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77章、无人可挡!
    第1077章、无人可挡!

    嘎———

    奔驰车在距离法拉利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然后鬼影和金童一左一右的推门下车。

    法拉利的两位车主没有下车,他们安静的停在那儿,正斜眼向他们瞟过来。

    像是在等待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并肩向法拉利走过去。

    走到中途时,法拉利的马达再次轰鸣起来,然后卷裹着黄沙向他们冲了过来。

    从启动到加速只需要三秒钟,这就是法拉利‘战神’的独特非凡之处。世界最快的跑车,拥有着世界上最快的启动速度。

    “奸诈之徒。”金童骂道。他原本以为可以痛快淋漓的和他们打一场呢,没想到他们又跑来玩这种小把戏。

    两人快速向两侧避让,如果这种方式的攻击都能够伤害到他们的话,他们也就不配做皇帝的战将了。

    嗖———

    车身擦肩而过,也只是吹动了他们的衣角。

    等到车子冲过去,两人拔枪准备从后面射击的时候,一阵白色粉沫飘了过来。

    现在正好是西南风,而他们正好站在下风口。

    粉沫借着风势快速的飘散过来,随时都有可能把他们给笼罩其中。

    “有毒。”鬼影沉声喝道。

    他的双手一甩,就用衣服把脑袋给裹住了。然后连续在地上翻滚,避开空中的那些白色粉沫。

    金童跑得更快,躬着身子一路向北,远远的逃离这‘白色恐怖’地带。

    他们亲眼看到玉女所承受的痛苦,知道这个女人是非常不好惹的。

    可是,法拉利一个急停拐弯后,竟然再次朝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车主好像并不惧怕这些白色粉沫,他们的车子从白色粉沫中冲过来,耶稣左手开车,右手举起手里的金黄色手枪扣动了扳机,而红衭则从腰间取下了腰带,前端绑着匕首的长鞭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向金童袭去———

    砰!

    砰!

    砰!

    三发子弹呈‘品’字形飞来,从上左右三路封锁着鬼影的身体。

    他的速度太快了,移动起来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所以,多射击几颗子弹,并且尽可能的把距离给拉开,这样就可以把他囚困在一个狭小的活动空间里面。

    呼———

    长鞭也突然间抖直,像是一根尖头长茅刺向金童的胸口。

    危险时刻,两人也开始反击。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疲于拼命逃跑的话,他们的速度是不可能快过法拉利的速度的。

    而且,眼前一片黄沙,他们连遮掩的地形都没有。而他们开过来的那辆奔驰车现在又离他们有些远了。

    这两个人太狡猾了,他们算计好了每一个步骤。先是停车引诱他们下车,然后等到他们下车后,他们又突然间发动车子横撞过来。

    等到他们躲避过去准备开枪反击的时候,他们又在上风口用白色毒粉来攻击,他们落慌而逃的时候,他们突然拐弯开着车痛打落水狗———

    鬼影的手里早就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一边在地上翻滚着躲避耶稣射击的子弹,一边抬枪射击。

    鬼影不仅仅是速度之王,而且精通各种枪械炸药。当初秦洛和宁碎碎被浣溪大厦的天花板给压在下面就出自于他的杰作。嘉宝到来时,也是他假扮学生带着火药去刺杀———

    所以,他的枪法也同样优秀。

    最重要的是,他躲避子弹的身形犹如鬼魅。他的身体好像有未卜先知能力似的,子弹还没有飞过来,他就已经做好了躲避动作。

    如果有旁观者看到的话,会发现每一发子弹都是从他前一秒身体停留的部位穿过去,就像是提前排练好的一般。

    专业人士才会明白,这是对危险的预知性。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会有这样的预知性,经过千锤百炼,他们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对‘危险’这种东西非常的敏感。

    而金童也早就戴上了他那古怪的白手套,正在和红衭做着犹如捉迷藏一般的搏斗。

    红衭的长鞭袭向金童的胸口,金童伸手去抓鞭子。红衭不让他抓鞭子,然后拉着鞭子回收然后再次袭击他的脖子,金童再次伸手———

    他们一个以鞭子为武器攻击,另外一个想要把鞭子给抢下来,顺便把那个女人给从车子上拉下来。

    可是,两人的速度过快,而且动作又是那么的灵敏,一个想攻攻不了,一个想抓抓不住。

    你来我往的,就像是一场花哨的杂技,也像是一场打情骂俏的游戏。

    车如战马,车上的耶稣和红衭仿若古时候的骑士。

    他们驾驽着战马四处冲锋,欲将敌人斩——开枪打死。

    而提前下车的鬼影和金童失去了‘坐骑’,他们一左一右的围攻这匹铁马。

    一个速度诡异,一个动作灵活,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更有铁马在中间阻挡,双方没办法做近身肉搏。

    所以,一时半会儿是很难结束这场战斗的。

    鬼影和金童的任务是跟踪拦截耶稣和红衭,不让他们去支援秦洛。当然,如有机会要将他们杀死。

    而金童和红衭———他们的目标就是拖延和分散。

    拖延时间。

    分散他们的实力。

    这样的战斗方式是他们都喜欢和需要的。

    看起来十分的热烈,却又一点儿也不激烈。

    至少,打到现在还没有人见血。

    ——————

    ——————

    离的身体在空中腾飞,像是一只长了翅膀的黑色大鸟似的。

    她的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刀子,凶恶的,狠辣的,一往无前的往伯爵的脑袋扎过去。

    伯爵个矮,而且脑袋是人体极其重要又难以防守的部位之一。

    所以,离就选择了这个位置做为她的杀招。

    而她此时飞在空中,也着实有着居高临下的优势。

    近了———

    更近了———

    她落在了最佳的攻击高度,也寻找到了最佳的攻击点,然后右手再次发力,狠狠地往他的脑袋上扎过去。

    离很清楚,无论人体的头盖骨多么坚硬,都没办法阻挡自己这一刀。

    这一刀,会把他的脑袋扎出一个窟窿。如果有必要的话,她也不介意把它给解剖———又不是没做过。

    “多么可爱的孩子啊。”伯爵仰起脸欣赏着越来越近的离,表情陶醉的赞叹道。他的脸色红润,脸上带着痴迷般的笑容,好像并不知道死神已经临近似的。

    “因为你的可爱,我决定不杀你。”伯爵说道。

    他动了。

    他手里提着的刨锯一个飞旋,然后倒提着木柄,狠狠地朝着离刺过来的匕首砸了过去。

    砰———

    离的匕首脱手而去,她的手腕也被刨锯给砸了个正着。

    她能够听到自己骨头的碎裂声,她知道自己的右手可能已经废了。

    因为她痛的——-已经没有知觉了。就像她很多年前就失去了这只手一样。

    震惊。愤怒。更多的还是满心满肺的不甘。

    是她先发动攻击,也是她占据着有利的高度,甚至,她已经要刺破他的脑袋———

    她看到他抡起了刨锯,她也尝试着去躲避。

    可是,她想到,却没办法做到。

    因为,在她的大脑刚刚给身体下达指令的时候,他的刨锯就已经砸上来了。

    这就是速度的差距,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只有这种解释,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毕竟,她占尽了所有的先机啊。

    而伯爵并没有就此放过离,他矮小的身体突然间弹跳而起。

    一把抓住离那只受伤过的手腕,然后带着她继续往高空中窜去。他们越飞越高,就像是违背了物理学原理一般。

    很快的,他们的速度开始下降。

    在下降的过程中,伯爵出手了——-不,是出脚。

    他的短腿一下又一下的踢着离的肚子,一下又一下———-

    快要落地的时候,他猛地一脚飞出。

    于此同时,他也松开了离的手腕。

    哐啷———

    飞的身体倒飞出去,然后砸倒了一排衣架。

    “哦。真是该死。”

    伯爵的眉毛皱了起来,看着那些破碎的衣架满脸心痛。

    那些艺术品可都是他的心血,他的宝贝——-可是,却被这个他并不讨厌的女孩儿给砸烂了。

    “我讨厌想要杀我的女人。”伯爵说道。“就是因为她想要杀我,我才把她煮熟了吃了。不过,我不会吃你———”

    离没有吱声。更不会发出痛苦的呻吟。

    她任由嘴角鲜血四溢,紧咬着牙,倔强的,一点点儿的从衣架上爬了起来。

    然后,她再次站在了伯爵的面前。

    即便她的右手抖动个不停,全身的骨架都快要散掉,但是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坚定和不屈。

    伯爵欣赏的看着离,说道:“看来你阻挡不了我。这样的话,我要完成我对秦的承诺了———”

    说完,他举着刨锯就要往秦岚的脑袋上刮去。

    他说过,要把秦岚的头发用刨锯给锯下来。

    要是真让他这么干了的话,秦岚掉的就不是头发,而是一块块的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