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06章、把店封了!
    第1106章、把店封了!

    华鹤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先打电话让人把他们的车子给砸了,在他们气极败坏的和保安理论而没有结果时,自己及时的出现,一声令下,保安们立即把早就安排好的‘替死鬼’给拖出来,然后赔钱赔车。

    这样一来,自己的形象在王九九的心目中不是一下子就光明伟大起来吗?

    又有哪个女人在遇到小怪兽的时候不渴望出现一个英俊高大战无不胜的奥特曼?又有哪个女人的春梦里没有骑白马的王子和戴着破毡帽的小胡子海盗?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即便王九九和这个姓秦的家伙感情不错,可是,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秦洛的无能和软弱一定会让她的感情受到动摇。而自已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后,后面再用一些小手段,不怕不能抱得美人归。

    第一个变数出现在秦洛动手打人,他没想到这小子的身手这么厉害。

    “难怪这么狂妄。原来手底下有两下子。”华鹤站在窗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停车场的变故,一脸讥笑的说道。

    游飞扬是个聪明人,立即就接了一句他很喜欢听的话。“匹夫之勇。再能打又怎么样?打六个不成问题,六十个呢?六百个呢?”

    “现在我倒不适合出去了。”华鹤说道。

    于是,游飞扬的心思一转,就让人做了点儿小动作,把下面发生的事给传到正在梅字号包厢里面吃饭的张德贵耳朵里。张德贵和他的叔叔,也就是名爵的老板游巍关系不错。要是让他知道有人在名爵闹事,想必他不会坐视不理。

    果然,一无所知的张德贵带着心腹下属跑下去了。

    华鹤看了一眼游飞扬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人是游飞扬搞下去的。

    不过,这也正是他需要的。

    先让警察把这小子给抓进警察局,然后再让游飞扬给他们打声招呼扣住人不放。等到王九九求爷爷告奶奶却没办法把男友捞出来时,自己适时出现力挽狂澜———-

    妈辣个逼的,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狠,竟然连警察都敢打。

    华鹤的计划再次落空,脸色阴沉的都能狞出水来。

    他感觉到了,事情好像正往一个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然后,警笛长鸣,一个能够让张德贵卑躬屈膝的大人物跑上去握住了那小子的手———-

    “他是什么人?”华鹤冷冷的问道。

    “市局局长陈友善。”游飞扬倒吸了一口凉气。陈友善可不是张德贵,那是管理着全市警察的牛*逼人物啊。他叔叔和陈局是熟识,却没有太多的交情。不是不想,而是人家不见得会把你当成一个人物。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有多少人跟在四周巴结着?哪能轮到你一个饭店老板?

    一个电话能够把陈友善给叫过来,这小子还真有嚣张的资本。

    “华少,恐怕事情不好了结了。”游飞扬笑着说道,一幅浑不在意的样子。其实,他的心里是很紧张的。

    “放心。我会出手。”华鹤面无表情的说道。

    游飞扬这才真正的放心,只是脸上的笑容却缓缓消失。

    王九九的车子被砸,秦洛和名爵的保安打架———事情传到秦婉如等同学的耳朵里,他们的脸上都带着难以掩饰的笑意。

    秦婉如放下手里的杯子,说道:“九九是咱们的同学,出了事咱们不能不管。我建议大家一起出去看看。”

    她的建议得到了所有同学的拥护,于是,他们就离开包厢下了楼,站在人群后面远远的‘关照’着。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开辆破车也敢到这儿来惹事。”秦婉如很不屑的说道。她知道这家店的后台老板是谁,所以看到有人跑来砸场子自然很生气。

    “就是。难怪车被人砸了。关键是得罪的人太多了———”

    “就凭他那张臭嘴,就活该被人砸车——-王九九怎么会喜欢这种没素质的男人?”

    —————

    他们很开心,他们很高兴,可是,因为他们是同班同学。所以,他们的开心和高兴还得稍稍压抑一下。

    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攻击着辱骂着,倒是李曼和张玉因为和秦婉如不和,反而没有加入这伙人的行列。

    秦洛打了保安,他们很激动。

    “他要死了他要死了。”他们说。

    秦洛打了警察,他们更激动。

    “他死定了他死定了。”他们说。

    秦洛——-秦洛握住了市局陈友善的大手。

    “————”他们沉默无声。

    —————————-

    —————————-

    秦洛没有受伤,陈友善就放下一半的心思。

    扫了眼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伤员,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秦洛带着陈友善走到王九九被砸烂的高尔夫面前,说道:“我和女朋友在这边吃饭,出来的时候车子被人砸了。我就去找保安问问情况,没想到他们出口骂人不说,还对我女朋友动手动脚。于是我们就打了起来。”

    秦洛也是个阴险的家伙。一句‘对我女朋友动手动脚’几乎是判了这些保安的死刑。

    果然,听了秦洛的话后,陈友善的眉毛跳了跳,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好人受到冤屈,也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

    秦洛是什么人,陈友善很清楚。

    现在竟然有人敢调戏他的女朋友,那不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吗?

    而且他很清楚,如果今天自己不给秦洛一个说法的话,明天,不,今天晚上,就会有很多人给自己一个说法。

    秦家没有人进入仕途,可是,受其恩惠的又有多少人啊?

    一身医术救人生死,这又得做多少事情才能回报的了?

    “对。陈局说的对。我们这些警察的责任是什么?除暴安良。所有的暴力组织都是我们清除的对象,所有的良民都是我们保护的对象。我们天源分局坚决执行陈局的命令,并且请求陈局将任务下放给我们。我以自己的人格保证,保证圆满完成任务。”张德贵小跑着站在陈友善的面前,一脸正义大气凛然的说道。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美国最聪明的人都在华尔街,华夏最聪明的人都进入官场。

    张德贵能够爬到这个位置上,怎么可能是个蠢物?

    看到顶头BOSS陈友善对这小子亲热紧张的模样,善于溜须拍马的张德贵便知道这小子是扮猪吃虎的生猛角色。

    立即跳出来改弦易辙,死死地抱住陈友善的大腿。

    不然,等到别人秋后算账的时候,再想挣扎就已经晚了。

    可惜,秦洛同学不是个喜欢记仇的男人,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他扫了一眼张德贵,说道:“我们报警后,这位自称天源分局局长的人带人过来,也不问谁对谁错,上来就让人把我拷了。我向他们解释情况他们也不听,非要把我带走再说。”

    “张德贵。”陈友善厉声喝道。一双眼睛杀气腾腾的盯着张德贵。

    “局长,你听我解释———”张德贵的腿根子都软了。这小子真毒啊,上来就捅刀子,根本就不和人客气。自己不是已经认输了吗?

    “不用解释。”陈友善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你现在被停职了。等到事情真相查明,我再慢慢和你算帐。”

    “局长,我———”

    “滚。”

    “————-”

    陈友善看了眼被砸烂的车子,心里暗暗叹息,这些人真是倒霉,惹什么人不好,偏偏惹这几个小子?

    “你说,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才好?”陈友善走近了一些,小声问道。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想怎么干,我配合就是了。

    “我的车子被人砸了,名爵总要给个说法才是。”秦洛笑眯眯的说道。他不是个蠢人,当然不会直接告诉一个市局局长怎么做事。那样的话,即便这次别人帮了你,下次人家就会躲着你了。

    但是,他会暗示啊。

    “我明白了。”陈友善的悟性非常高。大手一挥,说道:“把店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