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75章、欠钱不还是王八蛋!

第1075章、欠钱不还是王八蛋!

    第1075章、欠钱不还是王八蛋!

    在竹本无心的带领下,秦洛和离跟着他走过那道侧门,然后进入一间同样宽阔但是却干净清爽的小厂房。

    厂房里弥漫着新鲜的木香味道,一个身穿灰色工人装的小老头正拿着把刨锯在刨一块厚木板。

    嗤啦——-嗤啦———

    看到秦洛和离进来,他才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放下刨锯,从桌子上取了自己的烟斗点燃,笑呵呵的和秦洛打招呼,说道:“好运气的秦,我们又见面了。”

    “伯爵?”秦洛非常惊讶。他很难把眼前这个头发灰蒙蒙的上面还沾满了木屑,身上穿着一件破了好几个大洞工人装的小老头和前次见到的那个衣装光鲜谈吐文雅怀里还搂着大洋马的老绅士联系在一起。

    “哦。我看到你眼里的震惊。”伯爵像是个恶作剧的孩子似的,对自己能够做到这样的效果而高兴。“这个屋子里的每一件家具都是我做的。你可以随便欣赏。看看这些美丽的工艺品吧,它们实在是漂亮极了——-就像你身边的小姑娘一样性感。”

    秦洛扫了眼四周,确实看到有不少成品家具。有书架,有桌子,有衣柜,还有一些莫名其妙根本就没办法辨别的东西。这些家具做工精致,每一刀都像是下足了功夫,触面光滑,衔接自然,简洁却不失美观,确实像是工艺品。

    不得不承认,即便伯爵不做‘伯爵’,他也能够成为很有名气的木匠或者艺术家。

    伯爵温柔的抚摸着身边的一张椅子,骄傲的说道:“你能够体会女人生孩子的感觉吗?哦,那是很痛苦的,也是很幸福的。你将带着一件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这是多么奇迹的一件事情啊———它们就是我的孩子。它们原本只是一根根丑陋不堪的木头,在我手里才变成现在这么漂亮的模样。你不觉得———这很神奇吗?”

    秦洛没时间和他讨论什么女人生孩子和男人生——-家具,他是来救人的。

    “我姑姑呢?”秦洛问道。

    “秦,我以为你会很有趣。可你总是这么无趣。”伯爵不快的说道。“打牌的时候如此,现在仍然如此。”

    “假如你的亲人被人绑架的话,你也会和我一样的心情。”

    “不。我和你不同。”伯爵说道。“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你是这个世界的创世主。没有什么比你的喜乐更重要。”

    “所以你吃了自己的女人?”

    咔嚓————

    伯爵手里的烟斗碎成了两截,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眼神阴厉的盯着秦洛。

    “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些。”

    “做了就做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秦洛冷笑。这些人还真是好笑,杀人放火绑架勒索干的不亦乐乎,别人讽刺他一句就受不了了?

    “你知道那些人的后果吗?”伯爵问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们全死了。”伯爵把手里的烟斗丢在地上,皮靴重重地踩上去。咔嚓咔嚓,玉烟斗发出痛苦的破碎声音。

    他伸手取过刚才刨木材的刨锯,看着秦洛说道:“鬼影说你的速度很快。我不信。”

    “让我看看我姑姑吧。”秦洛说道。

    伯爵想了想,说道:“你提醒我了。我们可以换一种游戏玩法———”

    他拍了拍手,立即有一个黑衣人推着一张轮椅走了出来。

    轮椅上,正是秦洛失踪数日的姑姑秦岚。

    大半年时间没见,秦岚仍然和以前一样消瘦。她的脸上满是疲倦,眼里满是惊恐。看起来花容尽失,十分的狼狈。

    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拼命的对着秦洛摇头。

    秦洛知道,摇头的意思代表他不应该来,也代表着让他赶紧走。

    可是,他是不会走的。

    为了贝贝,为了爷爷,为了父亲,更为了自己的内心。

    他可以因为怕死而不来,但是,既然来了,他就一定要带走姑姑。

    “我要把她的头发全刨掉———-”伯爵挥舞着手里的刨锯说道,满脸的兴奋和狂热。“我在煮熟那个女人之前,也是这么做的。”

    “你敢。”秦洛恶狠狠地说道。

    “秦。来吧。”伯爵狂笑着。“来阻止我吧。”

    ——————

    ——————

    帅哥和美女的组合永远是人群中的焦点。

    刀削斧劈棱角分明的面孔,披散到肩膀上的金黄色头发,爱琴海海水一样湛蓝的眼睛随时都在对着你微笑,高大强壮的身材,衬衣纽扣解开了两三颗,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胸口的一撮金色毛发,性感的简直无可救药。

    仿佛受到上帝的特殊眷顾,他不仅仅形象气质出众,而且还身穿名衣,腕戴金表,就连脚上的那双尖头皮鞋都价值不菲。

    英俊风流,年少多金,这样的男人,又怎么能不让女人动心?

    每一个从他面前经过的女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回头瞟上几眼,还有不少人直接对着他抛媚眼,更有甚者直接上来搭讪勾引,仿佛没有看到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子———

    当然,他身边的女孩子也不错。

    是的,她就是个小女孩儿。

    粉嫩可爱的面孔,灵动如水的眼眸,樱嘴红唇,娇媚可爱,披散到腰间的柔顺长发随风轻摆,就像是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小公主似的。身穿一身质地特殊的白色长裙,脚上穿着一双颜色鲜艳花色繁琐的布鞋。

    她无视身边的男人和周围的花花草草,捧着一大玻璃杯酸奶喝的十分起劲儿。

    只见她腮帮一鼓,杯子里的酸奶就下了一截。再一鼓,又少了一截———她眼睛微闭,一幅十分陶醉的模样,好像这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帅哥,能请我喝一杯吗?”又有一个丰乳臀翘臀的大洋马走了过来,直接坐在了男人的面前。胸口微低,把自己的真材实料露给男人看。

    “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男人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小女孩儿,说道。

    大洋马不屑的扫了小女孩儿一眼,说道:“这种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有什么好玩的?我可以满足你的所有要求———就算是你想从后面进去我也不会拒绝的哦。”

    男人偷偷咽了咽口水,说道:“可是,我非常爱我的女朋友。”

    “没劲儿。”女人不悦的说道。她取过桌子上的留言笔在便签纸上唰唰的写下一排数字,说道:“打这个电话随时都可以找到我。假如你想要上战场的话。”

    “没问题。”男人很有绅士风度的收起那张便签,说道。

    女人在猎物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扭着屁股扬长而去。

    “你们国家的女人真不要脸。”小女孩儿的嘴巴终于和吸管分开,看着耶稣脸上的红色唇印说道。她听不懂英语,更不知道刚才两人说过些什么。不然的话,恐怕她早就发飙了。

    “哦。我应该怎么向你解释呢?”性感男人为难的说道。“华夏国的女人偏向于传统,表现感情的方式也比较含蓄。而西方的女人就比较热情开放一些,表达表情的方式比较直接——-”

    “说的好听,还不是急着上床。”小女孩儿鄙夷的说道。

    男人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说的不错。其实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也就是从认识到上床时间的区别。西方的更快速一些,而你们要不停的试探再试探。”

    “试探会产生感情。”

    “最终的结果不还是为了上床?”

    红衭很生气,可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击耶稣。她没有谈过感情,也没办法说出一些很有哲理的情感语录。虽然觉得耶稣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却又不知道到底是错在什么地方。

    “你们更流氓一些。”红衭决定耍赖了。女人总是有无理取闹的权利。

    是的,这个小女孩儿就是红衭,而她身边的这个被无数女人勾搭觊觎的性感男人就是耶稣。

    那天晚上,红衭和耶稣同时离开。顺便还带走了秦洛的三千万美金。

    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一直出没在拉斯维加斯的高级酒店豪华餐厅以及在各大赌场尝试各种各样的赌博方式。

    他们穿名衣买名表住名店吃名吃,大把花钱一掷万金,好像这些钱都不是钱似的———是钱,不过,不是他们自己的钱。

    “我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情。”耶稣说道。

    “什么?”

    “秦说过,让我们每人带走一千万美金离开。可是,我们带走了他的三千万美金———也就是说,我们还欠他一千万美金。”

    “是的。”红衭点头,她知道这回事儿。

    “我们下次见面再还他怎么样?”

    “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

    “哦。真是太遗憾了。”耶稣耸耸肩膀。“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他不要,不是我不还。”

    “你现在可以送过去。”红衭说道。“欠钱不还的是王八蛋。”

    耶稣盯着红衭。红衭又张开小嘴吸着酸奶,含糊不清的说道:“这句话是秦洛说的。”

    (PS:有票不投的不是好人。这是秦洛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