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101、 给我一个解释!

第1101、 给我一个解释!

    第1101、给我一个解释!

    人要脸,树要皮,小狗还想要条花大衣呢。男人可以失去贞操,但是一定要捡回尊严。

    很明显,秦洛同学是贞操没有了,连尊严都不要了。

    要是一个正常男人遇到这样的挑衅一定是难以忍受的,很冷酷的站起来说‘这点儿酒算什么?我还真不屑一顾’。然后让服务员换大碗,当着众人的面豪气干云的连干三大碗———

    这在秦洛眼里,这是多么傻逼的应对方式啊。

    这些人他都不认识,是陪着王九九才来和他们见见面的。以他现在的身份以他偶像加实力派的地位,凭什么要给他们面子啊?三大碗?他们配吗?连蔡公民想和秦洛喝酒都被他推了,他们算什么?有这个情份吗?

    可是,这在其它人的眼睛里简直是太无耻了,非常无耻,无耻的没边。

    怎么能这么干吗?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这话太给咱们这些大老爷们脸上抹黑了吧?”游飞扬眯着眼睛看着秦洛。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突然间觉得有点儿危险,或者说———有一种压迫感觉。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

    要是别的男人遇到他这种人的话,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压力。毕竟,论起财力来,肯定不是一个小医生可以抗衡的。

    可是,他看出来了,这家伙面对他的时候是真没有压力,风淡云轻,风轻云淡,爱理不理,爱咋的咋的。

    就连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能说地如此理直气壮,这是有压力的表现吗?

    “难道他不是医生?”游飞扬开始怀疑对方的身份。一个医生有和他们呲牙咧嘴叫板的实力?

    因为心里有这样的怀疑,所以游飞扬的攻击就稍缓。他可不是没脑子的人,如果真没脑子的话,也和这些‘大少’们混不到一块去。

    “就是。看你长的跟个娘们似的,没想到还真是娘们。”

    “不要脸。让他端着盘子到门口蹲着吃得了———”

    “把他裤子脱了,看看他下面有没有长那玩意儿。”

    其它不明真相的观众也被秦洛的话给激怒了,说起话来可就没有游飞扬那么客气了。

    秦洛转过脸看向王九九的侧脸,王九九假装没有注意到,嘴角微微扬起,显然,她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好戏。

    秦洛有些头痛,这女人———-

    “没什么抹黑不抹黑的。”秦洛笑着说道。既然游飞扬是这群家伙的领头羊,就以他为突破口吧。其它人是一群跑来吃好肉喝好酒的不明观众,无非是想占点儿小便宜,和他们斗起来也没什么意思。“我会治病救人,每天能给一百多个患者看病。你们能做到吗?做不到吧?难道就因为你们做不到,所以我就可以骂你们是废物是娘们是死不要脸?术业有专攻,咱们研究的东西不一样。我的长处是治病救人,你们的长处是喝酒吹牛——-不同的领域,也没什么好比较的。”

    这话就说的株心了,简直是株心之极。

    什么叫做我的长处是治病救人,你们的长处是喝酒吹牛?你是英雄,我们是狗屎。你救死扶伤,我们酒馕饭袋。你光明伟大,我们就矮小黑暗?

    不同的领域没办法比?还是不屑比?

    这简直是火上浇油,而且,秦洛有点儿放地图炮的意思,把游飞扬和他的一群跟班同学全都给骂进去了。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秦婉如跳起来骂道。“王九九,管好你男人那张嘴。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秦婉如说这句话是有私心的,她是想告诉游飞扬,人家王九九已经是有男人的人了,你们还跟着掺和什么劲儿?当然,她也确实是为了替游飞扬‘打抱不平’。这女人从小和游飞扬一起长大,虽然心机深了些,心眼小了些,但是这份感情倒是不怎么掺水的。甚至比李曼和张玉等人还要好一些。那两个女人纯粹是为了钱,而她同样不缺钱。

    王九九笑笑,说道:“在家里都是他管我,我可管不了他。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都支持。”

    这句话更让大家有点儿傻眼。

    他们都以为,以王九九的条件,找一个像游飞扬这样的富家公子哥才是郎‘财’女貌。就算找一个比游飞扬来头更大身家更高的也不是没有机会。毕竟,她在学校里虽然很低调,衣着也很朴素,可是,追求者却一点儿也不少。

    可是,她却带了秦洛这么一位看起来很普通接触之后觉得更普通的家伙。

    反过来讲,这样的男人能够泡上王九九这样的女人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私下里的时候,那还不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领出门怕被人抢跑了———他们倒好,情况完全反过来了。

    当然,他们是不相信王九九的话的,以为她这是在给自己的男人撑面子呢。

    “不要在我们面前秀恩爱。他是你的男人,可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秦婉如的表情不善,心里却是乐开了花。闹吧,闹大一些吧。把游飞扬给惹生气了才好,越生气越好。这样的话,自己就彻底的少了一个强有劲的竞争者。说实话,除了这个王九九外,秦婉如还真没有把其它女人放在眼里。

    你当游飞扬傻啊。和你玩玩可以,当真会和你结婚?别做梦了。他们这样的家庭还是要讲究一个门当户对的。

    “道歉。必须要让他给飞扬道歉。给大家道歉。”秦婉如大手一挥,无比坚定的说道。

    她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游飞扬,这小子肯定能够感受他的好意的。

    “闭嘴。”游飞扬看到华鹤阴沉起来的脸,对着秦婉如吼道。

    妈辣个逼的,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为我出气是不错,可是你不能针对王九九来啊。你把她气跑了,他怎么给华鹤牵线搭桥?

    他们的目标是秦洛,是让他出丑,是让他丢人,是让他黯淡无光———但是,就是不能把他们气跑。

    这个度游飞扬一直掌控的很好,可是这女人跳出来搅局就不一样了。

    “九九是咱们的同学,秦先生是九九的朋友——-远来是客,用得着这么严肃吗?道歉?道什么歉?”游飞扬骂道,竟然主动帮秦洛开脱解释了。“现在是酒桌上。酒场如战场。只要秦先生把这杯酒干了,咱们继续喝酒吃菜,大家也仍然是朋友———-”

    “等等。”秦洛笑呵呵的打断游飞扬的话。“我有几件事得申明一下。第一,我没想过要道歉。也不觉得有道歉的必要。第二,你们是九九的同学,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就是过来守着我女朋友担心她被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占了便宜。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不会喝酒,也不是你们的朋友。”

    秦洛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着说道:“我的话说完了。你们该吃吃,该喝喝。就当我不存在吧。”

    这句话更是让人吐血———

    你把人这么恶毒的攻击了一遍,然后又说让别人当你不存在。

    我们倒是想当你不存在啊,可是这不是心里憋屈的慌嘛。

    我抽你一耳光,然后让你假装看不到我———你能做到?

    游飞扬心里有了怒意,按照他的脾气,当真想要出声赶人了。

    可是,这个场面他还真做不了主,只能偷眼瞄向华鹤。

    他知道这家伙善于隐忍,可是,被人逼到这种地步了,你还要隐忍到什么时候?

    华鹤做了个手势,游飞扬心里一松,说道:“既然不愿意喝酒,又不愿意做朋友,想来你坐在这儿也是没意思的。”

    然后又一脸笑意的看着王九九,说道:“九九,我们下次再聚好吧?”

    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不过,这个送客还是很有讲究的,对待秦洛和对待王九九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王九九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那我们先走了。”

    然后,主动上前搂着秦洛的手臂往外面走去。

    看到她的动作,华鹤的眼神杀气凛然,然后他假借推眼框的动作低下了头。一直留意着他的游飞扬心头微动,知道这小子要出手了。

    出了包厢门,秦洛笑眯眯的看着王九九,说道:“给我一个解释。”

    (ps:给我一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