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1089章、萌到了极点!
    1089章、萌到了极点!

    风越吹越烈,沙越卷越多。

    天空阴沉,乌云翻滚。

    雨点霹雳啪啦的就下来了———

    拉斯维加斯是个快节奏的城市,城市扩张快、楼房建设快、车子开的快、吃饭快、走路快、赢钱快、输钱也快、相爱快、上床快——-就连雨下的也特别快。刚刚才变天,转眼间就落雨。毫不拖泥——-当然,还是带着水的。

    雨滴拍打在人的脸上,打得人火辣辣的生痛。

    可是,这样的疼痛完全被置身荒凉大漠中的两个人给忽略。

    军师是不在乎,这样的雨水算什么?

    当年她去越国执行SS级任务的时候,在眉河里激战三百特战精英———那一天雨下得也特别大。就像是有天神在上面用一只巨瓢往下泼似的。

    最终的结果是,她胜,三百精英无一活口。眉河的水被鲜血染红,浮尸满江如水鬼浮浮沉沉。

    伯爵是没感觉,相比较这些雨水的拍打,更疼痛的是他的眼睛———还有心——-

    眼里流出来的鲜血并不殷红,而是一种粘稠的黑褐色。

    破碎的眼珠和鲜血搅拌在一起,就成了这种并不鲜艳的颜色。

    黏稠的液体沾在眼睑下,脸颊上,以及鼻子的两侧———-

    这让他那张干瘦却又浮肿的脸更加的狰狞恐怖,犹如十八层地狱里爬出来的噬人厉鬼。

    他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也看不到眼前的世界,他什么都看不到。

    也正是这样,他才觉得疼痛,觉得愤怒,觉得不甘,也觉得恐慌———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眼睛会被别人给毁掉。他倒是毁过无数人的眼睛。

    但是,当这样的厄运降临在自己身上时,他才能够深刻的体会到黑暗世界里的绝望痛苦。

    瞎眼的伯爵?这还是伯爵吗?

    更要命的是,他面对的敌人是王后———是能够从皇帝手上逃脱的王后。

    上帝并不眷顾他这个并不忠诚的信奉者,胜利的天秤开始向对手那边倾斜。

    眼睛瞎了,气海被毁,爆骨也没办法再施展。伯爵的身体又恢复了原样。

    现在,就连伯爵自己都知道,等待他的命运不会太好。

    “下雨了。”军师伸手接了一把雨滴,说道。“我们赶紧结束了吧。”

    像是询问,又像是提醒。

    说完,她动了———

    身形在雨水里奔跑,灌了风的风衣呼呼展开,就像是一个吹饱了气的黑色大气球。

    可是,这个气球丝毫不影响她的速度,还像是在后面托着她往向飞翔似的。

    她单手握拳,一拳打向伯爵的咽喉。

    如若击中,伯爵的整个脖子都会被打断裂。

    当然,军师的这一拳也确实是抱着这样的目的。

    这次和皇帝结下了梁子,以后必然会有更惨烈的厮杀。皇帝的八大野狗自然是打死一只算一只,不然以后会给他们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伯爵没有束手待毙。

    虽然他的眼睛瞎了,但是他还有耳朵。

    出于高手的敏锐性,他能够感觉的到她拳风的袭击方向。

    双手往前一挡,交叉成一个十字挡在胸口前面。他务必要挡下军师的这一击。

    可惜,瞎子终究是瞎子。

    军师的拳头突然间收回,然后快速的转变角度,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这一次,出拳无声,迅如雷电。

    伯爵想变招已来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下这一拳。

    哐————

    伯爵的身体被打飞了出去,双脚摩擦着地面发出‘沙啦吵啦’的响声。

    女人都是喜欢骗人的,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如此。

    伯爵年轻的时候,他的母亲一定没有给他讲过这句话。不然的话,他的后果也不是如此凄惨。

    一击奏效,军师身形再展,又一次欺身靠近。

    这一次,她的拳头仍然攻击的是伯爵的咽喉。

    可是,伯爵的身体弯成了虾形,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结束了。”伯爵闭上了眼睛。死神越走越紧,而他却束手就擒。

    “这一生,自己风光无限。”这么想着,伯爵觉得死亡也并不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了。

    砰———-

    军师的拳头狠狠地砸了上来,骨肉相接,发出让人肉麻的刺耳响声。

    军师闷哼一声,后退了几步。

    她没能击中伯爵的咽喉,而是和另外一个人的拳头撞了个正着。

    她没想到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救伯爵,而且在他们背后潜伏已久,一直等到自己身体飞扑出去,等到自己出拳之后才突然间出手——-

    那个时候招式用老,想收招已来不及。只能把原本砸向伯爵的一拳改变攻击方向,却被他捡了一个大便宜。

    而那道突然扑来的黑影也连退十几步,只不过他是抱着伯爵退的——-很快的,他便转身向外面跑去。

    军师欲追,一颗子弹直射她的眉心。

    军师知道有人前来救援,闪身就从那破洞往厂房里面钻去。

    相比较杀人,更重要的是保证已方的安全。

    外面有人接应,里面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那个家伙——-他能不能扛得住?”

    看到军师回来,秦洛笑呵呵的说道:“要不要活口?”

    能够干掉皇帝的八大战将之一,他还是很有成就感觉的。

    军师没有说话,快步走到躺在地上被秦洛绑成棕子的竹本无心面前,一刀切下去。

    因为她动作太快,直到她站起身离开,脖子上的切口才开始向外渗出血水。

    ——————

    ——————

    离睁开眼睛时,发现身体颠簸的厉害。问道:“这是在什么地方?”

    “船上。”秦洛笑着说道。

    “船上?”离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然的话,我们还要留在拉斯维加斯让皇帝请吃牛排吗?”秦洛调侃着说道。虽然他满脸的疲惫,眼里充满了红血丝,可是他的情绪却非常好。

    他们救回了姑姑,自己没死,离没死,军师也没死,耶稣和红衭也不是真正的离开———还有比活着更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姑姑救出来了?”离问道。

    “是的。咱姑姑救出来了。”每次和离说话的时候,秦洛都会情不自禁的去调侃她。听到她自己问‘姑姑救出来了’这样的问题,他自然要占一点儿口头便宜。“她也跟我们一起回国。”

    “军师呢?”离问道。假装没有听出秦洛话中的岐意。

    “她在休息。”秦洛表情愧疚的说道。

    军师遭遇伯爵的‘爆骨’偷袭,内伤严重。后面和伯爵的战斗中更是加重了伤势。

    上船之后就吐血不止,也幸好有秦洛这个神医在。不然的话,肯定是要送到医院去接受治疗才行。

    可是,在拉斯维加斯,在美国,在皇帝的地盘,又敢送去哪一家医院呢?

    这一趟皇帝损失惨重,他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等到他重新估计自己的力量,再次带人杀来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容易能够解决的了。

    “她没事吧?”离关心的问道。

    “她醒来时的第一句话也问的是这个问题。”秦洛笑着说道。“她没事。你也没事。大家都没事。你不要忘记了,我虽然打架不行,但是治病救人这种事情———他们都不如我。”

    “你杀了野兽。”离说道。

    当时秦洛对峙竹本无心,军师大战伯爵的时候,离一直躺在桌子上休息。

    她把秦洛战斗的过程全都收在眼底,知道是他挡住了竹本无心。

    不然的话,军师腹背受敌,自己小命难保。

    这一次,他表现的非常优秀。

    再说,她们并没有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他做的,已经远远超过她们的预期了———之前大家伙儿还商量着由谁贴身保护他呢。

    “我知道。”秦洛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原本我以为会遇到皇帝呢,所以还特别在刀子上抹毒———早知道是对上一个小怪兽的话,也不用做这种伤害我个人形象的事情。”

    “————”离就很无语。

    要是当真遇到了皇帝,你就有多远跑多远吧。你以为一把喂毒的刀子就能够战胜他了?

    秦洛看着离的小脸,看着看着又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离。”

    “什么?”

    “你真可爱。”秦洛伸手握着离的手说道。

    他和离相依为命,从那么令人绝望的处境中走过来,九死一生,终于逃出困岛,只有真正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才能够体会到他此时的心情。

    “我知道。”离面无表情的说道。

    秦洛愣了愣,然后呵呵大笑起来。

    离学他说话的样子真是——-萌到了极点。

    (PS:今天怎么有那么多土豪打赏?难道说老柳又做了什么讨人爱的事儿?没角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