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27章、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第1127章、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第1127章、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林赫威,你这个烂人,你生儿子没屁##眼,你卑鄙无耻下流———-”孙俪像是个泼妇一般的骂道。她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平时宝贝的不行,这次拷贝预留照片,原本林赫威是想让自己的秘书来负责这事儿,可是被孙俪给否决了,找了自己更加信任的弟弟。没想到这却是害了他。

    啪!

    秦洛一巴掌煽过去,骂道:“闭嘴。和尚有什么资格骂秃子?你们俩是蛇鼠一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孙俪嘴角流血,抬起头来正好对上秦洛仿佛要杀人一般的眼神,赶紧避了开去,终究不敢再说话。

    秦洛放开了她,孙俪再次要逃,却被挡在门口的耶稣一脚踢飞。身体重重地撞在墙壁上,然后惨呼不已。

    “你也很没有绅士风度。”红衭说道。

    “至少不再残忍,不是吗?”

    “哼。”

    秦洛走到林赫威面前,蹲下身体看着他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说道:“她弟弟是谁?住在哪儿?”

    “她弟弟叫孙中华。住在昌武区申海大厦15楼1306室。”林赫威没有丝毫隐瞒的说道。“秦洛,放过我吧———我知道我错了。看在浣溪的面子上,看在——-我父亲的份上。我再也不敢招惹你了,我会躲得远远的。”

    秦洛一脸厌恶的看着他,然后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上。

    这个男人,只要他稍微有一点儿人性,只要他稍微能够尽一点儿做父亲的责任,自己就能够保他一辈子衣食无忧。

    可是,他做的是人事吗?简直就是头牲口啊。

    秦洛给耶稣打了个眼神,耶稣会意,立即带着子弹离开了。

    很快,真相就会出现了。

    虽然全身的骨头都像是碎了一般,可是孙俪还是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爬过去抱着秦洛的小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着喊道:“秦先生——-秦先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他是无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是我让他保存那些照片的,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秦先生,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吧。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杀了我也行——-我活该,你放过我弟弟啊。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你就算要我的身子我也给你———”

    秦洛一脚把她踢出去,恨恨地说道:“你想的美。

    “秦先生——-秦先生———”

    —————

    —————

    昌武区申海大厦15楼1306室。

    耶稣和子弹很容易就避开了小区保安,通过安全通道来到十三楼。

    没办法,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把人带走,电梯里面都安装有摄像头,他们可不想被拍下正脸。

    “就是这里。”子弹说道。子弹的话很少,说话的时候一脸的憋屎样,好像是跟‘话’有苦海深仇似的。

    “敲门。”耶稣说道。

    子弹伸手按响了门铃,等了等,没有人回应。

    再按,仍然没有人回应。

    “可能家里没人。”子弹说道。

    耶稣侧耳听了听,说道:“不对。”

    “什么不对?”

    “屋子里有音乐。”

    “是吗?”子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却什么也听不到。

    耶稣笑了笑,说道:“我想,这把锁一定难不住你。”

    子弹就从怀里摸出一把瑞士军刀,用刀尖在锁眼里面挑了挑,只听‘咔砰’一声,锁芯了便弹开了。

    子弹伸手一推,铁门便应声而开。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内部装修的很不错。可能是缺少女主人的缘故,家里有些凌乱,沙发上乱七八糟的堆着脏衣服或者杂志什么的东西。

    进屋之后子弹才听到了音乐的声音,它是从其中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不过,房间的门关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耶稣打了个手势,然后他和子弹便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房间的两边。

    耶稣伸出手用力推门,竟然没办法推开。

    子弹再次出马,用瑞士军刀把房间门给推开了。

    咔———

    房间门打开,房间里的境况一目了然。

    一排书架,里面摆了不少书籍杂志。一张书桌和一张黑色皮椅。

    桌子上摆着一台苹果电脑,音乐就是从电脑里面传出来的。

    一个男人趴在桌子上睡觉,看起来非常累了,有‘客人’进屋都没有醒过来。

    子弹手握军刀就要刺过去,被耶稣给阻止了。

    “他已经死了。”耶稣说道。

    子弹惊讶的看了一眼耶稣,然后伸手抓着男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从桌子上拉了起来。

    脸色苍白,嘴唇乌黑,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尸臭味,看起来死去多时了。

    “真的死了。”子弹震惊的说道。震惊的不是这个男人的死,而是耶稣怎么一进来就知道了?

    “哦。是上帝告诉我的。”耶稣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是的,调侃着说道。

    耶稣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说道:“事情糟糕了。他必须要尽快知道这边的情况。”

    拨了几通电话后,秦洛再次走进这间恶臭难闻的铁笼子里,踢了踢林赫威,说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把你知道的的一切全部都告诉我。”

    即便十万分的讨厌林赫威,可是秦洛还是准备和他聊聊。他要从他嘴里得到尽可能多的资料,这样才能在后期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你想知道什么?”

    林赫威想从地上爬起来,秦洛摆手说道:“不用起来了。你就这样躺着吧。”

    “浣溪的母亲。”秦洛说道。

    林赫威表情一僵,很快又挤出一丝笑脸,说道:“好的好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再敢多说一个字的废话,我就踩扁你的脸。”

    “浣溪的妈妈叫做林子,我们是华夏大学经济学系的大学同学。林子在学校的时候很多人追求,我也是其中之一———”

    “结果鲜花就插在你这坨牛粪上了?”

    林赫威尴尬的笑笑,说道:“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第二年就有了浣溪。”

    “这样看来你生活的很不错吗?那为什么又———”

    林赫威扫了一眼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的红衭,小声说道:“她有病。”

    “有病?”秦洛愣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有这种事情。不过,他也从来没有和林浣溪聊过她母亲的事情,而林浣溪也绝口不提。秦洛看的出来,因为父母的双双离开,她讨厌的并不仅仅是父亲,就连对那个母亲也没有什么好感。

    “是的。”林赫威说道。

    “什么病?”

    “那个———-”

    “说。”

    “———她在床上很冷淡———”林赫威很艰难的说道。“我是在后来才知道的。后来我就认识了孙俪,她是我的秘书,然后就在一起了——-

    冷淡?

    秦洛表情僵了一下后,一巴掌抽过去,骂道:“我说过不许说废话。”

    “————-”林赫威很想哭。他几十岁的人了,被一个晚辈煽耳光也就算了。问题是,这问题是你问的,怎么又说别人说的是废话呢?你不要这么蛮不讲理好不好?华夏国是法制社会。

    “她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

    “从来没联系过?”

    “没有。”

    秦洛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这些照片只有你们三个人知道?”

    “是的。”林赫威保证似的说道。“这样的事情,不可能让很多人知道。”

    秦洛正要再问时,手里握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洛接通电话后,说道:“怎么样?”

    “晚了一步。人已经死了。”耶稣的声音传了过来。

    “死了?”秦洛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是的。死了很久,看起来有两天以上。”耶稣说道。“我从他的电脑里看到了那些照片。”

    “是不是他发布出去的?”耶稣问道。

    “是的。他的电脑上有上传记录。”

    “—————-”

    秦洛就沉默了。

    人是两天前死的,照片是今天流传出来的。

    那么,死人是怎么上传照片的?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秦洛声音阴沉的说道。

    (PS:上次让大家竞猜闻人牧月中蛊的幕后黑手是谁,答案年后将会揭晓。第一个猜对者的奖品是签名书一本。嗯。现在再玩个小游戏吧。大家可以竞猜这次的幕后黑手是谁,第一个猜中的仍然会获得签名书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