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11章、打脸!
    第1111章、打脸!

    “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自己就来了。”秦洛笑着说道。“还真是及时,电话费都省了。”

    秦洛知道,以孙仁耀贺阳的关系网,他们对羊城的事情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只要是稍微知道自己和他有点儿关系的人,看到自己被人欺负,肯定会第一时间打电话过去汇报———什么是机会?这就是他们和贺阳孙仁耀牵线搭桥的机会。

    贺阳亲热的搂着秦洛的肩膀,笑着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了也不打通电话?贺月月每次放假回来都问你有没有回来,她问着不烦我听着都烦了——-”

    “先解决问题吧。”孙仁耀脸色不善的打断贺阳的话,对秦洛说道。“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再说,也没什么好叙的。你又不缺少女人——-”

    孙仁耀有点儿危机感。这货太不厚道了,竟然想让自己的妹妹使美人计。如果秦洛要是真和那个贺月月走到一起,那就是贺阳的妹夫,自己和秦洛的关系不是要疏远一些了?

    不行,一定要把你们给拆散了。

    “我和秦洛说话,关你什么事儿?”贺阳也怒了,声音不快的说道。

    “我和秦洛说话,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你凭什么打断我的话?”

    “有哪条法律规定别人说话的时候我不能插嘴?”

    “别人怕你孙疯子,我可没有这觉悟———怎么着?想练练?”

    “狗屁的贺大少,在我眼里也就是一坨屎——-练练就练练,谁还怕了你?”

    “你们俩先消停一会儿。”秦洛没好气的说道。这两个家伙就是这样,有点儿水火不融的架势。平时老死不相往来,偶尔相遇就是这幅互相看不顺眼的争斗境况。秦洛就是他们中间的和事佬和降温剂,每当他们的争执逐渐升温快要失控到动手的时候,他就得赶紧站出来打圆场降温。

    平时他们这么干也就罢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外敌还没解决,内部矛盾就先暴露了。也不怕放人看到了笑话。

    听到秦洛的喝斥,孙仁耀狠狠地剜了贺阳一眼,不再说话。

    贺阳搂着秦洛,笑着说道:“这家伙就是属狗的,见人就咬——-嘿嘿,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不就是西边来的一只跳梁小丑吗?有什么值得你秦大少看重的。你要是真想把他灭了,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陈友善原本还担心孙仁耀和贺阳两人真的打起来,那样的话,自己是帮还是不帮?帮的话,要帮谁啊?

    孙仁耀不能得罪,贺家的人就可以得罪了?

    没想到秦洛一句话,他最畏惧的两个大少爷竟然都偃旗息鼓了。

    “我的姑奶奶———-”陈友善想。以后不能仅仅把他的身份定义为‘恩人’,还要把他当做大爷捧着啊。

    “我要是有这能力,还找你来干嘛?”秦洛笑着说道。“也就是被人欺负急了,这才给仁耀打了通电话。羊城是我老家,在自己老家被人砸了车,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你还和我装。你没有。你媳妇有啊———-”贺阳撇了身后乖巧的站着,像是个听话小媳妇似的王九九说道。“她要是给我们家老爷子打通电话,说不定我爷爷会急成什么样——-”

    “行了行了。小孩子玩的游戏,就别惹那些大人掺和进来了。不然的话,事情可就变质了。”秦洛笑着摆手。“你看到了,他们可把海军稽查队招来了。现在得你出马了。仁耀的关系都在政府部门。他出面不合适。”

    “这种事情,自然应该我出面嘛,你找他干什么?”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找你?你滚蛋,没你我照样把他们给收拾了———”

    “我为什么要滚蛋,你怎么不滚蛋———”

    “人越来越多了———”王九九走上前挽住秦洛的手臂说道。

    “是是。我这就去办。我这就去办。弟妹放心,今天这口气我一定帮你出了,这个面子我一定帮你找回来。”王大小姐发话了,贺阳也没了和孙仁耀斗下去的心情,表了态后,就和身边的贺本打了声招呼,两人往华鹤那边走过去。

    陈友善再次看的目瞪口呆。

    他知道,这些公子哥的关系好,但是,并不见得他们会重视一个女人。说难听点儿,在他们眼里,女人就是一堆皮肉。他们高兴的时候就抱抱,不高兴的时候一脚踢开。

    可是,现在贺大少好像对秦洛的这个小女朋友很是看重嘛。还有点儿尊重———是的,尊重。

    这个情况可就不对劲儿了。他就算给秦洛面子对你点头笑笑,可是,你凭什么让这些心高气傲的家伙尊重你啊?

    ———————-

    ———————-

    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百万富翁的朋友一定也是百万富翁。这句话虽不绝对,但是却有一定道理。

    游巍认识孙仁耀,在一次品酒会上,他远远的见过他一面。那个时候他带着一群衣着不凡的年轻人走进来,虽然因为一张脸过于俊俏而显得威势不足,可是,前呼后拥的气派和无数人争相讨好的热闹还是让他显得如此耀眼夺目。

    他们没有在大厅多停,而是直接在主办方的邀请下进入了里面的包厢。那个时候游巍就问了身边的一位朋友,问孙仁耀是什么人。朋友的表情有点儿意味深长,说道羊城三秀孙仁耀。

    孙仁耀?

    他记下了这个名字,也记住了这张脸。

    倒不是为了方便讨好,他知道自己可能很难接近这样的人。而是为了保持距离,有些人不能做朋友,更不适合做对手。他们的能力太大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踩死一个小人物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可是,没想到竟然把他也惊动了。

    而且,一来就直接走到了那个被华鹤砸车的年轻人身边,他连上前打声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他很担心,很害怕,却没有立即上前赔礼道歉。

    因为他知道,华鹤有着深厚的军方背影。只要华鹤愿意出手,这个年轻人也不见得就能够奈何他们。

    先把今天的事情给圆了,明天就准备厚礼去见这个穿长袍开大众的王八蛋———-姿势放低一点儿,笑容堆的厚一点儿,这些年轻人总不会过于为难自己吧?

    毕竟,自己也展示过实力不是?

    果然,华鹤出招了,这些人有点儿投鼠忌器。

    他以为局势正在朝着他预计的方向发展,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自己及时的出现赔个礼道个歉,无论是长袍男孙仁耀也好,还是华鹤这边也好,都给他们找个台阶——-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可是,情况却再次发生了偏移。

    贺阳来了。

    游巍和孙仁耀不熟,那是因为孙仁耀过于‘游手好闲’。贺阳不同,他是羊城,不,是整个南方省的成功商人。就是他哥哥游龙见到他时也都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贺总’。

    他问过哥哥贺阳的身份,游龙指了指头顶。于是,他便明白了。

    可是,现在他认识的‘贺总’也站在这个长袍男那边,也就是他的对立面——-他就坐不住了。

    长袍男、孙仁耀、贺阳———难道这就是羊城三秀?

    游巍一巴掌煽在自己的脸上,骂道:“你这个猪脑袋啊。为什么早点儿不出来圆场,还等华鹤展示什么力量?这可是羊城三秀啊———”

    他小跑着拦在贺阳的面前,满脸堆笑,低头哈腰的问候道:“贺总,有些日子没见面了。你老人家怎么有空到名爵来坐坐?”

    贺阳停住脚步,扫了游巍一眼,问道:“你是?”

    “鄙人游巍,和家兄游龙去公司拜访去贺总。”游巍笑呵呵的说道,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贺阳,努力的想要恢复贺阳对他们的记忆。

    贺阳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哦。是有这么回事儿。”

    听到贺阳终于想起自己了,游巍高兴的说道:“贺总,这家小店是鄙人的,能否赏脸进去坐坐?”

    “嗯?名爵是你开的?”贺阳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表情变得阴沉起来。

    “是的。”游巍硬着头皮扛下来。这个时候说‘不是’也没用了不是?“店里的伙计不懂事,得罪了你的那位朋友。我想请贺总帮忙说句话,给我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

    啪———

    贺阳一巴掌煽在游巍的脸上。因为用力过猛,游巍的半边俊脸都红肿起来,身体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

    “过来。”贺阳虎目精光,死死的盯着他说道。

    游巍稍一犹豫,但还是咬牙又走到了刚才站立的位置。

    啪!

    又是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