正在汩汩的流着血化着脓。那腐烂的肉上生出一条两条白色的叫做仇恨的肉蛆———

    林浣溪也有恨。恨这不公平的报复方式。

    恨那个男人让她失去了父亲,也恨那个女人让她同时失去了母亲。

    (PS:昨天去媳妇舅舅家拜年了,大醉,凌晨才回到家。连请假都没来得及。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