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09章、看他不顺眼!

第1109章、看他不顺眼!

    第1109章、看他不顺眼!

    贺阳是个生意人,每天都会忙得不可开交。

    但是,他有一个习惯,无论工作再忙,每个礼拜五的晚上都会回来陪老爷子吃饭。

    贺家和孙家不同,孙家开枝散叶,同气连声,势力颇大。贺家在军队系统中的势力更加庞大深厚,遗憾的是却面临着无人继承的困境。

    贺老爷子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育有一儿一女,小儿子直到现在还没有子嗣。虽然大儿子和小儿子都在南方大军区中身居高位,但是,到了第三代却是集体沉没。

    贺阳无心进入军队,一心想要去做个富家翁。贺月月还是个学生,即便有心进入,加上贺家在后面的推力,发展也会受到限制。最多在后勤部门或者文工部门做个实权两把手,想要做到一个大军区的一把手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贺家或者说贺家下面的人不得不考虑顺位接权的问题。

    贺阳也知道老爷子心里着急,于是有事没事的都会回来陪着他说说话。就算被他说上几句,可那终归是自己的爷爷不是?如果老爷子对你不闻不问,你才真正的要考虑自己是不是被家族放弃了。

    今天,贺阳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后又回来陪爷爷吃晚饭。

    四菜一汤,这是老爷子这儿的标准菜谱。荤素搭配,没有燕窝鱼翅那些奢侈的东西。

    老一辈人饿过肚子吃过苦,反而更懂得勤俭节约的道理。那些在蜜罐里长大的第二代第三代即得利益者,他们的吃相才是最难看的。

    吃过饭后,贺阳又按照老习惯给老爷子读报。

    先是国家《详要》,这属于内参级报刊,不对外发售,只供国家高级领导干部翻阅。贺阳的生意能够做的风生水起,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二十二世纪什么最重要?信息。

    有了信息,就有了一切。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公平就是信息的不对称,一个工程的上马你还一无所知,那些信息灵通的人就已经把蛋糕分割干净。等到你反应过来,对不起,晚了。

    接着,就是国家级和几个重要地区报纸的头版头条。

    贺阳也不会把每一张报纸都读完,老爷子的身体虽然还不错,也不可能坐在那儿听几个小时的报不是。他只会摘取自己觉得有价值的读出来供老爷子参考。他不进军队不入仕途,但是出身豪门,一点政治眼光还是有的。

    “贺阳,放下吧。”老爷子的手在藤椅的椅靠上拍了拍,说道。

    贺阳就把报纸合起来,笑着问道:“爷爷,累了?”

    “咱们爷俩说说话。”贺老爷子说道。这对爷孙的相处模式比孙仁耀和他的爷爷要好多了。那一对老少互相看不顺眼,如果不是逢年过节的,两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交谈,更不会照面。

    “爷爷想谈什么?”贺阳虽然心里苦笑,但还是温顺的坐在了老爷子的对面。他知道,这老头儿恐怕又要‘逼婚’了。

    没办法,自己热衷于生意,贺月月暂时还是学生。二嫂的肚子很不争气———贺家第三代无人,老爷子就开始打第四代的主意了。

    第四代呢?在媳妇的肚子里。

    可是,在那之前,总得先找个媳妇不是?

    为什么男人送给女人的那个金圈圈叫做戒指?戒指谐音‘借子’。即通俗,又雅致。古人的智慧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也就是说,老爷子现在很希望贺阳找个女人‘借子’。上次已经和他提过这事儿,贺阳说自己已经在物色。可是,这事儿终究是跑不掉的不是?

    “我上次和你说过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老爷子一直微闭的眼眸突然间睁开,精光闪烁。

    “爷爷,我已经在物色了。也和几个女人处过———”

    老爷子一摆手,说道:“我老,但是没有糊涂。一句话,同意还是不同意?”

    他才不信贺阳那些忽悠人的借口呢。贺家的男人想要找个女人还不是招招手的事情?不,连手都不用招。只要把消息放出去,有多少女人得主动扑过来?

    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女人对权势的贪恋之心。

    女人喜欢白马王子,但是,当白马和王子只能二选一的时候,所有女人都会选择后者。

    帅?长的帅能用脸刷卡吗?

    贺阳就知道爷爷是认真的了,再找理由搪塞就是把老爷子当傻瓜。敢把老爷子当傻瓜的人,那他一定是天底下第一号傻瓜。

    “爷爷,我觉得———-”

    正在这时,贺阳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说道:“爷爷,我接个电话。急事。”

    其实也就是他一个朋友打来的,是不是急事他不知道,可能就是约他出门喝花酒玩妹子。可是,现在总是有了一个溜人的借口不是?

    “在这儿接。接完咱们继续谈。”老爷子很霸道的说道。

    贺阳无奈,走到窗口按下了接听键。

    听了一阵子后,贺阳脸色阴沉的挂断了电话。

    “爷爷,我要出去一趟。”贺阳小声说道。

    “什么事?”贺老爷子看了孙子的表情一眼,沉声问道。他知道,如果理由不充分的话,贺阳是不敢违背自己的话的。既然他在自己说出’按完咱们继续谈’的话后还说要出门,证明他知道这个借口一定可以在自己这儿通过。

    “秦洛出事了。”贺阳说道。“和王家的女人出去吃饭,车子被砸了,人也受伤了。市局的陈友善过去了,没想到对方竟然出去了军队的人。虽然说军队不能干政,可是,政府的人遇到军队也只有吃瘪的份。我得过去看看。”

    啪——-

    贺老爷子的手指头重重的点了点藤椅的椅靠,显然,他的心情也很不平静。

    “我说过,无论我活着还是死了,秦家的事就是贺家的事儿。”贺老爷子在这件事情上明确表态。

    “爷爷,你放心吧。我现在就去处理,不会让秦洛白白吃亏。”贺阳和孙仁耀一样,都‘夸大’了秦洛受委屈的事实。这样,后面他们闹得多大,都会有人站出来收场的。

    不然,别人和你发生两句争执你就把人店给封了,这不是讨还公道,这是仗势欺人。到时候家里的人不会出面,还会把板子打到你屁股上。他们这些公子哥都这种事儿都是门清。

    “去吧。”贺老爷子大手一挥,放人。“带上贺本。”

    贺阳表情一震,然后就是狂喜。

    贺本是老爷子的秘书,平时老爷子的对外接待和应酬都是由他出面处理。说句难听点儿的话,就是羊城市长在贺本面前也得毕恭毕敬的,老爷子让他跟着过来,那就代表着他亲自出山啊。

    猛虎出山,哪个小鬼还敢挡道?

    贺阳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屋子里再次传来老爷子的声音:“忙完了,记得请秦小子和王家的丫头来家里坐坐。”

    “知道了,爷爷。”贺阳答应了一声。对身边的贺本说道:“老头子还真是偏心啊。我估计就是我出事儿,他也舍不得借你这身虎皮给我披一披。”

    —————-

    —————

    市局刑警队大队长叫徐彬,是陈友善的心腹下属。刑警队是所有警察局的核心部门,任何一位一把手都会把它抓在手心。

    有陈友善的照顾,徐彬的日子过得也很滋润,自然而然的也养成了一股子傲气。今天带着弟兄们跟着局长出来干活,他心里打定主意要把陈友善的面子撑起来。

    可是,这门还没封上呢,竟然就跳出来一群看起来来路不凡的家伙让他们滚蛋。

    刚刚开始是愤怒,等到他看过那个大块头递上来的证件后,气愤的表情变成了压抑和不甘。

    他走到陈友善面前小声的汇报了一番,陈友善听了之后脸色也变得阴睛不定,说道:“你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徐彬肯定的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敢看不清楚啊?

    陈友善犹豫了一番,走到秦洛面前,说道:“事情难办了。他们是海军稽查队的。说这是军队事务,让我们的人退出去。”

    “没办法了?”秦洛眯着眼睛看向华鹤,对方也同样盯着他看,眼里的讥诮很是明显。

    警察怎么了?不还是得跟孙子一样滚回去?

    “很难。”陈友善咬牙说道。“军警冲突,这个后果谁也承担不了。要不,再给孙少打个电话?”

    “不用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把这小子拷了。我看他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