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68章、要脸做什么?

第1068章、要脸做什么?

    第1068章、要脸做什么?

    泰迪和凯文真是被气乐了。

    他们是FBI探员,不是复印店的打字员。他们为全世界最神秘的部门工作,是无数影视作品中的英雄主角。而且,能够进入FBI的探员哪一个不是经过千挑万选然后再千锤百炼?

    可是,在这个小女孩儿的眼里,他们竟然是毫无威胁力的废物。这怎么能不让他们生气?

    “怎么?难道你还要对我们动手不行?”凯文面色阴沉的说道。“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我没想那么远。”离说道。“但是你们如果敢对我动手的话,我自然是要反抗的。”

    “你这是拒不合作了?”

    “我不知道有什么要和你们合作的。”

    “你杀人了。”凯文指着手里的手机说道。“你必须要交代杀人动机。而且,你很有可能因此受到多年的监禁———等到你从监狱里出来,应该已经成为白头发的老太婆了吧?”

    “那不是杀人,是自卫。”离不屑的说道,根本就不吃他们威胁的这一套。“有人开车撞我的雇主,我能够做的只有反击——-难道这不是一名保镖应该做的事情吗?”

    “保镖?”凯文冷笑。“龙离小姐,别开玩笑了。你是华夏国的特种军人,怎么可能会为一个医生做保镖?”

    听到对方的话,离和秦洛的眼神都变得凌厉起来。

    他们是有备而来。

    他们明明已经知道了离的军人身份,却直到现在才来揭穿。而且,他们想要在这个时候把离带走调查是为了什么?这次的长街撞击案又和他们有什么关联?

    一瞬间,千百种思维涌进脑海,让他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思考的感觉真是太痛苦了,可是,为了活着他却不得不这样耗费自己年轻的生命和有限的时间。

    耶稣和红衭离开,秦洛的身边只有离。

    秦洛在街上遭遇袭击,小刘被撞飞,离及时赶到杀死行凶者。

    回到酒店玉女失踪,而FBI找上门———

    这是个陷阱,是个圈套。

    “如果离被他们带走的话,自己不成了光杆司令了吗?”

    “为什么他们要把离从自己身边带走而不是和自己一起杀掉?是因为他们不想和华夏军方发生直接冲突———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离的身份。而如果杀掉离的话,即便是美国政府也难以向华夏国交代。”

    “那两个被离杀死的倒霉鬼只是诱饵,能够杀死自己当然很好,即便杀不了自己,也能够把离给引出来好让玉女脱困,同样也可以把她卷入事端让她没办法动弹———真正的杀手即将来临。那个时候,他们的目标就是没有任何助力只有一点儿稀松平常武力的自己。”

    抽茧剥丝,真相一点点的被揭开。

    秦洛没有骄傲或者得意的情绪,相反,心情反而越加的沉重。

    他们连FBI这样的部门都能够调动,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能做的?

    这样一来,秦洛就知道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了。

    “医生怎么了?医生就不能用保镖了吗?你凭什么侮辱我们伟大的职业?难道你平时就不生病不看医生吗?”秦洛像是被他们的话给刺激到了似的,气急败坏的对着他们吼道、

    因为秦洛的嗓门太大,情绪又过于激动,两人的视线终于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泰迪拧着眉毛看着秦洛,说道:“先生,我们没有侮辱医生这个职业,也没有攻击你的意思。”

    “你当我是白痴吗?”秦洛才不吃这一套呢。“你刚才说的是华夏语,不是英语。我听的清清楚楚———你说一个特种军人怎么可能会给一个医生做保镖。难道这还不是侮辱?为什么医生不能请保镖?难道医生很穷吗?还是说这是一个低贱的职业医生的生命也是毫不值钱的?如果有人想开车撞我,那我死了也是白死?”

    如果这个时候两人还听不出来眼前这货是故意找茬的话,他们也就不能进入FBI了。

    他们之所以一直到现在才想到的原因是———-之前都是他们故意找别人的茬,没想到还有人的胆子大到主动跑来找自己的茬。

    他脑袋被门板夹过了吗?还是喝了太多添加三聚氢胺的华夏国特产牛奶?

    “你想怎么样?”凯文不耐烦的问道。他们的目标是把离带走,至于这个很有职业骄傲感的医生和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无论他是活着还是死了,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甚至,他们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道歉。”秦洛语气坚定的说道。“你们必须要向我道歉。不然的话,我要向传统医学大会和美国政府投诉。你们在侮辱一个伟大的职业,也侮辱一个医学从业者。”

    “这不可能。”凯文说道。“而且我们也并没有侮辱你。”

    “你是在否认吗?”秦洛怒气冲冲的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凯文喊道。

    于是,泰迪和凯文就觉得他们也被侮辱了———-

    “放肆。把你的脏手拿开。”

    “如果我的话说完之后你的手指还指着我的话,我会让你永远失去它——-”

    “还敢威胁人———”秦洛同学怒了,秦洛同学爆发了。他要和这两个男人拼命。

    他一拳砸向凯文的脸,凯文反应也足够的快,慌忙伸手来挡。

    砰———-

    秦洛的拳头砸在凯文的手臂上,秦洛的眉头皱了皱,毕竟,肉掌对骨头还是很痛的。

    咔嚓———

    凯文的身体连连后退,手臂处竟然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

    一击得逞,秦洛肚子里的‘满腔委屈’还没有得到完全释放。

    于是,他挟胜追击,右腿猛地弹起,膝盖凶猛的撞向泰迪的肚子。

    他的两只手也向前探去,一个猴子捞月的架势。

    因为泰迪的个头太高,他准备先把他的脑袋给圈住把他人给拉下来,这样才好揍一些。

    疯了!

    彻底的疯了!

    这是在美国,他们FBI还没有动手却反而被人动了手,还有同事被打伤,泰迪要疯了,他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诡异情景———-

    可是,不管心里接受不接受,这已经成了事实。

    看到秦洛打伤凯文后没有停手还在继续攻击,泰迪的手就往怀里伸过去摸枪。

    妈的,他要把这小子给毙了———

    他的手刚刚摸到枪,还没来得及把枪套解开,一把冰凉的匕首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不敢杀我。”泰迪一脸严肃的说道。“因为你是军人。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啪———

    离一耳光煽在了泰迪的脸上,在他脸上留下好几个清晰可见的手掌印。

    “但是我可以侮辱你。”离表情平静的说道。

    “你们都要去死———”泰迪骨子里的血性被彻底激怒了。他准备不顾忌死活也要拔枪杀了这两头牲口。再说,她也不敢杀掉自己,因为这将会给华夏国带来他们难以想象的严重后果——-

    咔!

    离一记手刀砍在他脖颈上,他眼睛一黑,人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最讨厌别人说废话了。”离鄙夷的说道。

    秦洛的战斗也很快就结束了。

    他先发致人,有心算无心下,第一记重拳就重伤凯文的骨头。然后趁势追击,双手合拢圈住他的脖子就把他脑袋往下按,膝盖狠狠地撞在他的肚子上。

    两招之后,他已经失去了抵挡能力。

    然后,秦洛便一拳拳的砸向他的肚子。

    终于,秦洛累了,他晕倒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两名探员,离说道:“他们是FBI。”

    “谁说的?”秦洛否认。“FBI怎么可能私闯民宅跑进来对你动手动脚企图猥亵华夏国阳光美少女?”

    秦洛说话的时候,拉着离的手让她蹲下身体,‘捡’起地上凯文的手就在他的皮衣外套上一阵乱摸,然后又让离把里面的背心给撕破一块儿,并且在破碎的布条上按下凯文的指纹———

    “FBI怎么可能仗势欺人还动手打人呢?”秦洛又‘拿’着凯文的手在自己身上一阵乱摸———好在他睡着了。要是他还清醒着,这样的情景还真是让彼此双方尴尬。

    “哦,对了,FBI还喝酒———”秦洛跑到房间的酒柜里,用毛巾取了一瓶小份量的威士忌出来,拧开瓶盖把小半瓶酒倒进凯文的嘴里,另外小半瓶倒在他的衣服上。

    离终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撅了撅嘴,说道:“不要脸。”

    “人都要死了,还要脸做什么?”秦洛耸耸肩膀说道。

    认真做坏事的男人是最迷人的,离不由得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