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18章、我的底线是没有底线!

第1118章、我的底线是没有底线!

    第1118章、我的底线是没有底线!

    华鹤呆滞的站在那儿,由始至终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他觉得这件事儿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让他说出什么地方不对时,他又实在找不出来。

    计划不是这样的,没有这么复杂。他就是想踩一个人,想得到一个女人———-这两者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从无失手。

    可是,这次怎么就踢到了铁板了?

    用句很文青很闷骚的话来形容就是‘就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至于是谁在安排就不得而知了。

    更让他吃惊的是,那几个二杆子货竟然出手这么狠毒,一上来就打断了游飞扬的腿。

    当他看到游巍背着昏死过去的游飞扬下楼,秦婉如看向自己的恶毒眼神时,他有种———恐惧的感觉。

    是的,恐惧。

    因为良好的出身家世,他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东西。但是,这次他是真的害怕了。

    不是害怕游飞扬或者游巍的报复,他们没有那能力。也不是害怕秦婉如的眼神,这对他来说实在太没有杀伤力了。他怕的是———这些人竟然敢无视和仇视自己。那就说明,他们所承受的苦难和心理压力已经远远超出预期,甚至超出自己带给他们的压力。

    他的对手很强大啊。

    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抽出一根叼出嘴上,然后在衣服口袋里摸火机。

    没有。他想起来了,刚才在楼上的时候是游飞扬帮他点的烟。

    那个英俊潇洒的少年,那个热情又虚伪的家伙——-转眼间就已经成了死狗。一条不能再帮他咬人的狗。

    “借个火。”他转身,对站在一边牢牢盯着他的徐彬说道。

    “没火。”徐彬冷冷的拒绝了。即使他嘴里叼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即便他喊一声就会有无数下属送来火机,可是,他还是硬梆梆的给出这样的答案。是谁刚才拽得跟什么似的?是谁要接手现场让人都滚蛋的?现在怎么不耻高气扬了?怎么不牛#逼哄哄了?

    华鹤的嘴巴张了张,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现实就是如此残忍,你站在上风位时,无数人争相讨好。你站在下风位时,所有人都敢脱裤子对你撒尿。

    徐彬看到陈友善下楼,小跑着迎上去,笑着说道:“陈局,有什么吩咐?”

    “看好大门。”陈友善应了一声,然后走到华鹤面前,笑着说道:“上面几位想要见你。”

    华鹤的眉毛一紧,说道:“可以。不过我有几个朋友要过来。”

    显然,华鹤知道今天事情难了,更担心这些人心狠手辣对他不善,所以再次打电话求援。

    陈友善想了想,说道:“那我得请示一声。”

    说完,陈友善就走到角落里打电话。

    和电话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后,陈友善走到华鹤面前,说道:“秦少让我给你带个话。如果你不想事情变得更加复杂,那就最好不要消耗他的时间和耐心。”

    华鹤看了看门口,他搬的救兵还没有来。

    犹豫了一番,点头说道:“我去见他们。”

    陈友善笑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二楼。”

    他和华鹤倒是没有什么仇怨,所以,私下里也没必要把他得罪的太狠。

    这些家伙成事不足,但是败事有余。他们要是想存心搞垮一个人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这年头,谁的屁股下面没有几坨没擦干净的屎?

    华鹤走到房间门口时,眉头不由得再次跳了跳。

    他原本以为,他要踩的家伙恰好有几个关系不错实力也不错的朋友,所以才占据了优势。可是现在看到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坐着,而其它的人都分散站立在四周时,就觉得情况和自己的想象有很大的出入。看来这家伙的来头也不简单,甚至能够在他的两个同样不简单的朋友面前占据着主导地位。

    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随便欺负的一个家伙来头就这么凶猛———这比买彩票的机率还低吧?

    “进来。”秦洛看到华鹤站在门口发愣的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华鹤进屋,警惕的看着站在他四周的人。好像他们会随时冲上来对自己拳打脚踢似的。

    “坐。”秦洛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华鹤就听话的坐了过去,这个时候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装得跟个孙子似的。

    秦洛仔细的打量着他,浓眉、小眼,因为戴着眼镜的缘故,所以眼睛小的问题并不显得突出。国字脸,薄嘴唇,唯一的亮点就是鼻子还算坚挺——-

    “没自己好看。”秦洛得出这样的结论。

    “华鹤?”

    “华夏的华,鹤舞的鹤。”华鹤解释道。

    “从哪儿来的?”

    “西南。”

    秦洛转过身看向贺阳,贺阳微笑着点头,然后这才看向华鹤,问道:“我们有仇?”

    “没有。”

    “今天这场戏很明显是针对我吧?”秦洛笑呵呵的说道,很开心的样子,好像是在说一件与已无关的事情。

    华鹤的眉头微皱,没有急着去回答秦洛的问题。

    说实话,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因为他们把游飞扬带上楼的时候,他并不在场,也不知道游飞扬和游巍叔侄俩有没有把自己给卖了,卖到什么程度。

    如果全部说假话的话,又显得自己没有‘诚意’不是?

    他还是决定先试探一下,说道:“游飞扬想泡你的女人,就设计了一些小游戏。原本以为你没办法过关,却没想到踢到铁板———游飞扬是我朋友。他的事我自然要伸手帮一把。”

    秦洛就盯着他的脸不说话了。

    说实话,秦洛是真恨游飞扬啊。

    你他#妈的明明就是一个坏人一个反派,你讲什么忠诚拼什么骨气啊?

    有你这么做坏人的吗?你有没有点儿‘职业道德’啊?

    电视上的坏人一遇到酷刑就屈服遇到黄金美女就被收买,你的腿都被人打断了,还不赶紧把主子给卖了你装那门子英雄好汉叉叉党员?

    因为游飞扬的不配合,秦洛对华鹤还真是有点儿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感觉。

    因为游飞扬没有指认过他,秦洛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华鹤是这件事情的主使者。

    而且这家伙来头不小,好像还和贺阳有点儿沾亲带故,毕竟,西南那一块儿也是他们家老爷子的势力范围,秦洛总不好对他也搞‘审讯’这种事儿。

    可是,秦洛又非常确定这小子一定和这件事情有牵连,而且,很有可能他就是主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在天涯你在海角,而是凶手就在你面前你却不能一巴掌煽过去。

    这种憋屈的滋味实在是太挠心了,让秦洛的表情越来越难堪,就像是在憋屎却找不到茅坑一般。

    “你可真招人恨啊。”秦洛呲牙咧嘴的笑着,说道。

    “彼此。”华鹤从秦洛的话中便听明白了游飞扬并没有出卖自己。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对自己这么客气也这么的无奈。想通了这个关节,他说话的底气就壮了不少。

    “你是不是以为没有证据,我们就奈何不了你?”秦洛笑着问道。

    华鹤从怀里摸出一根烟,用茶几上不知道谁落下的打火机点着火,悠悠的抽了一口,吐出一个个漂亮的小烟圈,仰起四十五度的脖子和那张丑脸,很是装逼的说道:“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们这些出来玩的都要遵守一个底线———谁越了底线就是犯规。不管你怎么想,你没有任何证据,所以你不能动我。动了我,你就是犯规,就是跨越底线。”

    “什么圈子?”秦洛问道。

    华鹤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痴,所以不屑回答。他又吐了口烟沫。那烟沫组成一个个的小圆圈,一环绕着另外一环,可好玩了。

    哐———

    秦洛的身体后仰,一脚踹在他脸上。

    那叼在嘴上还在燃烧的烟蒂被压弯贴在他脸上,烫得他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不是什么圈子里的人,所以我没必要遵守你们的什么破规则。”秦洛看着他像是油锅里蹦哒的基尾虾似的华鹤,寒声说道:“还有,我有我自己的底线。”

    “我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