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14章、狗腿!
    第1114章、狗腿!

    “好好的想一想。不用急着回答我的问题。”秦洛声音温和却不失威严的说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惩罚一点儿都不轻。”

    “要是你欺负我兄弟的话,这笔帐就算在你身上。”孙仁耀冷笑着说道:“你这辈子都不用开车了。只要让我知道你开车,我就让人把车给砸了。你买一辆,我砸一辆。我的生活很无聊,能够找一些有趣的事情做做也不错。”

    “是不能轻饶了他。”贺阳笑着说道。“我们的出场费总是要讨回来的吧?平时我可不参加这样的活动。”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正如秦洛所问的那几个问题一样,在这件事情之前他不曾和游巍见过面不曾发生过矛盾也不曾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那么,他为什么要指使人砸自己的车子呢?

    显然,罪愧祸首不是他。

    可是,明明犯错的人不是他,他却主动跳出来扛事———他傻了?

    能够在羊城这种地方开一家像名爵这种档次的饭店,这个老板肯定不会是傻瓜。既然不傻,那么他为什么这么做?

    说明其中有更大的利益。

    这个利益是什么?秦洛不关心这个问题。

    他要做的就是找出幕后黑手,查明这件事情发生的起因。

    经历的事情多了,秦洛的心思也就格外的敏感。那么多次的杀机那么多次的困局那么多次的死里逃生,秦洛对这些背地里搞阴谋的家伙是深恶痛绝———他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谁,可是,遇到的麻烦简直是车载斗量数不胜数。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们仅仅是为了砸一辆车让自己出丑?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其它的后手?

    而直到现在游巍还在隐瞒还在遮掩,甚至喊来游飞扬陪着演戏———到底后面有多大的利益才促使他做出这种不惜得罪羊城三少的事情?他明明知道在这个时候继续欺骗只会惹来更大的麻烦,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那么——-那小子的来头还真是不小啊。

    秦洛知道或许这件事情和台阶上站着的那个叫做华鹤的家伙有关系,但是,这只是他的猜测———他总不能上去就把这家伙饱揍一顿,说我怀疑你指使人砸我的车子吧?

    他需要有人去指证他,需要一个攻击的借口。

    更让秦洛生气的是,游巍和游飞扬死不松口,不知道是为了利益还是害怕得罪———难道他们觉得好人就比较好欺负一些?

    他们俩倒是打的好算盘,把所有的罪责全背在身上,等到今天的事情过了,他们就彻底的得到华家的支持,以后每年的利润可以翻倍甚至翻十几倍几十倍———这可是一个亿和十个亿的区别啊。被人煽几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他们不明白的是,秦洛根本就没打算就此收手。

    就像媒体上报道的一样,每次有公务员犯事后,就会有‘临时工’跳出来顶罪。为什么那些‘临时工’乐此不彼的干这种事情?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的损失只是在明面上,而暗地里得到的赔偿却是明面损失的好多倍。

    无疑,游巍和游飞扬就是华鹤丢出来的‘临时工’。

    别的‘临时工’秦洛收拾不了,这两个‘临时工’他是铁了心要打倒。这还不算完,他还非要把那个真正犯事的家伙给找出来———-

    果然,听了秦洛的话后,游飞扬的表情阴睛不定。

    他为什么跟着华鹤甘愿给他打头阵?那是因为华鹤的家族能够给他们游家带来巨大的经济利润。

    原本他以为秦洛就是个小角色,踩了也就踩了,死了也就死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踩几个没钱没权的小瘪三算是个什么事儿?

    如果连装逼的权利都没有,他们生活的不是太没有意思了?

    可是,没想到今天踢上了一个铁板。

    踢上铁板也就算了,他知道华鹤的背景,知道他能调动军队——-结果人家那边来的人更猛,三言两语就把华鹤的人给打发回去了。原本他们还想着要让这些家伙跪在地上唱‘征服’呢,没想到转眼间——-就轮到他们唱征服了。

    说出真相,自己脱困,可是华鹤危险了。家里的生意没了,他以后也不会饶恕自己。

    隐瞒吧,这些家伙也不好应付——-不过,相比较而言,应该还是华鹤那边更危险吧。

    于是,游飞扬很坚定的说道:“我没有给人做枪。这件事情就是我指使的。我喜欢王九九的事情全校的人都知道。不信你可以问我的同学。”

    “对对。我可以做证。”秦婉如跑过来说道。“飞扬一直在追求王九九。这事儿大家都清楚。”

    “我也可以做证。你去学校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大家都知道———”

    “飞扬就是想和你开个玩笑———九九,你快帮飞扬说几句话啊———-”

    其它的同学也跑了过来。毕竟,吃人的嘴短,虽然这些学生害怕秦洛和他身边的孙仁耀贺阳这两人,终究还是愿意站出来说句‘假话’。

    要是没有在进包厢的时候发现游飞扬和华鹤的那个诡异的眼神,秦洛还真相信了他们的话。

    可是,他早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偏偏这些家伙还在把他当做傻子玩———

    “好吧。我相信你说的话。”秦洛点头说道。他转过身看向贺阳和孙仁耀,说道:“站了半天,还真有点儿累了。我们进里面去谈吧。”

    “对对。进屋谈。进屋谈。”游巍连连点头邀请。心想,只要他们肯进屋,自己好好的道歉,然后再赔偿一点儿损失,事情不就这么解决了吗?

    这次他们叔侄俩咬牙没有供出华鹤,华鹤这小子就欠了他们很大的人情。这事儿要是让华家的人知道,还不得好好的补偿他们?明年从他们手里拿十个亿的合同应该没问题吧?

    “我也有点儿渴了。”王九九娇滴滴的说道。

    秦洛和王九九这么说了,孙仁耀和贺阳自然不会反对。

    陈友善——-他根本就没有反对的资格。

    于是,秦洛牵着王九九的手走在前面,游巍侧着身体走在一边引路。孙仁耀和贺阳并排走在后面,可是两人眼观鼻鼻观心,像是身边根本没有这个人是的。贺本跟在贺阳的身后,就像是一个称职的秘书。

    然后才是陈友善游飞扬秦婉如等人———

    其它的食客也想跟着进去瞧瞧热闹,却被门口的警察给挡了下来。

    于是,他们站在楼下围着那辆被砸烂的法拉利转了几圈啧啧叹息后便各自散去。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总不能一直在门口守着吧?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站在人群后面,等到秦洛他们进入名爵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在游飞扬的邀请下,他们进了一间装修极是豪华的大包厢。包厢里有沙发,有书桌,有室内高尔夫和影音设备。显然,这应该是游巍平时办公休息的地方。

    “请坐请坐。”游巍热情的邀请秦洛贺阳孙仁耀等人坐下。

    结果,只有秦洛和王九九坐下了。其它人都不肯坐。于是,一群人围着秦洛分散的站着,就好像秦洛和王九九是正在理朝的皇帝和王后似的。

    “怎么都不坐?”秦洛笑着说道。他还真不适应这样被人围观。

    “你们坐就行了。我们就是看看热闹。”贺阳站在门口,双手抱胸说道。

    孙仁耀不悦的瞪了贺阳一眼,因为这小子抢了他的台词。

    “大少,要喝点儿什么?茶?咖啡?我这儿有几瓶年份很不错的拉菲,平时没舍得喝,今天来了贵客———”游巍殷勤的招待着。

    “不用了。”秦洛说道。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房间里四处转了一圈后,从墙上取了一根高尔夫球杆握在手里。

    “大少平时也喜欢打高尔夫?”游巍笑呵呵的问道。

    “没玩过。”秦洛坦白的说道。

    秦洛试了试球杆的硬度后,对此非常满意。

    他把球杆丢在游飞扬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喜欢给别人做狗腿,那就——-打断自己一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