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94、哪几个女人?
    第1094、哪几个女人?

    秦洛拉着甘芸在椅子上坐下,自己也拉了张椅子坐在她对面,说道:“九九和你说过什么吗?”

    “她什么都没说。就说我们家面临危险,让我取消会议留在羊城。”甘芸感叹着说道。“多好的孩子啊。我看的出来,她是全心全意的为你,我们家出事,她急急忙忙的就赶来了——-之前我还误会她,以为她是想跑来找我争名份的。后来才发现,我低估了她。”

    “你知道九九的身世吗?”秦洛问道。他准备原原本本的把自己和王九九的情感纠葛给甘芸讲述一遍。至少,他要先在家里拉一个同盟军才行。不然的话,等到所有的事情全部爆发开来,天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家庭风暴。

    “她说起过曾经是你的学生,倒是对自己家里的事没怎么提。”甘芸说道。

    “她是我的学生。跟着我学过中医。因为我才退学来南方从军。”秦洛声音平静的说道,心里却荡漾起一圈又一圈温暖的涟渏。他想起她和王九九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想起她每天课后追上来送上的一杯热茶,想起云滇突然间见到她的惊讶,想到他们杀死黑熊后躲在大石上的相依为命,想起她像是个小村姑戴着草帽站在水田里傻笑时的模样,想起她向自己奔跑结果一头栽倒在水田里———一点点,一滴滴,每一幕都像是抹了蜜的记忆,让人甜润到了骨头里。“她的家在燕京,出生在一个很显赫的军人家庭。”

    “很显赫的军人家庭?”甘芸八卦的问了一句。

    秦洛小声说了一个名字,然后说道:“那是他爷爷。”

    又说了一个名字,说道:“那是他叔叔。”

    “天啊。”甘芸诧异的张大嘴巴。这两个人可是经常在新闻上看到的啊。特别是王九九的爷爷,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跺一跺脚这诺大的国家都会发生一场地震的。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秦洛说道。

    “我想也是。”甘芸总算从王九九强大的身世背影中恢复过来。说道:“不然的话你哪敢骗人家的孩子啊?就不怕人家把给拉出去枪毙了?”

    “妈———-”秦洛郁闷的喊道。他真想学王九九那样喊一句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

    “干嘛?难道我说的不对?”甘芸没好气的说道。“秦洛啊,不是妈说你。你要是像孙仁耀他们那样,我也不担心什么了。可是,我看的出来,你对她是动了感情的,她对你更是———要是没感情也不会急忙忙的跑过来保护我们。你们这是动真格的啊。到时候,你怎么向人家家里人交代?九九家人听说了这事儿,还不知道怎么对付你呢。”

    “妈。她家人知道。”秦洛今天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什么?”甘芸再次瞪大了眼睛。“她家人怎么可能知道?知道了还不阻止你们?人家长的漂亮,家世又好,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凭什么非要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

    “你也不要用那种委屈的表情看着我。你以为你很优秀?全世界就没有你那么优秀的男人了?”甘芸开始数落秦洛。“如果没有浣溪,九九也确实是个很好的妻子人选。虽然出身名门,但是人家为人处事落落大方,看着就让人舒服。但是,你之前就有了浣溪———你和浣溪没吵架吧?”

    “没有。”秦洛摇头。“我们感情很好。你想到哪儿去了?”

    “这就是问题。”甘芸说道。“你既然有了浣溪,为什么又要和九九在一起?秦洛,我警告你,我们家可没有不负责任的男人。你要是敢始乱终弃的话,我们可不饶你。再说,浣溪也不差啊。性子虽然冷淡了点儿,但是对咱们家人却热心的很。人家住在咱们家的时候,什么事情不抢着做?贝贝是你姑姑的孩子,和她有什么关系?人家当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养着。你爷爷受伤住院,不都是她在病床前伺候着?就连你爷爷这从来不夸人的性子回来之后也说了浣溪不少的好话。要是让他知道你负了浣溪,他不拿棍子敲你的头才怪。”

    “妈,你别激动。”秦洛看到甘芸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好像坐在她面前的男人就是千古负心郎陈世美似的,赶紧出声劝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说。不给我个解释老娘今天和你没完。”甘芸说道。

    “我刚才不是说过嘛。我和九九的事,九九家人是知道的。他们之前确实反对过,但是九九比较坚持——-”

    “我就知道是九九坚持的。不然以你的软蛋性子,恐怕早就吓跑了———-和你爸一个德性。”

    秦洛真是哭笑不得。说道:“妈,你到底是想让我怎么办啊?我坚持,你骂我始乱终弃。我不坚持,你又说我是软蛋。”

    “继续讲。”甘芸也觉得自己有点儿无理取闹了。但是想到秦洛他父亲当年的性子,她就恨得牙痒痒。也幸好当年自己拉下面子追的紧了一些,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他是谁家的呢。

    “后来,我就去九九家和他们家人见了一面。”秦洛说道。“九九她妈和爷爷还是很支持我们的。”

    “支持自家女儿做你小三?”甘芸讥笑。“你脸白啊?”

    “————-”秦洛发现了,在谈到男女之间的感情时,天下的女人是一家的。现在的甘芸不像是自己亲妈,更像是后娘。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儿。不过,他们对九九提出一个要求。”秦洛接着讲道。“九九必须要从政才行。你知道的,如果九九从政的话,是不是要结婚就不重要了。”

    “九九同意了?以这种身份?”

    “这个建议是她提出来的。也是她和家人谈判出来的结果。”秦洛表情黯然的说道。在自己和王九九的感情中,自己确实是一个很不称职的——-弱者。一直被动的接受九九的爱,她奋不顾身,而自己没有说过一句鼓励的话,反而一次次的把她给推开。

    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这是为了她好。可是,站在她的立场上,这又何其残忍?

    何其残忍?

    甘芸沉默了。

    良久,才眼眶乏红的说道:“我以为见过一次面我就很了解这孩子了,没想到还差的远呢。她做到了这些,你呢?秦洛,你不是孩子了,你是个男人。女人再强势,终究是要依附一个男人身上的。不然,这个女人就是不完整的。九九做了这么多,你能够给她什么?”

    秦洛抬头看着甘芸,说道:“幸福。”

    “什么样的幸福?她牺牲了这么多,她没办法面对自己的父母和家人,以后也没办法面对自己的孩子———-她的幸福在哪儿?”

    “————-”

    秦洛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也回答不了。

    他不吝啬把自己能给的全给她,可是,这些是不是她真心想要的?

    他以为让她开心的笑就是幸福,但是,在自己看不到的角度呢?在没有自己陪伴的夜晚呢?

    “回答不了了?”甘芸看着脸色铁青的秦洛,心痛的问道。她知道这么说有些残忍,她心痛自己的儿子。可是,别人的孩子别人也会心痛的,她怕啊——-怕自己的孩子成了负心负义之辈。

    “妈。你这个问题真是把我给难住了。”秦洛揉了揉脸,不想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那么僵硬吓人。他努力的笑着,即便这笑容非常好的勉强。“以前我一直想逃避这件事情。我以为就这么下去就够了。其它的不愿意想也不想去想———今天既然你问起来,我也不会隐瞒你。浣溪是我的女人,九九也是,我不会放走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更不会因为什么大仁大意主动离开———这么说或许有些不负责任,但是,我就是要和她们在一起。她们开心,我就开心。她们难过,我努力让她们开心。我不知道一份爱能够分成几份,但是,每个人都会拥有这份爱的全部。她们没有谁比谁更重要,她们对我来说都非常非常的重要。我也不知道幸福是什么,但是,只要我认为是对她们有利的为她们好的,我就会全部给她们。”

    秦洛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无比的认真,认真到近乎虔诚的程度。

    “一辈子很短,我所拥有的也就只有你们,中医和那几个女人。这辈子,我就为这些活着。”

    直到秦洛离开了许多,甘芸还坐在原地恍神。

    虽然觉得儿子的话很不可理喻,也违背伦理。可是,她就是被感动了。

    “孩子长大了。”甘芸抹了把眼泪说道。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

    “你们、中医和几个女人———几个女人?那几个女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