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07章、砸了!
    第1107章、砸了!

    游巍是游飞扬的叔叔,也是名爵的老板。

    其实他今天并没有在饭店这边看场子,而是在一间私人别墅里和一个女人吃烛光晚餐。

    这个女人他追求了好久,不仅仅买了名车送了豪宅,还打通关系让她在电视台里主持一档非常火爆的娱乐节目。女人终于被他降服,或者说被他开出来的价格所吸引,于是,今天主动打来电话邀请他来家里‘共进晚餐’。

    游巍三十多岁,身材高挑,样貌俊朗。和游飞扬长的非常相似,是很讨女人喜欢的类型。而且他说话温柔举止得体,又比游飞扬多了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走出去还是颇有女人缘的。

    两人情意绵绵,一瓶红酒下去了大半,原本是相对而坐变成了偎依而坐他的手也伸进了女人的衣服里握住了那把柔嫩,只需要一点点时间他就可以把这个女人剥成小白羊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尖锐的响起。

    游巍有种想要把手机砸在墙上的冲动,但是他是生意人,知道任何时候都会有突发事情发生,不舍的把手抽出来,对着女人歉意笑笑,说道:“接个电话。”

    说着,他便拿着手机走到了窗口。

    “巍哥,在哪儿呢?”话筒里传来游飞扬的声音。游飞扬不喜欢叫游巍叔叔,一直叫他‘巍哥’。游巍对此也浑不在意,两人相处的非常不错。

    “臭小子,你打扰了我的好事。”游巍压低着声音低吼。

    “没办法,事情紧急。”游飞扬说道。

    “什么事?”游巍知道游飞扬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自己开玩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华鹤让黄安砸了一辆大众。”游飞扬说道。“原本是想教训一个狂妄的家伙。没想到这次我们都看走了眼,这小子一个电话把陈友善给招来了。”

    游巍听的直呲牙,低吼道:“你现在在哪儿?”

    “洗手间。”

    “华鹤呢?”

    “我们不在一块。你想骂就骂吧。”游飞扬笑着说道。

    “妈辣个逼的。这个扑街仔——-我丢他老母——-整天给老子惹这些破事。他倒好,惹完事拍拍屁股就闪人了,我怎么办?得罪了陈友善,以后这生意还做不做?”

    游飞扬早就知道他的叔叔会是这样的反应,说道:“巍哥,现在怎么处理?”

    游巍沉吟了一阵子,说道:“陈友善怎么说?”

    “没和他接触。估计此事不好了结。”

    “我现在就赶回去。”游巍说道。“还有,你看好华鹤,别让这混蛋溜了。关键时刻需要他出手才行。”

    “要我说,你还是别回来了。这件事既然是姓华的惹出来的,就让他站出来处理好了。闹得越大越好,这样就把咱们两家彻底的给绑在一起了。”

    “放屁。你以为陈友善是那么好打发的?你以为华鹤是白痴?我不出现?我不出来缓和一下关系就把两边的人全都给得罪透了。”游巍低声骂道。“飞扬,我不知道你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什么角色,但是,你要记住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比你想象的要聪明一些。”

    “我明白了。”

    ——————-

    ——————-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陈友善一点儿都不想做出封店这么霸道的事情。

    他倒不是怕名爵的后台老板,而是担心引起店里客人的反弹。

    名爵是羊城比较高档的一家饭店,而且采用的是会员制用餐,也就是说,能够在这儿拿到包厢的人都是名爵的会员。

    什么叫做会员?就是脱离于普通人的一个权贵阶层。要么有权,要么富贵,这些人都是有很大脾气的。好好地吃饭的时候,饭店却被人封了,他们心里就不生气?

    可是,陈友善又不得不这么做。

    秦洛是他们家的救命恩人,也是他仕途进步的关键推力。如果没有他,自己也就坐不到今天这个位置。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他今天如果敢负了秦洛,以后谁还愿意为他陈友善做事说情?

    再说,这通电话是孙仁耀打来的。那小子表面上对你客客气气陈叔叔陈叔叔的叫着,其实心里还真没把他这个市局局长放在眼里。没办法,谁让他们家老爷子是南方省的第一任封疆大员呢?谁让他的父亲和叔叔姑姑直到现在还把持南方政坛呢?谁让他们门生故旧满天下呢?

    恰好陈友善又知道孙仁耀和秦洛的关系非比寻常,如果今天他兄弟的车被人砸了女人被人碰了自己却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帮他出气的话,那么,那个疯子就一定会拿自己出气。市局局长这个位置非常关键,是兵家必争。如果没有了孙家的支持,自己还能守得住吗?

    所以,他很聪明的放低了姿态,问秦洛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秦洛也不是盏省油的灯,都被人欺负到这份上了,如果再不一巴掌抽回去的话,那可就太软蛋了。

    抽!

    狠狠地抽!

    陈友善一声令下,他身边的一名大队长一挥手势,然后一群人便哗啦啦的冲进了名爵。

    很快的,里面就传来了嘈杂的响声和愤怒的骂声,还有女人的惊呼声。

    秦洛仍然笑眯眯的站在那儿,就像是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一般。

    陈友善虽然担心,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即至,他能做的只有让眼前这个年轻人满意。只有他满意了,孙仁耀才会满意。孙仁耀满意了,也就是孙家满意了。这样的话,他的位置也就保住了。

    左右逢源是很难的,只有牢牢的抱住最粗的那根粗腿才行。

    身在官场,又能够爬到现在的高位,陈友善又岂能没有一点儿这样的觉悟?

    随着警察们一间间包厢的解释劝说,里面的客人全部从名爵走了出来。

    “陈局长好大的威风啊。好好的吃顿饭都被人把店铺给封了。”

    “陈友善,你在搞什么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陈局,忙着呢?哈哈,这是怎么了?谁招惹你生气了?”

    名爵果然是卧虎藏龙,里面的客人有后台强硬不给他面子的,有级别甚至比他还高一些的,还有关系不错的跑上来套近乎———

    陈友善和那些人小声的解释着,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游巍的红色法拉利停在路口,然后便快步跑了过来。

    “陈局。”游巍看到陈友善之后立即放缓了脚步。这个时候他不能慌,慌了会被人看轻,说话也就失去了份量。他上前握住陈友善的手,笑着说道:“陈局,游巍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还请多多包涵。有事好商量,是我做错了,我来摆酒道歉。总不能就这么一棍子把人给打死吧?”

    陈友善和游巍是熟识,平时在这儿吃饭用餐的游巍没上来敬酒免单。如果他得罪的不是秦洛的话,陈友善肯定会在中间做个和事佬。毕竟,人家给你面子不就是冲着你屁股底下这把椅子来的吗?你给人家面子,以后你才会更有面子。可是,他偏偏得罪了秦洛这个煞星。

    “游巍,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你们欺人太甚。”陈友善说话的时候偷偷瞄了眼秦洛的脸色,说道:“我一朋友在你这儿吃顿饭,车子被人砸了不说,你们的保安还上来打人——-客人就是上帝。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吗?”

    陈友善的话说的很明白,客人才是上帝,你能让客人满意了,这件事情也就解决了。

    谁是客人?

    游巍自然不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他快步走到秦洛面前,伸手要和秦洛握手。

    没想到秦洛却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你是名爵的老板?”

    “是我。敝人姓游,游巍。请问先生如何称呼?”

    “怎么称呼和你没关系。我就问一句话。车子在你这儿被砸了,你们到底是赔还是不赔?”

    “赔。当然赔。”游巍干脆地说道。他把手里的法拉利钥匙往秦洛手里塞过去,说道:“这辆法拉利是刚刚送过来的,您先开着。我回头就让人过户。如果您觉得不满意,咱们再商量其它的赔偿如何?”

    一辆大众高尔夫换一辆法拉利跑车,所有的旁观者都觉得这小子赚大了。

    秦婉如很不是滋味的对着身边的同学说道:“嘿,以后王九九也有跑车开了——-虽然是敲诈来的———-”

    秦洛没有伸手去接这钥匙,而是对游巍说道:“去把车开过来。”

    “好好。我这就去。”游巍小跑着过去把那辆炫丽之极的跑车给开了过来。

    “喜欢吗?”秦洛转过身问王九九。

    王九九摇头,说道:“不喜欢。太艳。”

    “那就砸了。”秦洛轻描淡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