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05章、谁的救兵?
    第1105章、谁的救兵?

    “咦,那不是秦洛吗?”围观者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低声说道。

    “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不是在燕京混的风生水起吗?”

    “是他。嘿嘿,张德贵这次恐怕要踢到铁板了。秦洛这家伙虽然低调,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啊。再说,孙仁耀和贺阳是吃干饭的?”

    认出秦洛的人有心想要看场好戏,所以说话声音特别小,更不会主动跳出来阻拦。而那些认不出秦洛身份的人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他们来说,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而得罪名爵背后的大老板和一个分局的公安局长。

    脑袋昏昏沉沉的张德贵根本就不知道周围的人在议论些什么,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可恶的小子给拷起来丢进局子里。进去之后是喂它‘吃干的’还是‘喝稀的’,主要看名爵这边的意思。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以前也没有少做。

    至于问什么‘是非对错’———这还用问吗?和他关系好的名爵当然是对的,他不认识的那一方自然是错的。在华夏国这个人情社会,是非对错从来都不是重要的问题。

    能够跟着张德贵出来参加宴会的,自然是他心腹中的心腹。局长大人发布了命令,无论是否合理,他们都会无条件执行。

    两名大腹便便的警员也喝了不少酒,他们一左一右的向着秦洛走过来。

    是的。是‘走’过来。

    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人敢‘反抗’。更不怕他们逃跑———跑了更好,可以先往他脑袋上扣几顶大帽子。下次再抓住了,罪名可就不一样了。

    可是,事态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看到有警察来逮捕自己,秦洛倒也不觉得紧张。

    他的一只脚还踩在黄安身上,看着警察说道:“你们不问问情况吗?”

    “问什么情况?情况已经很清楚了。”一个警察说道。他从腰间抽出手拷,上前要帮秦洛戴上:“回局子里再说吧。”

    “我在里面吃饭,出来的时候发现车子被人砸了。”秦洛说道。“我过来找他们要个说法。这些保安不仅不负责任,还出语伤人。他们说根本没有看到是谁砸车,还让我赶紧滚蛋———-这不是欺负人吗?我的车便宜,砸了就砸了。要是其它客人的车子停在饭店门口被人砸了,他们也可以不负责任?还有,你们也看到了,他们六七个人打我一个———就算抓人,你们也应该抓他们才对吧?他们根本就不是保安,是有组织的黑社会团伙。”

    秦洛这句话并不是对这些警察说的,他并没有高估这些人的人品和职业道德。他是对周围的旁观者说的,无论做任何事,自己都要先占据一个‘理’字。这样的话,后面的出手无论多么狠辣都不会有人说闲话。

    占不住理,这就是‘仗势欺人’。

    再说,秦洛也想借助‘被砸车’事件引起大家的同仇敌恺。因为能够到名爵吃饭的人大多都是开车过来的,别人的车子被砸了讨不回一个公道还被丢进警察局,难道其它的客人心里就舒服?

    “回去再说。我们不相信你的一面之辞。”一个黑脸警察很生气的推了秦洛一把,气愤他给自己惹麻烦。本来好酒好菜的招呼着,旁边还有个小美人陪着,这日子过得多潇洒?偏偏跳出来这么个混蛋来搅场。

    无论秦洛是对是错,在这些警察眼里都是坏人。被欺负了?被欺负了就被欺负了呗,你反抗什么?你一反抗事情不就闹大了嘛?

    没事找事!

    “我可以作证。是他们先动手打人的。”王九九指着那些躺在地上哀嚎的保安说道。

    “他们打人?打人的人怎么都躺在地上了?”警察冷笑着说道。“小姑娘,话可不能乱说。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废物,六七个人打一个还被人揍得跟死狗一样。”王九九讥笑着说道。斜眼瞥了两警察一眼,说道:“他们以为自己穿了身制服就老子天下第一。真要有人和他们动手,也就是给人做拳袋的货色。”

    这句话不可谓不毒。不仅仅把那六个被秦洛揍成‘死狗’一样的保安给骂了,就连这两个警察也跟着遭殃。他们不也同样穿着身制服并且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吗?

    笑声传来,不少人被这个小姑娘的犀利言词给逗乐了。

    张德贵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大声喝道:“和他废话什么?把人给我带回去。”

    名爵不比其它的地方,高官富贾云集。要是有人看不过眼站出来说句话,他还真不好应付。赶紧把人给带到局子里,那儿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到时候想怎么折腾他们还不是由着自己的性子?

    “咦。这个小姑娘挺漂亮。”张德贵的眼睛猛地一亮。心想,要是这小子的朋友就好了。到时候关住住这小子不放,想要把人接回去的话,总要付出点儿什么东西才行。嘿嘿———

    听到上司的催促,两人的动作就快了起来。

    一个上去抓肩,另外一个去抓手腕,好把手铐给拷上去。

    啪——-

    秦洛的手肘猛地往后撞去,狠狠地击在后面那个警察的脸上。

    那家伙惨呼一声,鼻子就跟开了闸的水笼头似的,血水飞溅。

    撞出去的手肘收回来,化掌为拳,一拳打在前面一个家伙的眼眶上。

    “啊———-”

    正低头要给秦洛上拷子的警察猝不及防,被秦洛一拳给打飞了出去。

    身体踉跄后退,直到撞在张德贵的身上才停下来。

    张德贵一把推开怀里这个没用的家伙,气急败坏的喊道:“你———你竟敢袭警。快打电话叫人———”

    正如王九九所言,这些人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们身上披了件制服。如果有人不把这身制服看在眼里,那么,他们就会惊慌失措不堪一击。

    张德贵话音刚落,警笛的鸣叫声音尖锐的传了过来。

    由远及近,转眼即至。

    这让张德贵不由得愣了一阵子,这才刚刚发出命令呢,那群小子就赶过来了?

    一辆,两辆,三辆———-

    当警车越来越到的时候,张德贵的酒被惊醒了,也发现事态不对劲儿了。

    就算把他们天源分局的警力全都拉出来,也没有这么多的人啊?

    很显然,这帮子人不是自己叫过来的。

    不是自己叫过来的——-难道是名爵的游老板叫过来的?他一定是以为自己没办法处理眼前的情况,所以才打电话找其它人帮忙的。

    因为知道游老板的能量,所以张德贵根本就没有把眼前的秦洛和到来的这些警车给联系在一起。

    谁不想活了?跑来砸游老板的场子?

    嘎———

    一辆黑色奥迪直接开到了停车场,张德贵一看车牌号,立即陪着笑脸小跑着跑过来打开车门。

    “陈局,您怎么来了?这种小角色怎么能劳烦您的大驾呢?我这就把人给拷了,他们跑不了。”张德贵一脸讨好的笑着。“要不陈局上去和游老板喝茶,这边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处理结束,我上去给陈局做汇报。”

    和漂亮的小秘书相比,当然是自己的前途更重要了。

    陈友善还不知道张德贵在这件事情上担任着什么角色,甚至,他也没心情关心这个。

    他下车之后扫了眼四周,立即找到了站在人群中间给人一种鹤立鸡群感觉的秦洛。

    他小跑着上前抓住秦洛的手,关切地问道:“小秦啊,有没有伤着?身体怎么样?要不要先去医院?”

    孙仁耀打来电话的时候说秦洛‘人被打了车被砸了’,车被砸了不要紧,可以再买。可是人要是被打了,事情可就要大条了。所以,他一上来就关心秦洛的伤势。

    “不用了。皮外伤。”秦洛说道。他不知道陈友善为什么这么问。但是,既然人家问了,总要给这些人上点儿眼药水才行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陈友善抹了把额头的汗珠,说道。

    张德贵傻眼了。

    感情——-局长是这小子搬来的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