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91章、军师的小秘密!

第1091章、军师的小秘密!

    第1091章、军师的小秘密!

    黑色皮靴。黑色皮裤。黑色的衬衣。黑色的风衣。和离一样,选择一身黑为自己的造型装扮。

    秦洛特别观察过,龙息里面的所有队员都喜穿黑色。可能这样的颜色在黑夜里更容易藏匿和刺杀一些。

    但是,和他们不同的是,军师穿上这身黑色套装后显得格外的冷酷一些。

    不是说离和火药大头他们穿上了就不冷酷,而是军师相比较他们而言更加的冷酷——-不仅仅冷酷,看起来还很无情。

    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子颓废和死亡的味道,好像她随时都会沉沦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外表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错觉。因为这种错觉,就造成了她格外的冷和格外的酷的性格。

    每一种事物的形成,都是有其原因的。

    可是,这样的形象在秦洛眼里只是一道障眼法。在他想起军师时,总是会想到在龙息疗养院时穿着病号服坐在满室阳光中发呆的女人——-他固执的认为,那才是他认识的军师。

    军师一步步的走过来,走到秦洛的左边站定。

    她的手扶着栏杆,视线看着眼前辽阔的海面,轻轻的吐了一口浊气。

    “布局再精妙,实力对比过于悬殊也是无用功。当人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将会秒杀一切对手和规则。而所谓的阴谋诡计在他们眼里也只是小孩子的游戏———你伤害不了他,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够把你戳死。这样的对手你见过吗?”军师声音平静的说道,如远处平静的海面,看不到任何的波澜。

    “有这么厉害的人吗?”秦洛笑着问道。

    “有。”军师肯定的说道。

    “你见过?”

    “见过。”

    “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

    “那我还是祈祷不要见到他吧。”秦洛无力的说道。在他眼里,军师已经强大的没边了。可是,在军师眼里,还有人强大的没边。这样的话,秦洛算是第几个阶程?

    “其中有一个人是皇帝。”军师说道。打破了秦洛的这种美好幻想。或许以前没有什么交际,但是经此一事后,秦洛将会成为皇帝的死敌。虽然他只杀了竹本无心一人,可是,金童的受伤,鬼影的受辱以及伯爵的双眼失明———这一切的罪过都将归结在他身上。谁让他是这群人的名义领导者呢?

    “————-”

    秦洛苦笑,说道:“咱们刚才从九死一生的险境中逃出来,现在大家的心情都很好,你能不能说点儿让人高兴的?”

    “是啊。以前就算是皇帝的八大战将也没人敢招惹,这次金童重伤,野兽战死,就连皇帝的代言人伯爵也双眼失明——-这已经是我们之前难以想象的胜利了。”

    军师就笑了起来,说道:“你们的胜利是一朝一夕。在我看来,如果最后的结果是皇帝杀了我们,那么,他还是唯一的胜利者。区别只是——-早死和晚死而已。”

    “好吧。我承认,你又让我们变得紧张起来了。”秦洛说道。

    “这正是我要提醒各位的。”军师说道。“你们的心情很愉悦,这是我希望看到的。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就放松警惕的话,这是非常危险的情绪——-我们还在逃命的路上,我们的下一站是新加坡,下下一站是香港。然后才会从哪儿转道回华夏。中途随时都会有危险发生。即便回到华夏,也没有进入绝对的安全状态。特别是秦洛,你是医生,你随时都暴露在广众面前,那个时候如果皇帝向你出手的话,你如何抵挡?”

    “———-师父说我天下防守第一。”秦洛虚弱的说道。他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个答案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碰到皇帝。”军师说道。

    “唉。”秦洛叹息。“这段时间老是听到皇帝这个名字,做梦的时候都还梦到了皇帝———我梦到我走到一间金碧辉煌的宝殿,两边站着好多我看不清脸的文臣武将,在大殿正中间的龙椅上坐着一个人,他问我见到他怎么不下跪,我说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给你下跪,然后两边的人就很生气的对我喊下跪下跪。我一急,就醒了———”

    秦洛转过脸看向军师,问道:“你会不会解梦?”

    “不会。”军师回答道。

    “我还以为你是全能的呢。”

    “——————”

    每当秦洛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是和华夏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耶稣同学就觉得自己成了多余的人物。

    于是,他很知趣的说道:“我的约会时间到了。两位好好享受这美好的时光和风景吧。”

    等到耶稣的背影从甲板消失,秦洛看着军师没有血色的脸,关心的问道:“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不碍事。”军师说道。

    “反正在海上也没什么事,还是先把身体养好。你的骨头伤得不轻,内脏也出过血———-”秦洛劝道。“如果皇帝能够猜到我们的行走路线,说不定到了新加坡又要有一场恶战。”

    “不会的。”军师说道。

    “为什么不会?”

    “皇帝不会这么做。”

    “不会这么做?什么意思?”

    “在他不能确定我们的准确路线的时候,他是不会亲自追来的。”军师说道。“他太骄傲了。也太自信了。他认为杀人对他来说随时都可以。所以,他并不会急于这一时。”

    “那么说我们这一程安全无忧?”秦洛笑着问道。

    军师摇了摇头,说道:“除了皇帝的八大战将,我发现还有另外一批人在针对你。”

    “嗯?”秦洛看着军师。“你是怎么发现的?”

    “皇帝的实力再强,他也不可能影响到FBI这种政府官方机构。而从FBI的反应来看,他们也是受人操纵的。还有,公路上的撞击案也不会是皇帝的人做的———-我说过,皇帝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所以,他不会也不屑做这种事情。皇帝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习惯,他不会从别人的家人下手。”

    “不会从别人的家人下手?”秦洛冷笑。“如果不是他们在美国捉了我姑姑,我怎么会大老远跑到这儿来?”

    “那是因为你们捉了玉女。他们需要一个交换的筹码。还有,他们也想借这个机会把你在美国除掉。”军师说道。“他们做这件事情一定没有向皇帝汇报。皇帝是人,不是神。他不可能无所不知。”

    秦洛接受了这个解释,他这次来拉斯维加斯并没有见到皇帝,不知道他是在美国还是在其它的地方。从他看到的一些情况上来分析,这件事情的直接负责人就是伯爵。

    如果伯爵私自做出来的决定,也必然不会把这种事情向皇帝汇报。

    有才华的领导者都喜欢放权,皇帝也不可能事无巨细的都希望下属向他汇报请示。

    可是,不知道是出于一个男人的妒忌心理还是因为那个男人是他的敌人,反正秦洛有些不喜欢听到军师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皇帝。而且,这些提到并不是骂他是个淫贼恶棍下流胚子,还不吝赞美之词对其进行美化。

    “你好像很推崇他嘛。”秦洛酸酸的说道。

    军师看了秦洛一眼,说道:“推崇是因为重视。他确实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如果他一无是处,这样的人也没有提起来的必要了。”

    秦洛点了点头,看着军师的胸口说道:“有件事情我得向你解释一下———-”

    军师出声打断他的话,说道:“不用解释了”

    “原来你都知道?”秦洛惊讶的看着军师。她知道,当时怎么没往自己鼻子上打上一拳呢?害得自己还担心了好久没敢脱她的衣服。

    “这件事以后不许再提。”军师恶狠狠地盯着秦洛威胁。“不然的话,我就切断你的手脚把你丢进大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