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79章、摧残!
    第1079章、摧残!

    抱着离的是一个女人,一个很诡异的女人。

    她很漂亮,却没有一点儿妩媚。身材修长,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性感。

    黑衣,黑裤,黑色的皮靴,黑色的及膝风衣。

    像是《黑客帝国》中的女主角,只不过比她多了一份潇洒。像是古代的夜行杀手,又比她多了一份随意。

    她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华丽、锋利、凌厉无匹,杀气四溢。

    你见到她,却很难记住她。你看着她,总是能够轻易忽略她的性别而全神贯注的提防着即将到来的危险。

    你可以把她当做是杀手,是死神,是生命收割者,千万别把她当做女人。

    此时,她冷洌的眼神却逐渐变得温柔。

    “真傻。”女人说道。她用风衣衣袖轻轻的擦拭着离嘴角的鲜血,就像是妈妈在给自己的孩子擦拭饭后嘴角的饭粒,一点儿也没有嫌弃的意思。

    “你来就好了。”离还是之前那句话。

    “用得着把命都搭进去吗?”女人还在念叨着。“就这么死了,他怎么知道你的心意?”

    “不许说———。”离咳喇起来,嘴角的血流敞的更急促了。

    “我不说。你不说。他就装傻。”女人说道。

    “他本来就傻。”

    “不是他傻。是你傻。”女人叹了口气。

    “放我下来。”离说道。

    女人一脚踢出,把一张木桌上面的东西全给踹掉。然后,她小心翼翼的把离放在桌上面。

    “躺一会儿。一会儿就好。”说话的时候,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银色小钢瓶。拧开瓶塞,然后把里面的液体倒进离的嘴里。

    她看了一眼正在躲避竹本无心疯狂砍杀的秦洛,惊讶的说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离吸吮#了那瓶基因补充液,精神觉得好了一些。而且体内的伤势得到一些改善,也不会大口大口的呕血了。

    “看来他暂时死不了。”女人说道。

    “快救人———”

    “那也要先杀人。”

    哗啦啦———

    碎木粉飞,一道瘦小的人影从木材堆里站了起来。

    他连续几个跳跃,便从一排排桌子上跳了过来。

    哐——-

    他站在女人的面前,表情阴厉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皇后?”伯爵笑呵呵的打量着她,说道:“没想到你也来了。今天还真是热闹啊。”

    “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军师。”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伯爵。不喜,也不怒,就像是看着个死人。

    “名字也只是个代号而已。”伯爵无所谓的说道。“再说,今天以后,你也不需要名字了。”

    “你可以来试试。”军师平静的说道,并不理会他的挑衅。

    “都说皇帝是欧洲第一,皇后是亚洲第一———亚洲第一又怎么样?瘸子里面挑将军。挑来挑去,不还是一只三脚猫?”

    伯爵看着离,说道:“除了勇气,你们还有什么?”

    “还有实力。”军师说道。“杀人的实力。”

    “那要看杀的人是谁了。”伯爵甩了甩手。手里的刨锯早已经不知道被砸飞到哪儿去了,刚才那条板凳的力度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

    虽然他被砸飞有在空中无法借力的因素,但归根结底还是对方力度过强而且用力角度过于巧妙。

    如果换一个人来丢板凳,也不见得就能取得这样的效果。

    “你也一样。”军师自信满满的说道。

    “是吗?”伯爵斜眼撇着军师那根断指,说道:“那么,这根手指是怎么回事儿?是被爱人给咬断了吗?”

    “你的话太多了。”军师说道。

    虽然她的表情依然平静,声音也仍然平淡,可是,眼神里的杀机却变得浓烈起来。

    这是她的伤疤,时间愈久,痛得越沉。

    它不曾痊愈,也从没有复原。

    她就让它烂着,像是一块破皮的腐肉一条蠕动的蛆虫,只有这样,才能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在战场上抽烟。

    “不要在战场上抽烟。”她轻轻的抚摸着怀里的烟盒,那是他送给她的唯一一件礼物。

    不,是两件。

    “不要在战场上抽烟。”这也是一件礼物。最珍贵的礼物。没有它,也没有她。

    “是吗?”伯爵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可能是见到和殿下齐名的女人过于激动了吧。”

    “那现在可以去死了吧?”军师‘突兀’的冲出去,连续几步助跑后人便高高的跃起。她的身体腾空,狠狠一拳砸向伯爵的面门。

    伯爵也动了。

    闷吼一声,也同样的握拳朝着军师奔了过去。

    哐———

    两人的拳头对撞在一起。

    一经接触,伯爵就感受到了这个女人拳头上的庞大劲道。

    “一个女人,还是这么消瘦的女人,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的?”伯爵想不通这个问题。

    磴磴磴———

    伯爵的身体连连后退,几欲向后摔倒。

    而军师的真正杀招才刚刚开始,一拳把伯爵打退之后,她的双脚落地,沿着伯爵踉跄后退的路线快速追赶,双拳齐动,如惊涛骇浪,如长江大河,拳影重重,劲风阵阵,根本就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啪啪啪———

    拳对拳,脚对脚,一个步步紧攻,一个节节后退,两人打得不可开交。

    从战果上看,自然是军师占了便宜。

    毕竟,她占据主攻优势。而且,伯爵被打的只能防守,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

    不过,伯爵也学聪明了。

    他知道自己在力度上不是军师的对手,便喜欢虚实相间的攻击。你实,我便虚,你虚,我便实。

    这样,他就不会再像刚才一样猝不及防下被打飞出去。

    哐哐哐———

    他们的双脚每一次落地,都像是装甲车翻滚而至。所有被他们踩在脚下的物体全部都碾为粉沫。

    砰———

    两人的拳头再次对撞在一起,伯爵瘦小的身体再一次腾空倒飞。

    人在空中,却能够及时变招。

    双脚后伸,在即将撞到墙面时猛地反弹。

    嗖———

    他的身体像是一枚发射出去的炮弹似的,疯狂的撞向军师。

    军师顺手抄起一张桌子,在头顶转了两圈后,‘呼’地一声把它给丢了出去。

    咔嚓——

    伯爵一拳打在桌子上,桌子以中间为圆心爆裂开来,木片四处飞溅。

    接着,他的瞳孔瞬间涨大。

    因为在他拳打木桌的时候,军师竟然从原地弹跳而起。

    她的人升至半空,身体一百八十度旋转。

    啪——

    伯爵的脸上重重的挨了一脚,身体再次倒飞出去。

    这是摧残。

    实力相差悬殊的摧残。

    —————

    —————

    一刀。

    两刀。

    三刀————

    三刀还没能砍死对手,这对竹本无心来说是第二遭——-第一遭是面对皇帝的时候。因为三刀失败,所以他成了皇帝的战将。

    他以为,他这一生都不用遭遇这样的耻辱。因为他不可能再向皇帝拔刀。而其它人——-不可能有人能够挡住他的三刀。

    即便能够挡住,也需要落下一点儿零件才行。

    但是,今天他却再次承受这样的耻辱。

    而且,和初战皇帝时的情况一样。三刀下去,都被对手给轻飘飘的给躲开。

    “就是——切掉他一块皮也好啊。”竹本无心在心里呐喊着。

    躲第一刀的时候,秦洛的小心肝还砰砰地跳个不停。躲第二刀的时候,小心肝还是跳个不停。躲第三刀的时候——-当然,他仍然很紧张。

    漫天的刀光幻影啊,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好像每一刀都是真的,每一刀都可能把自己劈成两半。

    但是,现在秦洛的心态却很平衡了。

    特别是在他看到军师过来救下离后,他更是欣喜若狂,就算是现在让他去死———他也不会同意的。

    “你到底是要砍人还是要砍衣服?”秦洛很不耐烦的说道。“大家都很忙,你不要拖延时间行不行?”

    “该死。”竹本无心暴跳如雷。这小子竟然还敢站在那儿冷嘲热讽。难道他当真以为自己斩不了他吗?

    竹本无心再次拔刀。

    这次他没有贸然攻击,双手握刀,高高举在头顶。

    凝神闭息,气沉丹田。

    身影虚晃,然后闪电般窜出。

    这一次不是一刀四斩,而是一刀流的‘一刀两断’。

    一刀四斩是中短距离的攻击,而一刀两断则是近身搏斗法。

    俯冲,长刀下压。

    嗖———

    以他的过往经历,在两人擦肩而过时,他的长刀会且断他的腰肢。

    当然,这只是过往经历。

    这一次,他又落空了。

    腹痛。低头。一把匕首插在肚子上。

    “傻*逼才不还手呢。”秦洛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