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15章、出手!
    第1115章、出手!

    此言一出,举室皆惊。

    游巍和游飞扬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怎么这家伙还要赶尽杀绝?

    他们都以为秦洛同意回屋里谈是因为他不准备再追究了,没想到现在‘好戏’才刚刚开始。他把人拉回来不是要结束,而是——-准备下狠手了。

    倒是贺阳和孙仁耀的眼睛同时一亮,却没有出声说些什么。

    “你这个朋友不错。”贺本小声在贺阳旁边说道。

    “我们家老爷子都称赞的人物,又能差到哪儿去?是不是觉得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好欺骗?”贺阳颇为自得的说道。“他要是发起狠来,连那个孙疯子都很顾忌。”

    “姓游的还真是极品。都到了这一步还把人当傻子玩——-要他一条腿实在是太仁慈了。”

    “他不是要人一条腿,而是要他一个态度。”贺阳说道。“等着吧。好戏在后头呢。”

    王九九握了握秦洛的手,表示鼓励。

    “仁耀,这么干会不会———-”陈友善想劝一劝。毕竟,处在他的位置上是不希望事情搞大了没办法收拾。砸一辆车封一家店无非就是点儿经济损失,可是,如果打断人一条腿的话,那可就是人身安全了。性质不一样的。

    “陈叔叔,你想的太多了。”孙仁耀打断他的话,说道。

    陈友善看到孙仁耀表情不善,终究没敢再开腔说话。

    “动手啊。”秦洛看到游飞扬傻乎乎的站在那儿,催促着说道:“怎么?对自己下不了狠手?”

    “大少,大少———”游巍躬着身子站在秦洛面前哀求道:“大少,飞扬年幼不懂事,做错什么还请你多多包涵。”

    “他不是不懂事,而是懂了太多事。”秦洛笑着说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吧?我知道,你们想把我打发走了好去拿别人的补偿———或许你们觉得和即将得到的补偿相比,就算断一条腿也不值什么。既然这样,我就要他一条腿。这就是他给人做枪来玩我的代价。”

    “大少,没有这回事儿。真的没有这回事儿。飞扬只是年轻气盛,他没有得罪大少的意思。”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秦洛点头。“如果我只是个小医生,他就有得罪我的意思了。如果我没有这两个朋友,他也有得罪我的意思———关键是我有两个看起来还有点儿能力的朋友,于是,他就没有得罪我的意思了。是这样吗?”

    “————”游巍便不再说话了。公子哥踩人当然找没自己实力强的去踩。踩比自己强大的的——-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我知道他心里应该很后悔,后悔不该做那些事情———可是,既然做了,就要承担这件事的后果。”秦洛说道。“当然,他也可以交代是受谁指使的。”

    “大少,飞扬知错了。我们知错了。我们有眼无珠,不应该得罪你,不应该欺负任何人——我这个做叔叔的代他向您道歉了。还请你大人大量——-”

    “我是大人,但是我的肚量一点儿也不大。”秦洛用力的摆手,说道:“动手。如果等到我来动手了,就不仅仅是断一条腿了。”

    秦洛看着游飞扬,说道:“你很聪明,知道富贵险中求的道理。我相信,你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以前可能你的运气比较好,被欺负的那一方完全没有还手能力,所以你很容易就得到了酬劳。可是,这种事情就跟做投资一样,有赚就会有赔——-既然你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现在倒是舍不得一条腿了?我说过,只要你打断自己一条腿,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我不会再为难你们,我的朋友也不会。无论你们从别人那儿得到什么赔偿,这都和我没有关系了———-这么处理还算仁慈吧?”

    “大少,我们换一种方式道歉———”游巍还想再劝。

    “闭嘴。”秦洛喝道。“受害人是我,凭什么让你来决定怎么赔偿?按照你的意思,是不是罚酒三杯就行了?”

    “—————”游巍想,这小子说话真刻薄。

    游飞扬看着脚下的球杆,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年轻人有哪个不爱美的?断了一条腿的话——-再美又能美到哪儿去?

    “动手。”秦洛喝道。

    游飞扬面如死灰,颤抖的手很艰难的才从地上拿起球杆。

    双手握杆,一幅挥杆出击的架势。

    可是,他的脚下没有‘高尔夫球’,有的是他的两条腿———左腿和右腿。

    说实话,他真不知道要打断那一条。好像每一条腿都对他无比的重要。

    全场雅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让一个正处于青春年华的英俊少年打断自己的腿——-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残忍太歹毒了。在场的不少学生根本没办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啊———”

    游飞扬大吼一声,闭上眼睛狠狠地把球杆往自己的右边小腿砸过去。

    “不要。”秦婉如冲过来抱住游飞扬的身体。“飞扬不要,不要这样飞扬———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你告诉他们是谁指使你的吧———是不是华鹤?一定是华鹤对不对?不然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秦婉如又松开游飞扬,扑通一声跪倒在王九九的面前,哭喊着说道:“九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总是攻击你,我不应该嫉妒你,我不应该总是在背后说你坏话——-我求求你帮帮我,帮帮飞扬吧——-我真的好喜欢他啊。他不是故意要得罪你们的。一定是受人指使的。一定是那个华鹤指使他的。”

    “闭嘴—-你这个贱人——”游飞扬脸色铁青的对着秦婉如喝道,冲上来对着她又打又踢。他舍不得用球杆打断自己的腿,倒是很舍得用它打别人。

    这个女人,这个白痴女人———他宁愿断一条腿也要保守的秘密就这样被她揭开。这样的话,自己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叔叔所承受的耻辱也浪费了———-想起华家将来的反应,他就有种怒火燃烧的感觉。

    王九九闪电般的从秦洛身边跳了起来,一脚踢在游飞扬那张狰狞扭曲的丑脸上。

    砰———

    游飞扬惨叫一声,身体凌空飞起,然后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王九九在部队里练习过军体拳,对付三两个大汉完全没有问题。

    “不要欺负女人。”王九九鄙夷地看着游飞扬。“而且是一个爱你的女人。”

    王九九并不是原谅了秦婉如的过往或者说是同情她此时的处境,而是纯粹的认为游飞扬太恶心了。

    秦婉如千般不对,终究是因为爱他才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他不仅不领情反而冲上来殴打———

    这让王九九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她当时也是像这般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没有他的允许而热烈地执着地追逐着。

    可是,她最终还是走进了他的世界,走进了他的心里。

    而游飞扬呢?他的表现还是一个男人吗?

    秦洛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原本设计好的剧本再次发生了变化。

    一个女人想要让男人记忆深刻,要么发疯,要么发骚。

    很显然,秦婉如深刻的了解了这句话的真谛。

    她不知死活的冲上来,倒是救了游飞扬一条腿,可是,自己却被她保护的男人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秦洛走到游飞扬面前,伸手从他手里捡过球杆。

    呼———

    他把球杆高高的抡起,接着,重重的落下。

    咔嚓———-

    球杆砸在游飞扬的膝盖关节处,屋子里便响起了骨头破碎的声音。

    “啊———”游飞扬惨叫一声后,然后干脆地晕倒了过去。

    秦洛没有就些停手。

    他再一次举起了球杆,再一次用力的向下挥去。

    咔嚓———-

    游飞扬的另外一条腿的膝盖骨也被他打断了。

    他说过,等到他亲自出手的话,就不仅仅是要断一条腿那么简单了——-至少是两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