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65章、她怎么有你重要?

第1065章、她怎么有你重要?

    第1065章、她怎么有你重要?

    霍恩斯邀请秦洛进屋,因为过于激动而忽略了小刘——-小刘自己跟着进来了。没有他这个耳朵和嘴巴,他的这位年轻主子根本就没办法和人交流。

    正如霍恩斯刚才所说,客厅的电视机正在重播秦洛在医院里治病救人时的视频,这个时候恰好播放到霍恩斯跳出来愤怒指责这种办法是行不通的说秦洛没有医德的刺激性桥段———-

    霍恩斯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秦,我再次为我的鲁莽向你道歉。”

    秦洛正色说道:“霍恩斯先生,你不用道歉。你是具备严谨作风的医生,是拥有高尚人格的学者。你能够站出来说这些,证明你问心无愧心无私念———而且,我们华夏人的传统是不喜欢和朋友过于客气,也不愿意听到那么多道歉的话。因为这样会把我们的距离拉开。”

    听到小刘的翻译,霍恩斯紧张的说道:“不,秦,我没有想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给拉开。我只是——-只是真的很愧疚。既然你不喜欢听,那我就不说了。我们仍然是朋友,对吗?”

    “是的。”秦洛肯定的点头。心想,这小老头还是很可爱的嘛。

    “秦。”霍恩斯指着电视上的画面,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回来之后就一直在观看这个视频,我想从你的手术过程中找出答案———可是这太神奇了。而且,我也并不像我所说的那么了解华夏国的医术。特别是银针———哦,这简直是太神奇了。不用手术刀,不用麻醉药,一根小小的银针怎么就能够治疗脑溢血的?这样的话,我们的研究还有什么意义?”

    “不能这么想。中西医各有千秋,谁也没办法把对方给取代。”秦洛笑着说道,他从口袋里掏出银针,然后抓住霍恩斯的手臂,说道:“你来感受一下银针的气流———-”

    —————-

    在小刘这个媒介的帮助下,秦洛和霍恩斯相谈甚欢。

    特别是秦洛亲自掏出银针让他感受过《太乙神针》在人体内的流动游走,并且根据秦洛的意识进入各个区域后,他被震惊的目瞪口呆,把秦洛视为天人。甚至连续称呼了十几声上帝,他认为只有‘上帝’才能够做到这些。

    而他也没有藏私,把自己近年来对心脑领域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成果向秦洛做了解释说明。医学是相通的,虽然秦洛没有太多的西医功底,但是,他的悟性惊人,还是从中受到了不少启发。

    当他从霍恩斯处告别的时候,墙上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钟。两人相谈甚欢,五个多钟头这么快就过去了,而他们却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秦,真是高兴认识你这样的朋友。”霍恩斯送秦洛出门的时候,紧紧的握着秦洛的手不肯松开。

    “霍恩斯先生,这正是我要说的。”秦洛说的是真心话。这老头无论是从人品还是常识都征服了他。

    “希望你能经常来做客。当然,有机会的话,我也会去拜访你——-你用你杰出的人品和高明的医术征服了我。我也希望能够从你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了解更多神奇的华夏中医技巧。”

    “没问题。”秦洛干脆的说道。

    和霍恩斯告别,秦洛和小刘转身向主干道走过去。

    拉斯维加斯是座不夜城,即便是凌晨一点多钟街上仍然是人潮涌动,车来车往。

    “出租车。”小刘跑到前面去拦车。连续熬了两个通宵,他实在是疲惫极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在这个年轻团长面前表现出众。这样,回国之后自己的日子才会好过一些。

    哐———

    一辆黑色的轿车冲了过来,没有刹车,直直的把小刘给撞飞了出去。

    车速不减,反而以更加凶猛的速度往秦洛冲了过去。

    秦洛一愣,拔腿就往前面跑去。

    啪啪啪———-

    秦洛脚上穿的布鞋踩在水泥路上,他把速度提到了极致。嘴巴微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哐哐哐———

    黑色汽车在后面狂追,一幅不把人撞死誓不罢休的架势。

    啊———-

    有人尖叫出声。

    很快的,更多的人尖叫着奔跑起来。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这赤裸裸的谋杀。

    秦洛有意往人群密集的地方跑过去,可是,没想到这辆车的车主竟然肆无忌惮到这种程度。

    他不仅没有调头或者停车,反而也超着人群碾了过来。

    当街杀人,胆大包天。

    秦洛没有时间去思考敌人是谁,也没有机会去闪避或者反击———

    汽车就跟在后面,他英俊的臀部几乎能够感受到那灼烈的灯光和发动机喷出来的热气。

    跑。

    跑。

    拼命的跑。

    不仅仅秦洛跑,那些和他同方向的人也跟着跑。

    跑的慢的人被汽车无情的碾压,惨叫和悲嚎声从身后传来。

    秦洛没有同情心泛滥到停下脚步去查看他们的伤口,更不会像影视中的男主角一样傻逼到无可救药的站出来对行凶者说‘放过他们,有什么冲我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跑。

    没有什么比保命更加重要。

    活着,还能报仇。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前面有一道栏杆,秦洛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没有停止,反而再次蓄足全身的力气飞一般的向前面奔去,在离栏杆还有两三米的时候,他的右脚高高的抬起,然后是左脚———他的身体腾飞在半空中。

    他像是鸟儿一样飞翔,呼吸着格外新鲜的空气。

    自由了———

    哐———-

    汽车车头狠狠地撞在栏杆上,整个栏杆都被他撞飞起来。发出呼呼的风声,向半空中的秦洛罩了过去。

    “趴下。”有人大声喊道。

    秦洛猛地使出一个千斤坠,双腿向下一沉,然后身体便飞快的向地上落下。他的双手前撑,前身向地上倾斜,一个标准卧倒的姿势。

    呼———-

    栏杆从头顶上飞去,然后重重的砸在马路中间的一辆黑色奔驰车上。奔驰车被砸出一条条裂痕,车身警报系统啾啾啾的尖叫起来。

    无所阻挡的汽车没有继续追来,而是左边的车轮胎突然间爆掉。

    嘎———

    车体发出刺耳的叫声,然后一头向右边窜去。

    嘎——-哐———-

    失控的车子再次撞上了辆面包车后,这才停了下来。

    嗖———

    一个黑影从角落里奔了出来,动如灵狐狡兔。

    她脚上的小皮靴在地上轻轻一点,然后身体跃上了车身。

    哐哐哐———

    她在造成交通堵塞的车顶上奔跑着,一直跳到了那辆追杀秦洛的肇事车车顶上去。

    咔嚓——-

    她一脚踢下去,前面已经被撞烂的车窗玻璃被她给踩掉。

    主驾驶室和副驾驶室上,各有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人。

    他们已经死了。

    每个人的眉心处都插着一把银晃晃的匕首。

    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像对眼前的情景非常不满。

    接着,她纵身一跃,便从车子上跳了起来。

    在最危险的时刻,离及时出现。

    她一把甩出三把匕首,一把匕首刺破了轮胎改变了车子的运行轨迹,另外两把匕首杀人。

    无一失手。

    秦洛自己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快步向他走来的离,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离抓着秦洛的手就往事故外围钻去。

    “那人质怎么办?”秦洛着急的说道。离出来了,玉女要是被人救走了怎么办?他用谁来换回姑姑?

    离的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话。

    她怎么有你重要?

    这样的话,或许给她一辈子的时间也说不出来。