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86章、宛若战神!
    第1086章、宛若战神!

    军师那边的动静太大,书桌柜子等家具倒了一大片,在摔倒的过程中不断传来霹雳啪啦咔嚓咔嚓的物体断裂声音,整个厂房都像是被震动了似的。

    即便是正在专心和竹本无心对峙的秦洛也受其影响,情不自禁的想把视线转过去。

    可是,他仍然站在哪儿一动也不动,和表情狰狞扭曲的竹本无心对峙着。

    他知道,如果他不动,军师只需要对付一个伯爵。

    如果自己转身往那边跑过去,军师将要对付伯爵和竹本无心两个人。

    虽然龙王说自己和军师的配合可以挑战皇帝,可是,伯爵和竹本无心并肩站在一起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相信自己的队友——-正如她们相信自己一样。

    “现在轮到我出手了吧?”

    伯爵嘶吼一声后,开始大步朝着军师跌倒的方向走过去。

    他的步伐越来越快,接着就用小碎步奔跑了起来——-

    越跑越快,身体已经全部都启动开。

    然后,他的双脚用力一弹,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一枚发射出去的导弹似的,‘轰’的一声往那大堆木材家具堆积如山的地方飞了过去。

    他还真把自己当炸弹了,因为他在‘飞’到那座木材小山山头上时并没有站稳身躯的意思。反而以更快的速度落地,四肢分开,正面超下,用自己‘庞大伟岸’的身体重重地压了下去———

    哐———

    木山应声而碎,下面的木架支撑不住,再次发出断裂和倒塌的声音。

    轰隆隆———-

    又是一阵的响动,然后这才平静下来。

    伯爵这个怪物的身体竟然像是钢铸铁打的一般,用脸先着地还丝毫无伤。只见他从矮了大半截的木头山上爬了起来,又重重地在上面跺了几脚,然后放声狂笑,吼道:“王后——-王后———王后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死?还不是一样要死?”

    “你站起来啊———你不是很能打吗?你站起来啊———”

    “什么亚洲第一———-狗屁不如———”

    “看起来你很激动?”一个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

    伯爵转眼看去,差点儿没有从木头山上栽倒下去。

    当时军师正用力攻击自己,而自己的‘爆骨’突然间展开。

    受到这强劲无匹的反弹之力,军师无可阻挡,整个身体被震飞了出去。

    然后,她压倒一大排的书柜,最终被一堆木头给埋在下面———-她落地的位置正是伯爵此时脚下的木头山。

    这也是伯爵用人体炮弹重压,然后在上面又跳又叫的原因。

    难道见鬼了吗?

    她是什么时候跑出去的?竟然出现在木头山三米以外的一张木桌子上?

    更让伯爵难以理解的是,她受了爆骨的反弹之力,竟然完好无整,而且在那千钓一发的危险时刻还能够逃命———军师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

    难道说,只有皇帝殿下亲自出手才能够压制她?

    伯爵不信。

    可是,眼前的事实又让他不得不信。

    看到伯爵诧异的表情,军师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是,有些事情是不用讲出来的。

    如果能够搅乱他的心神或者增加他的思想压力的话,她是很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的。

    其实事情真的很简单———

    军师连续几次用足力气出拳出脚攻击伯爵而无效时,她便知道这‘爆骨’是相当于华夏国内的金钢罩铁布衫一类的横练功夫。这种功夫的名气不大,却非常的让人头痛。如果你找不到他的‘死穴’或者‘窍门’,有可能你打上一天一夜也不可能伤害到他。

    再说,既然伯爵被称为‘皇帝第二’,那么证明他除了智慧,个人能力也是相当出色的。

    在搞不清楚这爆骨真正的杀招在什么地方时,军师又岂能不留一点儿防范之心和防备之力?

    后面的出拳出脚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儿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但是,军师已经在偷偷的减少用力。那个时候伯爵正沉溺在戏谑军师的快感中,哪里发现这种细微的差距?

    所以,当他的爆骨突然间使出而且反弹之力出现时,军师受到的反弹之力就不如他想象的那么严重。

    不过,即使这个不严重———也不是她能够阻挡的。

    本身的拳力加上反弹的力量,也就是她的双重力量———或者那骨头突然间爆开的力量就已经是她的双倍力量。这样的力量是她所不能抗衡的,于是,她便弹飞了出去。

    她在落地后便清楚,伯爵的反攻时刻到了。

    第一时间便从她睡倒的那张桌子底下爬了出去,然后,她就听到伯爵急促的脚步声音以及木头山倒塌的声音———-

    “越是难以做到的事情,在成功之后也越是喜悦——-看来,你从来都没想过能够打败过我吧?”军师从口袋里摸出那个烟盒,抽出一根香烟放在唇角。

    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火机,然后把烟点燃。

    很多年了,自从那次事故发生后,她第一次在战场上抽烟———

    他离开的时候,这盒烟还有十四支。现在,只剩下十三支了。一个非常不吉利的数字。

    她狠狠地抽上一口,把大量温暖熟悉的雾体给吸进口腔,然后吞进肺部———

    浓烈的烟味恰好把喉咙里的腥甜以及即将流淌出来的鲜血给压了下去,她苍白的脸也有了一丝血色。

    不得不说,这爆骨确实厉害。

    在猝不及防下,反弹之力确实伤到了她的脏腑。

    所谓爆骨,即是爆裂开的的骨头。

    不仅仅是爆自己的,而且是要爆对方的。

    她的五脏六腑,她全身的骨头——-几乎都快要碎了,每一处都痛得要命。

    她不能够让伯爵看到,不然这会增加伯爵战斗时的信心。

    一个人的求胜欲望和求生欲望也是能够影响战斗结果的,有些实力不如对手的人,因为求生的欲望过于强烈而最终翻盘。

    在胜负未分,你的对手还没有死透之前,一切都是未知。

    没有必胜的战斗,也没有不可战胜的对手。

    又抽了一口烟,军师的身体才更加舒服了一些。

    “如果我们换一个位置的话,我一定不会像你这么开心———因为战胜你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就像战胜其它人一样——-这是理所当然的。”

    伯爵怒了。

    彻底的被激怒了。

    “既然这样。那么———你就来战胜我吧———”

    他没有等军师过来‘战胜他’,而是主动向军师跑了过来。

    军师没动,她像是一个烟鬼似的又贪婪的猛烟了一口香烟

    恰在此时,伯爵奔跑而至。

    任由那股还带着温度的气体在胸口流敞,她的手指头一弹,那燃烧的烟头便成了红色的暗器袭向伯爵的面门。

    伯爵除了瞳孔微微收缩,仍然不闪不避,任由那烟头撞在自己脸上。

    然后,他对着军师站立的位置一拳轰出———

    军师也同时一拳轰出,两拳相撞,发出犹如金石交接的声音。

    哐———

    军师被从她所站立的桌子上打了下去,而伯爵也连续后倒了好几步。

    军师用脚一挑,她刚才站立的那双足有千斤重的大木桌竟然高高的飞起,向着伯爵的身体砸了过去。

    伯爵一把抱住木桌,等到他想要把桌子甩飞出去时,军师却突然跳起,身体倾斜,双脚不停的踢打着木桌的桌板。

    借力打力。隔山打牛。

    于是,那张木桌压着伯爵没办法动弹,被军师给踢得连连后退。

    哐————

    哐————

    哐————

    连番踢打下,伯爵已经退到了厂房的墙壁边缘。

    军师的身体落地,很快的又再次跳起。

    她的身体快速地旋转着,一百八十度,三百六十度———-

    然后,她猛地一脚跺在桌子的桌板上。

    咔嚓———

    木桌桌板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力,被她一脚给跺出一个不规则的大圆洞出来。

    桌板崩飞,带着伯爵的身体往墙壁上撞过去。

    轰———-

    砖墙倒塌,伯爵的身体翻滚着跌出墙外。

    军师身体落地,包裹着黄沙的凌厉边风吹动她风衣的衣摆,宛若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