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16章、借刀杀人!
    第1116章、借刀杀人!

    羊城没有黑夜,这是一座晚上比白天更加光明热闹的城市。

    名爵饭店的门口,安静的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汽车。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快步走了过来,拉开车门坐在了驾驶室的位置。

    “扬少。”男人转过脑袋,恭谨的喊道。

    “开车。”一个沉闷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来。在这辆熄火多时的车子里,后驾驶室的位置上竟然还坐着一个同样年轻的男人。

    “好的。”男人赶紧转过脑袋,小心翼翼的把车子给发动起来。

    名爵的客人都走得七七八八,还有少数一些等着看热闹的人也转移到旁边的一家叫做天圣汇的咖啡馆里。他们这辆宝马车停在门口是有点儿引人瞩目。

    车子驶出一段距离,在经过一家大公园的时候,后车座的男人再次出声说道:“停车。”

    嘎————

    车子停了下来,眼镜男人快速下车,小跑着跑过去帮忙打开后车门。

    男人抬脚下车,拍拍眼镜男人的肩膀,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出来。

    自己抽了一根后,把剩余的烟都丢给眼镜男。

    “赏你的。”男人笑着说道。“你可别嫌少。我出来的时候好不容易才从我叔叔那儿坑来这么一条,来到羊城又被东胜他们几个给打劫过一次,现在也就剩下这么一包了。”

    眼镜男一把接住香烟,看着上面金黄色的‘特供’两字笑的合不拢嘴,笑呵呵的说道:“谢扬少赏。这种烟可稀罕着呢。也就是从燕京那边过来的几位真龙才能搞到,我们这些混南边的小爬虫可是没机会——-”

    他把这包特供烟揣进口袋,然后又从另外一只口袋里摸出中华烟叼在嘴上。

    “怎么抽这个?”被稀呼为扬少的男人问道。

    “扬少给的烟我可舍不得抽。至少不舍得在扬少面前抽——-在你面前抽起不到装逼的效果。要是在其它聚会上把这烟往桌子上一丢,嘿,这面子可就有了——-”眼镜男讨好的说道。

    “看你那点儿出息。”扬少很亲热的拍了他脑袋一巴掌,显然,他对这小子的马屁很是受用。“尽管抽吧。这次你的事儿办的不错,回头我去我们家老爷子那儿给你拿两条过来。”

    “谢扬少。”眼镜男高兴的答应着,先用打火机帮扬少嘴上的烟点着火后,这才给自己嘴上的中华给点着。

    “天泽,这场戏还不错吧”扬少的身体靠在车身上,吐出一口烟沫后,仰望着天空上寥寥几颗星星说道。

    “嘿嘿,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华鹤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上去了。”眼镜男笑呵呵的说道。“小地方来的一个小瘪三,脾气倒是不小,还敢惹扬少———-这次要让他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扬少这一招借刀杀人计确实大妙啊。要是我的话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天泽,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我可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扬少阴沉沉地盯着吴天泽,冷笑着说道。

    “扬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今天这事儿说出去的。只要我说出去半个字,你就让我生儿子没屁#眼我妹妹成为千人轮的妓女——-”吴天泽信誓旦旦的保证赌咒。

    “我没办法让你生儿子没屁#眼,但是我有无数种办法把他的屁#眼给堵上———”扬少寒着脸说道,在黑暗中呲着一口白牙。很快的,他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拍拍吴天泽的肩膀,说道:“天泽,你也别想那么多。我既然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干,自然是相信你的。不然的话,我为什么不找东胜他们?还不是因为他们的嘴巴不够严实,我信不过。”

    “谢谢扬少。”吴天泽感激的说道。

    扬少对吴天泽的态度很满意,笑着说道:“你以为这场戏是为了华鹤导的?他也配?也就是你们这些没见过真神的把他当个人物,在我面前他也就是一提鞋的货色。”

    “是是。我们哪能和扬少比,层次可是差得远了——-我们觉得牛#逼哄哄的人物,其实在你们眼里也就是不入流———”吴天泽深谐马屁之道,不怕胡说,就怕没的说。

    不得不说,吴天泽的话让扬少有了表现的欲望,笑着说道:“这场戏是为那个姓秦的家伙导的,他才是这场戏的男主角。”

    “一个电话能把孙仁耀和贺阳招来的,说明他也不是个简单人物——-我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时候,有人说他是羊城三杰之一。羊城三杰是羊城的怪胎,孙仁耀和贺阳在圈子里倒是声名赫赫,他们有自己的小圈子,我们这些小人物根本就不被他们放在眼里。不过,另外一个家伙几乎没什么人见过——-据说家里是做医生的?这不对啊。一个做医生的怎么能和孙仁耀贺阳这种货混在一起?别的不说,单是孙仁耀这股子牛脾气,那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平时都不正眼看人。”

    “他确实是个医生。”扬少说道。“他们一家都是医生。”

    “那倒是挺奇怪的。”吴天泽眼睛巴巴地看着扬少,等待着他来传道解惑。

    “不过,他不是个普通的医生。”扬少想起那火辣辣的几记耳光,眼里就充满了仇恨之色。年纪轻轻,倒很是会掩饰情绪,那抹恶毒一闪而逝,然后又回归平静。“这么说吧,我对上他都不一定能够占上便宜。”

    “这么生猛?”吴天泽瞪大了眼睛。

    “是啊。”扬少心虚的说道。其实现阶段,他根本就没信心直接对上秦洛。“他身边那个女人的来头更大,说出去能吓死你。”

    “扬少,你快说说。那女人虽然长得挺漂亮的,我还真看不出来她有什么背影。打扮的很普通啊。开一辆破大众——-你也知道的,咱们这个圈子就认这些东西。要是参加什么聚会,我这辆奔驰都不好意思开过去。”

    “行。今天就让你开开眼。”扬少对着吴天泽招了招手,吴天泽把耳朵靠了过去,扬少小声说了一个名字。

    吴天泽嘴上的烟掉了,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么生猛?那她跑到羊城来干什么?还开辆高尔夫?这不是玩人吗?”

    “其它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扬少当然不愿意把其中的内情讲给吴天泽听,毕竟,他也是这内情中的一部份。而且是很不光彩的一部份。

    “是是。”吴天泽点头称道。“那这次华鹤不是死定了?”

    “这是必然的。”扬少颇为自负的说道。“如果是平时的话,可能王家那女人也不会和他一般见识。问题是现在王家出现了不同的声音,那女人必须要找个由头把这些杂音给压下去———华鹤这条鱼便主动送上门了。而且,还是一条不小的鱼。”

    “高啊。实在是高啊。有十八层楼那么高。”吴天泽对着扬少竖起大拇指。“扬少和王家那女人认识?不然的话,你怎么这么帮他?”

    “认识。当然认识。”扬少的表情僵了僵,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不过,绝对不是朋友之间的认识。”

    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了。

    “那扬少你———”

    “我的打算你也没必要知道。”扬少突然有点儿恼怒这小子的胡乱发问了。妈辣个逼的,那么多问题你不问,偏偏问一些在人伤口上撒盐的破问题。你脑子有病啊?

    “是是。”吴天泽也看到扬少的语气有点儿不耐烦了,小声说道:“扬少,那现在我要做些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看着就行了。你应该做的都做完了,现在是他们的表演时间。”扬负说道。“就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了游巍和游飞扬这两颗棋子。”扬少把烟蒂丢在地上,用鞋底狠狠地碾压着。“原本准备用过就丢,没想到这叔侄俩还真是有股子狠劲儿。竟然当真咬死自己是主谋不肯松口。人为财死,此言不虚啊。”

    “哼。扬少的交代,他也肯违背?”

    “如果你是游飞扬,你怎么选?”扬少盯着吴天泽问道。

    “———-我肯定也和游飞扬一样。”吴天泽笑呵呵的说道。

    “哼。”扬少冷哼一声,显然是对他迟疑的两秒钟有点儿不满。“盯着。如果游飞扬这次不死,我保他一辈子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