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74章、八大战将之野兽!

第1074章、八大战将之野兽!

    第1074章、八大战将之野兽!

    秦洛不知道二十一大街的诺顿家具厂在那儿,出租车司机知道。

    听到离说了这个地址后,黑人司机笑着问道:“确定要去哪里?哪儿早就废弃了,可没有你要拜访的朋友———-”

    “开车。”离冷冷说道。她的心情不好,更没有和陌生人交谈的习惯。

    黑人司机的脾气倒是挺不错,他乐呵乐呵的笑笑,然后发动车子。

    众所周知,现在闻名世界的拉斯维加斯是沙漠上屹立起来的奇迹城市。所以,即便它的城市面积不停的在扩张,可是它的边缘处仍然是黄沙和包裹着黄沙的恶风。

    二十一大街是一条街,是这座城市最外围的一条街。这条街的背后就是一大片人工栽植的仙人掌,然后便是漫天遍野的黄沙。

    “就是这里。”出租车司机指着一座破落的院子,对离说道。他知道身后坐着的这个男人并不会讲英语。

    离支付车费推门下车,秦洛也同时推开了另外一边的车门。

    等到出租车调转车头轮胎卷起一撮黄沙扬长而去,秦洛和离已经走到了大门门口。

    “你走在我后面。”离说道。

    “好。”秦洛没有拒绝。他知道自己的拒绝是无效的。他的身手确实不如离好,如果为了表现自己的男子汉气概而执意走在前面的话,可能离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来保护他。

    离对秦洛的态度很满意,从腰间抽出几把匕首别在左手手心,随时准备给人致命一击。右手的枪也掏出来了,并且单手拉开了保险栓。

    这是秦洛头一回看到离左手执暗器右手执枪,以前无论多么危险的场面,她也只会使用其中的一种。

    她不是对自己的飞刀和枪法没有自信,而是做好了以一敌众的准备。

    “这个傻女孩儿。”秦洛心痛的想道。这次美国之行,还真是要把她给累坏了呢。

    离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仿佛这是两军交战的地雷阵似的。

    秦洛不远不近的跟着,保持一个适当的安全距离。太近,会影响离的退路。太远,又恐敌人从后方抄袭。

    一路有惊无险,两人很顺利的走进了微掩的厂房大门。

    “退后。”离说道。

    秦洛后退两步,警惕的扫瞄着四周。

    即便他的作战能力再差,但是他有眼睛可以看,有耳朵可以听———他做不了太多,但是,他愿意为离付出自己的所有。正如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一样。

    哐———

    离腾身而起,一脚蹦开了厚重的木门。

    然后向后翻滚,动作快的不可思议、

    木门剧烈的摇晃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叫声,并没有倒塌,也没有发出让他们担心的爆炸声、

    这下子就连秦洛都觉得奇怪了,这么好的埋伏地点———-他们怎么什么都没做?

    足有五六米高的厂房里面堆满了家具的半成品和木头,还有不少已经加工完成只剩喷漆和雕花的家具整齐的摆放在一边。除了上面落满灰尘,这个家具厂几乎没有任何败落的痕迹。

    这让任何走进来的人都会非常的不解,为什么它会被废弃呢?又为什么没有人接手?

    正在这时,离突然间向一张木桌下面扑过去。在身体扑到一半的时候,手里一道银光闪烁。

    嗖———

    一把匕首闪电般飞出,瞄准前面的侧门位置。

    刚刚从侧门走出来的男人歪了歪脑袋,匕首从他的脸颊飞过。

    咚———

    它狠狠地扎在男人身后的木门上,刀子的尾端还在‘咚咚咚’的震颤着。由此可见,离这一刀是如何的力道十足。

    啪啪啪———

    一阵掌声传了过来。

    男人一边鼓掌一边向秦洛和离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超前的潜伏意识,敏捷的推进方式,无破绽躲避方法,还有这精准的飞刀技术———龙离小姐不愧为华夏国最好的军人之一。这样的人才,即便在全世界也是很罕见的。”

    男人个矮而瘦,身上看起来没有什么肉,仿佛一阵风来就能够把他吹跑似的。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上身是一条白色T恤,T恤外面套着一件看起来非常普通的皮夹克,脚上是一双NIKE运动鞋。几撮头发稀疏的搭拉在脑袋上,笑起来的时候却有两个不是很可爱的小酒窝。如果说他是学生的话一定不会有人怀疑。

    但是,没有人敢把他当学生。

    只是甩了甩脑袋就能够躲避离的飞刀,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你是谁?”离从椅子底下爬起来,警惕的看着这个逐渐走近的男人。

    “竹本无心。”男人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好像问话的人是他爱慕的对象,而他只是一个被家人拉着来相亲的宅男。“你们也可以叫我野兽。”

    “野兽?”秦洛和离同时惊呼出声。

    皇帝八大战将中唯一一位亚洲籍人士,来自日本,从小便表现出杰出的学武天份,被日本最有名气的一刀流大师宫本雅阁收为弟子。

    宫本雅阁毫不藏私,用心辅导,将一生所学以及一刀流秘法倾囊相授。竹本无心也没有让人失望,二十年后,终于学成技艺,甚至青出于蓝。

    宫本雅阁还没来得及向世界宣布他培养出来一个杰出的弟子,没想到就被他的徒弟用刀砍成两半———不,是八半。

    一刀四斩,一刀流最强秘笈。

    不仅如此,当夜,他还赶回老家神谷川,将欣喜迎出来的父母以及年仅七岁的妹妹全部杀掉。

    他的所作所为引起众怒,也引发日本武术界三次大规模的集体围攻。

    可惜,他身手高超,而且潜逃功夫一流,三次围攻都被他给逃掉了。

    一位武术名家在动手前问他为什么杀死自己的恩师,他的回答是:我不喜欢和别人雷同,这么好的刀法只需要有一个人会使就好了。

    又有人问他为什么杀死自己的父母妹妹,他的回答更是让人吐血三升:当初我都说过了,我要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可是,他们执意把我送去学功夫———妹妹?杀她的那一天是第一次见到她,对她倒是没有什么成见。也只是顺手一刀而已,没想过太多的东西———

    于是,野兽之名就此而来。

    他在日本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自然没办法生存下去。于是逃到欧洲,并且得到机会向公认的欧洲第一人皇帝挑战。

    结果众所周知,他成了皇帝的八大战将之一。

    耶稣提到这个家伙的时候,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我叫耶稣,但我不是真正的耶稣。他叫野兽,却是名符其实的野兽。

    这句话让人记忆深刻,秦洛一直牢记在心。

    却没想到,在美国拉斯维加斯遇到了他。

    看着这个长相比自己还要小受的家伙,秦洛心想———他要是突然死了该多好啊。

    竹本无心看了看离,又看了看秦洛,羞涩的笑了起来,说道:“看来你们都认识我?”

    “谁都知道你是野兽。”离鄙夷的说道。她最痛恨这种杀师灭祖自己父母和妹妹都不放过的恶棍了,简直比她最讨厌的人皇千重还要皇千重。

    “这是我的荣幸。”竹本无心丝毫不觉得耻辱,反而很是认真的对着离微微鞠躬。好像离骂他野兽是在赞美他一样。“先生,女士,虽然和你们聊天很开心,但是,我们的叙旧还是要告一段落———因为有人还在等着你们呢。”

    “我姑姑呢?”秦洛问道。

    竹本无心很是疑惑的看了秦洛一眼,说道:“我真是奇怪,来了这里你为什么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就是为了这个问题而来。”秦洛正色说道。不过他是什么野兽还是禽兽,最终都要成为默默挨打的小怪兽——-

    “可是——-”竹本无心舔着薄薄的嘴唇,看着秦洛和离就像是看到了可口美味的饭菜。“你们都快要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