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19章、我们是兄弟!

第1119章、我们是兄弟!

    第1119章、我们是兄弟!

    是谁的声音在唱我们的歌,是谁的琴弦撩我的心弦。

    你走后依旧的街有着青春依旧的歌,总是有人不断重复着——这些傻逼的事情。

    人的骨子里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劣根性的,譬如华鹤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原本秦洛并没想好要把他怎么着,毕竟,没有证据啊。不能把他安个‘莫须有’的罪名就打断别人的三条腿吧?

    那样的话,他就不是秦洛了,是秦桧。

    如果华鹤低调一些、隐忍一些、奉承讨好一些、秦洛敲打他几句也就把他给放了。如果心里还过不了这个坎,回头再让贺阳找人敲打敲打他得了。

    可是,你好好跟他说话,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秦洛说一句,他顶一句。竟然还拿圈子里的规矩来教育秦洛———-

    这下子秦洛同学就不干了。吃亏的是我,干坏事的是你,凭什么让你来教训我啊?这正反角色不是搞错位了吗?

    于是,认真的的想了想这么做的后果后,就毫不犹豫的一脚抽在他脸上。

    你要的,我有的,全给你。

    华鹤欠抽,秦洛就给了。

    遭遇突然袭击,华鹤还算翘挺的鼻子被踩扁不说,脸上也被烟头烫出个水泡。

    他从小就有习惯性流鼻血的毛病,被大力攻击后,血流更是急促。哗啦啦的,就跟鼻孔里面被人挖了个洞似的。

    血水流敞在脸上、嘴角以及脖子和衣服上,鲜红一片,看起来像是受过多大的伤害似的。

    怒了。

    华鹤彻底的怒了。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欺负他,更何况是这样被人拿脚踹脸——-你要是踹腿踹屁股什么的,我也就原谅你了。可是,你踹的是脸啊脸啊脸啊,这个是万万不能原谅的。

    华鹤很机灵的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堵住鼻子,用他那不能杀人但是能够恶心人的小眼睛盯着秦洛,一脸恶毒的吼道:“姓秦的,你要为自己今天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哟嗬,这哥们来头不大,口气倒是挺大。”孙仁耀一幅摩肩擦掌的模样,很想上来帮忙揍人的架势。这也确实是他的性格,干架时都是自己冲在前面,用拳头砸用脚踢用牙咬用刀砍——连对自己的堂哥都敢捅刀子的货,落下一个孙疯子的‘骂名’也是很正常的。

    “怎么着?要报复是吧?那行,我也来抽你两耳光,回头你也让我付出代价。”

    说着话的时候,孙仁耀就已经走近了,伸手就要抽华鹤。

    “人妖。”秦洛急声喊道。喊完之后才觉得不对,在人前他一直是叫他孙仁耀的。这次情急之下直接喊出‘人妖’,实在是太不给人面子了。可是,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你不用插进来。”

    秦洛不希望孙仁耀和这件事情牵扯的太深,毕竟,他们孙家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还是需要军方支持的。如果他动手后,以后和西南那边结怨就深了。

    贺阳笑呵呵的看着孙仁耀,像是一只占了便宜的狐狸。显然,秦洛叫孙仁耀‘人妖’他还是很爽的。

    也只有秦洛喊孙仁耀‘人妖’他才不会生气,要是贺阳喊,孙仁耀直接能够和他拼刀子。

    孙仁耀狠狠地剜了贺阳一眼,转头看着秦洛遗憾的说道:“手痒。想练练手。”

    “华鹤,你是不是真以为没人能收拾你了?”贺阳笑呵呵的走过来,他看着华鹤嚣张的气焰也非常不爽。“说实话,这次是秦洛在搞事儿,我不想抢他的风头。你要得罪的人是我,抽你几耳光是轻的——-西南来的怎么了?就牛#逼的没人能治了?”

    华鹤盯着贺阳没有吱声,眼里的仇恨和不甘却掩饰的不是那么深沉。

    说实话,这几个人中他最怕的人就是贺阳。因为就是他带来的那个秘书模样的中年男人让他叫来的稽查队敬礼,也是他一声令下那群孙子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拍屁股走人。

    显然,他的来头极大。而且,他们的关系属于同一个系统。

    这样的话,他就没办法在他面前嚣张了。

    正在这时,陈友善口袋里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

    他听了几句,然后走到秦洛面前说道:“这小子的救兵来了。”

    秦洛瞥了眼华鹤,说道:“让他们上来。”

    一会儿功夫,在徐彬的陪同下,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略显骨感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亲热的和孙仁耀贺阳贺本握手,笑呵呵的说道:“孙少,有段日子没见了,老爷子还好吧?贺总,你的生意可是越做越红火啊。人也越来越精神了,以后有什么赚钱的生意可得拉我这穷苦人一把啊。哟,贺大秘也在。今天完事你可不能走,咱们哥俩得好好喝几杯。”

    接着,他又走到秦洛面前,惊喜的喊道:“这是小神医吧?哈哈,你好你好。我可一直在关注你呢,知道你在燕京混得是风生水起。怎么有时间回羊城了?老爷子的身体还好吧?家父可一直念叨着他的恩情呢。”

    “王叔叔。”众人依次向他问好,就连秦洛都得叫他一声‘叔叔’。

    没办法,这位的来头也着实不小,他们家老爷子是贺家的骨干力量。就连贺阳也不敢轻视。再说,大家都是台面上的人物,有些人的面子也不得不给。

    难怪华鹤这小子这么嚣张,原来还有这样的关系。

    和眼前的这位比,之前叫稽查队的人来护场子倒是有点儿小儿科了。

    如果他一开始就把这位叫过来撑肠子的话,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贺阳扫了华鹤一眼,笑眯眯的问道:“王叔叔怎么有空来这儿吃饭?真不巧,今天这儿被包场了。”

    “我哪里是来吃饭的啊?还不是为了这小子。”王海业扫了华鹤一眼,笑着说道:“贺总可能不认识,他是从西南华家过来的,他妈是我妹妹王婷,你王阿姨应该见过吧?呵呵,这小子以前小时候倒是常来羊城,后来出国念书才回来,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跨进羊城地界,没想到就招惹了贺总和孙大少小神医你们几位——-你说这孩子到底有多倒霉啊?”

    “哦。原来是王阿姨的小孩儿。”贺阳像是才知道华鹤的身份是的,笑着说道:“王叔叔早些打个电话,事情不就结了嘛。”

    王海业心想,我倒是想打个电话来着,可是你要接才行啊。贺阳说他不知道华鹤的来头,打死王海业都不会相信的。这些在外面混的公子哥眼睛都是贼亮贼亮的,你一说来自那个方向,他们就能把你的身份背景给猜个大差不离。

    再说,他也是才知道这件事的。

    华鹤在外面惹事,也不敢直接给他这个舅舅打电话啊。先是给他在稽查队的表哥打了个电话,后来发现表哥的人压不住场子后,这才向舅舅求援。

    “我也是才知道这事儿。”王海业笑着说道。“华鹤这小子没让几位吃亏吧?如果有什么损失的,都算在我头上。”

    王海业这么说就是有‘扛事’的意思了,以他们家和贺家的交情,贺阳还真不能把他怎么着。

    “没有。”贺阳说道。

    “那就好。”王海业松了口气,知道贺阳是不打算闹下去了。“我就怕这小子没轻没重的,把几位大少给伤着了。这样,我让华鹤给几位赔个礼道个歉,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回头我再请各位喝酒,怎么样?”

    “王叔叔这么说,我自然是没意见的。”贺阳说道。

    “不行。”没想到跟着一起进来的年轻女人倒是跳出来了。“不能就这么算了。哥哥都被他们打成这样,全身都是血,还要让哥哥给他们赔礼道歉———太欺负人了。他们给哥哥赔礼道歉才行。”

    “华英,闭嘴。”王海业回头瞪了女孩子一眼,一张脸变得铁青。他也是羊城老一代的公子哥,对这些家伙的习性实在是太了解了。说好听点儿是他们多疑善变,说难听点儿就是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现在他们给自己面子同意把人带走,如果他们一翻脸——-这事儿就没完没了了。

    “舅舅———”华英还想给哥哥抱不平。在西南,他们兄妹几时被人这么欺负过啊?

    “我让你闭嘴。”王海业再次吼道。

    “华鹤。道歉。”王海业催促道。他想赶紧把事情给解决了。

    华鹤还用手帕捂着鼻子,听了舅舅的话后,虽然心里一百一千个不愿意,但还是嗡声说道:“几位,今天对不住了。”

    贺阳走过去亲热的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儿没事。不打不相识嘛。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对对。你们都是年轻人嘛,以后要多亲近亲近。”王海业说道。

    又寒暄了几句,王海业才带着华鹤告辞离开。

    等到他们的背影消失不见,贺阳撇了撇嘴,说道:“这笔债先记着吧。来日方长。”

    秦洛看着贺阳和孙仁耀,歉意的说道:“一件小事儿,没想到把你们俩给牵连进来了。”

    “没关系,我们是兄弟。”贺阳和孙仁耀同时说道。

    说完之后两人很是羞耻的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纠正:“我没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