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22章、愿天下多生好人!

第1122章、愿天下多生好人!

    第1122章、愿天下多生好人!

    华鹤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可是他的心情却满是阴郁和恶毒。

    “哥,你醒了?”华英推门进来,笑着问道。

    “嗯。”华鹤伸手摸了一把鼻子,发现里面还塞着东西。“我的鼻子怎么了?”

    “哼。那些阴险的混蛋———”提起这个,华英就忍不住破口大骂。

    昨天华鹤的鼻子一直流血,最后直接晕倒在她肩膀上。她知道哥哥从小就有流鼻血的习惯,也没有太当回事儿———单纯的以为是那些人下手狠了,疮口太大,一直半会儿没办法止血。

    送进医院后才知道情况不对。医生试了激光和药物多种止血办法,可是,他的鼻子却顽固之极,那血怎么也没办法止住。

    他们的舅舅王海业给贺阳打了通电话,贺阳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王海业犹豫良久,终究还是没有拨通另外一个号码。

    果然,又流了一会儿后,那血流嘎然而止,就像是把华鹤身体里的血全部流完了似的。

    王海业和华英连忙催促医院的医生检查华鹤的身体,除了身体极端虚弱和贫血之外,没有发现其它什么问题。

    他们这才放下心来,心里却又是一阵后怕。

    很显然,这是别人暗地里做的手脚。

    如果这血一直不停的话———-就算死了,你又能把他们怎么样?毕竟,你带走的可是一个活生生的华鹤,不少人都看到的。

    “杀人于无形。杀人无形啊。”王海业眼神呆滞,喃喃说道。

    这一次,他算是彻底的见识了秦洛的手段。

    当时他去要人的时候,贺阳不得不给自己面子。他不想让贺阳为难,所以就没有出声阻拦。可是如果就这么让华鹤走了的话,肯定觉得不解恨。于是,就在华鹤身上动了手脚。

    而他之所以没有直接让华鹤流血至死,是不想让王家和贺家生出分离之心。

    狠辣有度,进退有据,堪称——王海业想了想,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他。说他是英雄吧,和性格不符。说他是枭雄吧,和事实不符。

    “不要再去招惹他们。千万不要再去招惹他们。”王海业离开的时候这么叮嘱华英。担心他们不听自己的话,甚至派了两个人守在了门口。

    听妹妹絮絮叨叨的讲完他昏迷后的事情,华鹤苍白的脸色已经近乎透明了。

    这他妈到底招惹的是什么对手啊?把你搞死了你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华英。”华鹤出声喊道。

    “哥。什么事?”华英问道。

    “让人打听游飞扬住在哪家医院。”

    “哥,我早让人打听过了,游飞扬也住在这家医院,据说他的腿要动手术了———而且手术的成功率极低。两条腿怕是要废了。”华英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也觉得心头微凉,这些人还真敢下狠手啊。平时看起来一个人文质彬彬的,一旦有人触犯和激怒了他们,就露出了恶相和森森白牙。

    华鹤闭着眼睛想了想,说道:“我就不过去看他了。你去找游巍,让他买辆车给姓秦的送过去。”

    “哥,你还真要给他送车啊?”华英生气的说道。

    “你懂什么?”华鹤狠声说道。“照我说的话去做。替我给游巍传句话,这份情我记在心里了。”

    “好的。”华英很尊重自己的哥哥,点头答应着出去了。

    “后退,是为了拉开距离下一次更凶猛的攻击。”华鹤在心里想道。“耻辱,只能用耻辱才能洗涮。”

    ——————

    ——————

    了解了这个傻女人的傻心思,秦洛无语良久,最终只能把这个女人狠狠地搂在怀里。

    动了情的男女搂抱在一起的后果就是动身,于是,沙发上就成了他们的第二战场。

    以前王九九是不可能答应在沙发上的,可是,情商上来时,智商就降下来了,于是,无所不应无所不从。

    第二天起床时,天色已经大亮。

    秦洛看了看表,已经是清晨快十点钟了。

    秦洛赶紧爬起床,先给贺阳打了个电话,说是中午要和王九九去拜访贺老爷子。贺阳说要派车来接,秦洛拒绝了。

    挂断电话,秦洛便催促王九九起床,自己洗漱完毕,然后跑去收拾房间。

    正在这时,屋子里响起了门铃声音。

    秦洛跑过去看了一眼可视门铃的屏幕,就看到贺阳一脸微笑的站在门口。

    “他竟然找到这儿来了。”秦洛苦笑着说道。这应该是王九九为他们准备的爱巢兼秘巢,没想到在贺阳面前完全没有隐秘性。

    “别忘了。他可是这儿的地头蛇。”王九九说道。然后她后退了一步,问道:“这样还算得体吧?”

    黑色短裙,白色丝绸衬衣的衣摆扎进裙子里。衬衣的胸口部位有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简单而不失灵动。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没穿丝袜,小脚光滑如玉。

    这身装扮不正式,但是很自然。恰好符合王九九此时的身份———她不是以王家小公主的身份去拜访贺老爷子,而是以秦洛女人的身份去的。这样更能够拉近彼此的距离。任何交际如果掺入了太多的利益因素,都很难成为真正的朋友和亲戚。

    “不错。”秦洛赞赏的说道。王九九虽然还保持着年轻人的轻灵和朝气,但是在衣着打扮上逐渐成熟。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确实对她的影响挺大的。

    秦洛打开大门放贺阳进屋,笑着说道:“不是说不让你过来吗?你怎么还是跑来了?”

    “我过来带路。”贺阳笑着说道。“反正我住在市区,也要陪你们一起回去。”

    “走吧。”秦洛说道。“去的太晚就失礼了。”

    贺阳就笑,说道:“你们这个时候能起床已经让我很意外了。我还以为要等到下午呢。毕竟,昨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情感释放激烈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于是,王九九就一脚踢了过去。

    贺阳笑呵呵的躲开,三人之间的关系却融洽了不少。

    王九九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怎么融入自己男人的圈子里。如果自己总是拿着捏着摆大小姐的架子,可能贺阳这些人面上尊重你,心里却不认可你。

    开点儿玩笑或者适当的打闹反而更容易和他们成为朋友。多么高高在上的人,他们在情感的表达上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贺老爷子虽然退下来了,可是还住在大军区的将军大院里。

    一幢看起来很普通的四四方方小别院,和王九九家的小楼没有什么区别。因为贺阳提前打过电话,贺老爷子的秘书贺本已经候在了门口。

    贺阳和秦洛过去和他打了声招呼后,然后便在贺本的带领下进屋。

    “小秦啊,你自己算算有多少日子没来看望我了。”一个剃着光头的老人坐在院子中间,笑呵呵的对着刚刚进屋的秦洛说道。

    贺老爷子虽然已经是八十高龄,因为年轻的时候底子好,身体现在还很不错,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的多。当然,这也要得益于秦洛的爷爷秦铮救过他一命。

    不然的话,他早就因为旧伤而逝世。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特别是像贺家这样的家庭。贺家一直威风凛凛,也和贺老的坐镇有直接的关系。这也是贺家对秦家百般照顾的原因。

    “我也知道错了。所以一回来就赶紧过来看望你老了。”秦洛笑着说道。他小时候经常跟着爷爷来这边玩,和贺老爷子也很熟悉了。“爷爷,这是九九。”

    “贺爷爷好。”王九九主动向贺老爷子问好。

    “嗯。”贺老笑呵呵的看着王九九,说道:“好啊。九九很好。”

    第一个‘好啊’是回应王九九的问候,第二个‘九九很好’就是在称赞王九九了。至于称赞什么,就要看你自己去体会了。

    这次只是礼节性的拜访,大家闲聊了一阵,又陪着贺老爷子吃了中午饭后,秦洛和王九九便提出告辞。

    “等等。”贺老爷子说道。

    他对贺本说道:“把我房间里那把刀拿来。”

    很快的,贺本便捧着一把东洋武士刀出来。

    贺老爷子接过去,用白纱细细的擦拭着刀身,自顾自说道:“这是当年带兵时缴获的战利品,跟着我很多年了,就把它送给九九吧。”

    王九九大喜,高兴的说道:“谢谢爷爷。”

    这送刀可不仅仅是‘送刀’这么简单,而是说明王九九已经获得了贺老爷子的认可,以后王九九的前程无忧。

    当然,背靠王家这庞然大物,王九九的前途肯定不会有问题。但是,被动推是一方面,主动提是另外一方面。后者将会比前者走得更高更远。

    下午,秦洛和王九九又去拜访了孙仁耀的爷爷。

    在离开的时候,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听说上午九九得了一把刀?我就送给秦洛一幅字吧。”

    孙老在书法上颇有造诣,平时很多人来求而不得。现在主动送字,自然也有点儿‘争’的意思。

    “愿天下多生好人,愿好人多做好事。”

    孙老挥笔洒墨,一气呵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